返回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龙凤双子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龙凤双子

    宁北站在城主府,轻声又说:“派人出去一趟,回华夏漠北,传我军令,调北凉军进驻十六号废墟,驻守九宣城。”

    “我这就让人去。”

    宁枢转身要走。

    但宁北并没忘记进来的目的,道:“爷爷和二叔被困在哪里?”

    宁北到来这么久。

    宁枢却一字不提这件事。

    眼下,当提起这件事以后。

    宁枢似乎早有准备,低着头握紧拳头说:“哥,那处地方不能去,纵然皇者过去,恐怕也难活命,爷爷留下的话,纵然他死在那边,也不让我去。”

    “若爷爷死了,我掌管十六号古城,父亲去之前,嘱咐过若是你来废墟,一定让我设法拦你,不可进入那座神庙。”

    宁枢内心很痛苦。

    一个是他的亲生父亲,一个是自幼疼爱他的爷爷。

    都是嫡亲啊!

    如今都有危险,宁枢却不能去救两位长辈。

    何其痛苦!

    宁北为兄长,拍着弟弟的肩膀,轻声说:“神庙在哪,我去一趟,你驻守十六号古城。”

    “哥,你不能去!”

    宁枢不想让大哥宁北去。

    宁家第三代子弟,单说在南极岛之中。

    宁诗函终究是女儿,无法成为家族顶梁柱。

    而宁煜儿则是一个公子哥,同样不堪大用。

    只有宁枢有出息,是南极岛少有的天之骄子。

    他一介少年,扛起家族的责任。

    现在对宁枢来说,大伯宁沧澜的孩子来了,那就是宁家的嫡长子。

    对于家主位,宁枢不争!

    当年从宁枢出生后,就目睹了上辈人的内争。

    上辈人就是宁沧澜那代人,与爷爷宁辅君各种不和。

    宁枢自幼经历这些,内心已经诞生厌恶之情。

    他,讨厌家族内争!

    要知道,宁家男丁稀少。

    就他们几个堂兄弟,难不成还要内争,还要分胜负决生死吗?

    宁府的家主位,难道真就有那么大的诱惑力?

    所以宁枢不争,也不要。

    仅凭今天宁北逆伐准皇,凭借一己之力,撼动整座九宣城。

    宁枢就信服这位哥哥。

    只要这位哥哥执掌宁府,他就以命相帮!

    宁北抬手揉着他的头顶,如兄长般柔声说:“我没那么容易陨落,在我没有大成前,很多人都不希望死,包括废墟的神谕宫。”

    外界华夏隐士一脉不希望宁北死。

    是想宁北开创新道,让天下武者人人都能入九五之境。

    废墟神谕宫的术皇,不想宁北死。

    是因为宁北的术武谪仙,内蕴永生的秘密。

    永生大秘,谁不想一窥。

    宁北若有难,大神官都不会袖手旁观。

    只可惜,宁北修为太弱了。

    若他实力凌驾大神官之上,所有废墟的神谕宫,皆要听从宁北的命令。

    对于术武一脉。

    术武谪仙便是无上的象征。

    便是神主!

    宁北轻声道:“我来的匆忙,没给你准备礼物,说吧,在我走之前你想要什么?”

    “我不想你去神庙。”

    宁枢还是不同意。

    但宁北轻声问:“想学蜀山剑诀吗?”

    先前宁北大战时,感觉到弟弟对蜀山剑雪有着一丝向往。

    宁枢有些犹豫,心动但又不好意思。

    宁北朗声大笑,只见浮现一丝亮光,落在宁枢的眉心。

    精神烙印!

    精神力修到二阶的专属手段。

    精神烙印内蕴蜀山剑诀的修炼法,尽数教给了宁枢。

    宁北要到神庙的位置,踏空离去,道:“如果有蜀山剑修问你,从哪得到的蜀山剑诀,便说是我给的,他们便不会为难你。”

    宁枢抬头目送哥哥离去。

    他不知道这位哥哥,可是蜀山少主。

    蜀山一脉未来的正统掌教。

    张文经若是退位,宁北便是蜀山的掌教。

    自宁北离去后。

    宁枢坐镇九宣城,杀了足足十九万土著武者。

    皆是因为宁北王的杀令。

    那些作乱的贵族所有亲眷,无一幸存,全部被诛连。

    一夜血洗九宣城的所有贵族。

    斩杀尽数二十万武者。

    宁北对异族,从没留情过。

    就在同一天,外界华夏漠北的北凉军,被秘密调动。

    来自军主宁北的调令,让所有北凉儿郎前往南极岛。

    十大军团赶往南极岛。

    对于这件事,远在京都的苏清荷。

    她为女儿身,却身穿书生模样的白色长衫,秀发高攀,坐在庙堂,白皙玉手拿着国印,加盖一份文件。

    桌案上堆积的文件,足有上百份。

    外面,繁星高挂。

    吕道尘走来,轻声说:“清荷,时候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

    “还早,把这些文件批复完再睡吧。”

    苏清荷又翻阅新的文件。

    吕道尘端着人参粥,轻轻放在桌案上,再度劝说道:“你身怀六甲,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考虑啊!”

    说完。

    苏清荷这才停止手中的工作,左手下意识拂过微微隆起的小腹,低头眼神浮现一抹柔情,柔声道:“这都六个月了,这俩小不点倒也消停。”

    “身怀龙凤,必将继承北王之姿,到时候又是国之大幸。”

    吕道尘在旁尽说好话。

    苏清荷摇头说:“等两个小家伙出生后,我倒是希望他们别继承他们父亲的修武天赋,做一个普通孩子就够了。”

    吕道尘听完后,陷入沉默。

    他吕道尘也是为人父母,自然能理解苏清荷的想法。

    宁北能名满华夏,背后吃的苦,外人谁也不知。

    只有自家人才清楚!

    苏清荷端起人参粥,轻轻吃了两口,轻声问道:“南极那边情况怎么样?”

    “北王调动北凉军,直接去了南极,根据京都暗桩传来的消息,宁家老爷子和宁二爷似乎出现了大麻烦。”

    吕道尘例行汇报。

    因为苏清荷每天晚上,都要听有关南极的情况。

    苏清荷轻轻点头,轻声说:“漠北有苍狼军和北斗军,北凉军调走便调走吧。”

    “目前全球百国的目光,似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南极。”

    吕道尘眼神浮现一丝忧虑。

    自从当初宁北去了南极,便吸引了百国的注意力。

    吕道尘在旁又说:“上午聂兵主问了问,您和北王的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这件事不急。”

    苏清荷知道眼下的事情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