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纨绔弟弟,傻的可爱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纨绔弟弟,傻的可爱

    她都没想到,这两位哥哥的杀性这么重。

    动不动杀人三族!

    这在外界之前是干啥的哇!

    余芊茱站在不远处,唇角噙着冷笑,道:“我宁家的大小姐,放在南极岛还没几个人敢欺负,反倒是你们,出去住可要当心些,南极岛是全球武者挤破头都进不来的武道圣地,强者如云,天才遍地都是,在这里还是低调些,不要仗着宁家的名头,胡作非为!”

    “小北谨记婶婶教诲!”

    宁北一笑,灿烂如星河。

    北凉的狠人,说话越客气,一旦动手,下手便越狠。

    说话客气,便是生分。

    偏偏余芊茱很受用,说道:“诗函,你陪他们两个出去租个房子,不要被人欺负了,否则到时候丢的还是我们宁府的脸。”

    “知道啦!”

    宁诗函对宁北和宁轩辕很亲切。

    因为整座宁府,基本上没几个同龄亲人。

    除非她两个弟弟,就是她自己了。

    三人并肩,离开宁府。

    宁沧南远远目送,负手皱眉道:“阿翁,你带人暗中保护北儿和轩辕,谁敢欺负他们,直接杀了!”

    “是!”

    宁府当中也是有强者的。

    一位灰袍老管家,悄然离开整座宁府。

    余芊茱不满说:“大哥的孩子,他自己都不管,你又多管什么闲事?”

    啪!

    宁沧南翻手一巴掌,落在妇人的脸上。

    余芊茱捂着脸,眼神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惊怒道:“宁沧南,你敢打我?

    !”

    “这一巴掌我让你记住,北儿是我宁家的嫡长孙,宁家未来的主人,大哥与我不和,与父亲不和,那是我们这代人的事情,不要波及到北儿他们这代人身上!”

    宁沧南脸色闪过冷冽杀意,注视着余芊茱,阴冷道:“大族有内争,无关对错,十四年前的那个雨夜,我们宁家所有人,各有谋算,牵连到的无辜人,只有北儿一人!”

    “那年的他,只有七岁,那个雨夜,更是他七岁的生日!”

    “所有人都有想法,却牵连无辜的小北,让他七岁远走漠北,在那种苦寒之地长大成人。”

    “为此,宁家所有长辈,都亏欠北儿!”

    ……

    宁沧南注视着妻子余芊茱,冰冷道:“收起你心中的小心思,你羽翼下的那两个废物儿子,没资格和宁北去争。”

    “那也是你的孩子!”

    余芊茱眼中闪过一丝惧色,可还是反驳了一句。

    宁沧南冷声道:“正是我的孩子,我才警告你,掐灭你不该有的心思,他们敢和北儿去争,便是自取死路。”

    “北儿成长的环境,你可知是什么环境?

    那是战场,百万人级别的战场,从他年少时便在生与死中搏杀,从尸山血海中成长的武者!”

    “他腰间的那把刀,染过的敌人血,绝对过十万!”

    “他早已不是我印象中,那个七岁的萌娃娃,现在的他,身上有军威,更有恐怖国运力量,天生的少年雄主,你羽翼下那两个废物儿子,敢和他争,那是找死!”

    宁沧南冷冷警告余芊茱,收起心中那点小心思。

    不该争的就别争!

    不然就是找死。

    宁沧南看的透彻,恰恰是最不了解宁北的人。

    宁北从小到大,虽然被几位老师灌输了各种理论,更是奉行以杀伐为守护的理念。

    但是,北凉儿郎的刀,不染无辜者的鲜血!

    这是北凉铁律!

    同时,宁家人的刀,不染宁氏族人的鲜血。

    这是族规铁律!

    所以宁沧南的担心,完全是子虚乌有。

    而且他们的眼界似乎有些窄了。

    宁家束缚不了宁北王这条真龙。

    这位北凉王可不在乎宁家之争,更不在乎宁家的家主之位。

    要知道宁北连京都的帝座,都浑然不在乎。

    更何况一个宁家的家主位。

    宁北想要的,宁家给不了。

    在宁府门口,宁北三兄妹刚走出大门。

    宁诗函俏声说:“宁北哥哥,你们想住什么样的院子,我带你们去找。”

    “环境安静的小院子就行。”

    宁北说出他的简单要求。

    恰巧这时,宁府的小少爷回来了。

    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身边簇拥着一群人,吵吵闹闹的来到宁府门口。

    宁北负手看去,看到少年眉宇间似乎和二叔有几分相似。

    所料不差的话,他应该就是二叔的孩子。

    宁诗函柳眉微蹙,轻声道:“你们又吵闹什么呢?”

    “是大小姐啊,令弟在我们赌场赌输了钱,现在醉酒了不认账,我们只好跟着他一同来到宁府了。”

    簇拥着少年的人,不是什么狐朋狗友,而是南极岛一家赌场的人。

    能在这座岛上开设赌场的人,绝对不是善类。

    若是寻常人,谁敢追账追到宁府的门口。

    这样做,形同得罪整个宁家人。

    哪知道醉酒的美少年,浑身酒气,醉眼朦胧道:“姐,你别听他们胡说,有些账就不是我的,这些人非算在我头上!”

    “闭嘴,还嫌丢人不够吗?

    父亲在家,他要是被惊动,少不了训斥你。”

    宁诗函俏脸冷若寒霜。

    醉酒少年顿时一激灵,酒醒了大半,惊道:“父亲在家?”

    “宁二爷在家?”

    赌场相随过来的二三十号人,不由脸色微白。

    他们是心虚!

    醉酒少年欠赌场的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这些人是最清楚的。

    南极岛各大赌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痛宰醉酒少年这些纨绔子弟,诱引他们进入赌场,欠下赌债,然后名正言顺的催债。

    可谓是一本万利!

    醉酒少年这些纨绔子弟,欠下的赌债,根本不敢给家中长辈去提。

    各自都会想办法平账。

    这恰恰是赌场最喜欢的一点。

    因为这些纨绔子弟,背后的长辈,都不是好惹的。

    惊动这些大人物,真要计较起来,必然是一桩麻烦。

    醉酒少年宁煜儿有些惧色,问道:“姐,父亲在家,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可别骗我。”

    “我需要骗你?”

    宁诗函冷冷一笑。

    宁煜儿脸色发绿,嘴里发苦说:“父亲和爷爷不是在16号废墟吗?

    他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也不给我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