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秀儿的第一次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秀儿的第一次

    宁轩辕以这般年纪,成为四相绝巅,未来必然成为九五绝巅。

    鲁虎捂着伤口,咬牙说道:“宁二爷,灵云赌场轻易不与外人结仇,如今结下血仇,赌场这边不会算了的。”

    “可以!”

    宁沧南平静回应。

    偏偏宁北轻声道:“既然为敌,轩辕,斩了他!”

    唰!

    宁轩辕闪身横溢,腰间战刀再度出鞘,可怕的杀伐刀意,笼罩这方天空。

    一刀掠过,即将斩了鲁虎。

    伴随着一道怒喝:“宁沧南,你还敢纵容人再杀我灵云赌场的人?”

    声音如滚雷,浩浩荡荡而来。

    伴随着一股威压,直接袭向宁轩辕。

    宁沧南一步跨出,左手微抬,一掌把袭来的威压拍散。

    一名白袍男子,手持三尺青锋,从天降临这里。

    宁沧南淡淡道:“段水流!”

    “哼,你我两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这样做,置我灵云赌场于何地。”

    白袍男子段水流,眼神泛着冷意,重点看向宁轩辕。

    宁轩辕轻声道:“人是我杀的,与宁府无关。”

    “好小子,敢做还敢认,不牵连宁家,是条汉子!”

    段水流冷冷看来。

    这让宁沧南轻轻皱眉,道:“轩辕,你是宁家人,不论做任何事情,都和宁家有关系,知道吗?”

    “宁府是宁府,宁家是宁家,我和我哥和你们不一样。”

    宁轩辕的心中,隐隐开始排斥这座宁府。

    他心中的家,从始至终都不是这里。

    宁北揉着宁轩辕的脑袋,还像小时候那样,转身轻声道:“仇既然结下了,你想要什么交代?”

    “自然是他的命作为交代!”

    段水流眼神泛起冷色,又道:“欠赌场的债,也得还!”

    要人要命还要钱!

    段水流现身,自然要为灵云赌场挽回颜面。

    宁北微微一笑如星河,轻声说:“从来还没人在我面前,说要我弟弟的命,这样说的人,应该都被小乙他们灭了三族。”

    轻轻一句话,让段水流眼神浮现杀意,冷冷道:“小子,敢放言灭我三族,你可知我叔父是谁?”

    “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杀的人,你南极七十二巨头也得死!”

    宁北的轻狂,一如往昔。

    宁煜儿咽了口唾沫,小声说:“大哥,搂着点,别吹太大了。”

    他的小动作,惹来宁北的偏爱。

    宁北看着他,轻声说:“宁家人的骄傲,你在南极或许还不懂,有时间,哥带你出去看看。”

    “好!”

    宁煜儿早就想离开南极岛出去玩了。

    他出生在南极岛,向往外面的世界很多年了。

    而段水流怒极而笑道:“小子,我在南极这么多年,你这么狂的人,我只见过寥寥几个,你是第三个,一句话把我南极七十二巨头全部得罪了,我真想让你活着,看宁府能不能护住你。”

    宁北回以微笑。

    段水流阴冷道:“我叔父段灵云,便是南极七十二巨头之一,不弱于你宁府之主,你以为有宁府作为依仗,今天就没人敢动你吗?”

    “南极岛七十二巨头,不见得谁比谁弱多少!”

    段水流持剑悍然杀来。

    宁沧南意欲动手。

    可是宁府门口,取来灵药的宁诗函,轻喝:“住手,段叔叔,你贵为长辈对晚辈出手,未免太掉身份了吧,南极岛的规矩,一直秉承着年轻之争,老辈人不可插手,你今天要是破了规矩,今后我父亲,看见你段家的年轻人,见一个杀一个,段家到时候会不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宁诗函清冷一句话,震慑住段水流。

    这话不假!

    有些规矩不可破。

    一旦破了,后果没人能承受。

    果不其然。

    段水流脸色阴晴不定,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宁家大小姐。”

    话音刚落。

    伴随一道清冷女声从街道路口传来,道:“诗涵,既然你提起年轻之争,我父亲可收剑,但你们宁府年轻人,可敢迎战!”

    一位少女,身穿黄裙,生的貌美,年仅十六七岁,身上却有一股成熟的气息。

    这位女孩到了以后。

    宁煜儿吃惊道:“段雪冰,是她!”

    “名字有些熟悉!”

    宁轩辕眉头微皱,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旁边宁北唇角浮现一抹笑意,道:“她的名字,你当然听说过,秀儿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

    宁轩辕瞬间想起这个女孩是谁。

    当年崔灵秀那个小和尚,十四五岁就破处了。

    第一次给了谁,一直是北凉一大悬案。

    知晓这个事情的人,屈指可数。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段雪冰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

    武者到了绝巅境以后,自身容貌三五十年不衰老半分,都是常识。

    毕竟生命力大大延长,有的老头出现返老还童的情况,都属于正常。

    宁煜儿小声问:“大哥,你们认识她啊?”

    “有些渊源!”

    宁轩辕回了句。

    正是这份渊源,让宁北他们不好下杀手。

    这可是秀儿的小媳妇。

    宁北要是一刀给剁了,崔灵秀还不得给宁北拼命啊。

    这些年秀儿一直躲着这个女孩。

    没想到在南极岛,被宁北两兄弟给遇见了。

    段雪冰轻轻走来,注视着宁轩辕和宁北,樱唇轻启,道:“年轻之争,那便由我们了结这段血仇,你们可敢迎战?”

    “迎战就免了。”

    宁北回绝了。

    宁煜儿和宁诗函松口气,显然知道段雪冰的可怕。

    段水流冷冽道:“身为男儿,会怕一个女孩的挑战?”

    “你若是怕了,长跪我灵云赌场三天,我段家可以揭过这段过节。”

    段雪冰明眸透着平静。

    她仿佛叙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宁北不急不恼,淡笑道:“论关系,我还得喊你一声二嫂,就算你家那口子,也不敢让我跪下认错。”

    “你!”

    段雪冰脸色微变,脑海中浮现一个人。

    她心中装着一个人,就是脑壳光秃秃的秀气小和尚,年少而狡黠的那人,这些年一直在她心中,从未忘记过。

    想到这里。

    段雪冰语气缓和许多,俏目闪过一丝异彩,轻声问:“你从外界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