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二叔宁沧南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二叔宁沧南

    北部区域走动的武者,明显少了很多。

    这的环境,似乎很安静。

    宁诗函轻声说:“南极岛的北部,是公认的大人物生活区域,寻常武者不会来,也不敢来,很多地方也进不来,所以这里的人流量,比外面的繁华街道,自然少了很多。”

    话语落下。

    车辇后面相随的千人,为首的虬髯汉子,毕恭毕敬道:“大小姐,到家了!”

    一座气势恢宏的复古庄园,占地面积赫然是一座庄园的规格。

    在寸进寸土的南极岛,拥有一座占地百亩的大院子。

    无一例外,必是巨头般的存在。

    随着车辇到了门口。

    挂着‘宁府’门匾下面,漆红色大门紧闭。

    大门两旁,有四个侧门。

    侧门悄然开启,走出一名贵妇人。

    她保养的极好,外表看上去和宁诗函眉宇间相似,更像是姐妹。

    她威严道:“是大小姐回家了吗?”

    “夫人,小姐和两位少爷回来了!”

    虬髯汉子上前禀报过。

    贵妇人脸色冰冷,道:“什么少爷?

    在这座府内,只有一个少爷,那就是煜儿!”

    冷冷一番话,不是说给虬髯汉子听得。

    更像是给车辇内的宁北兄弟俩人听得!

    车辇内,宁轩辕听到这句话,默默戴上他的鬼脸面具,声音平静道:“哥,她似乎不欢迎我们。”

    “欢不欢迎,我们都要进入看看,爷爷若还活着,不管他在做什么,我们都应该去拜见长辈。”

    宁北淡淡轻笑。

    宁轩辕平静道:“若爷爷不再是曾经的爷爷,我护你离开。”

    “傻小子,胡想什么呢!”

    宁北哑然失笑,抬手揉乱了宁轩辕的满头银发。

    在宁北的记忆中,依稀记得爷爷宁辅君从小溺爱他的样子。

    宁轩辕或许没见过爷爷宁辅君,但宁北得到过长辈的关爱。

    所以兄弟二人,走下车辇。

    宁诗函走向贵妇人,轻声道:“母亲,这是宁北哥哥和轩辕哥哥。”

    “走吧,我先让人给你们沐浴换衣,再去见父亲大人,省的脏兮兮的样子,触怒父亲大人。”

    贵妇人余芊茱居高临下说了句。

    宁北很平静,没有丝毫在意,走向侧门。

    宁轩辕一把拉住他哥,凝重道:“哥,我北凉的王,不论降临任何地方,谁不是开启正门迎接,降临百国,便以国礼相迎,谁敢怠慢我北凉的王!”

    宁北轻轻摇头,让宁轩辕别计较这些小事情。

    他只想见到爷爷宁辅君!

    但宁轩辕握拳低沉道:“她在折辱你,你不在意,可我在意,小乙他们在这里,也会支持我,折辱我北凉执掌者,论罪,当诛!”

    唰!

    宁轩辕拔出腰间凉刀,刀指贵妇人余芊茱,眼神冰冷满是杀意。

    没人知道,北凉的儿郎多在乎荣耀!

    他们北凉的荣耀,是无数同胞用鲜血换来的!

    很多铁血儿郎,宁愿战死,都不愿让北凉的荣耀被折辱半分。

    而宁北是什么?

    他是北境的王。

    北凉军的军主!

    军主受辱,辱的便是北凉一脉。

    所以在今天,宁轩辕绝对不会同意宁北,从侧门踏入这座宁府。

    宁诗函娇喝:“轩辕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乡下野小子,没规矩,竟敢拿刀指着我!”

    贵妇人余芊茱气的脸色铁青。

    宁北皱眉道:“轩辕,收刀!”

    “哥!”

    宁轩辕满是不甘。

    宁北看向他,没有再说话。

    宁轩辕满是不甘,收刀归鞘。

    惹得余芊茱冷哼道:“给你们开侧门,已经算是看得起你们。”

    “我们兄弟二人,今天只是来看望爷爷,我猜到你的身份,应该是我兄弟二人的长辈,轩辕是我从小护到大的弟弟,他懂不懂规矩,还轮不到你来说!”

    宁北的护短,华夏武者人尽皆知。

    他眼神浮现一抹厉色,笼罩在余芊茱身上。

    唰!

    余芊茱脸色苍白,跄踉后退数步,从宁北眼神中感受到刺骨的杀意。

    惹毛了宁北,真敢刀斩了她!

    宁北后退一步,负手注视着门匾,开口如虎啸道:“宁家嫡长子宁北,携弟弟宁轩辕,前来看望爷爷!”

    声音响彻这座大院上空。

    宁北开口,直接表明自己来这里,仅仅是看望爷爷宁辅君,再无别的目的。

    至于余芊茱的刁难,被宁北直接无视。

    这名女人,说不定真是宁北的长辈。

    宁北无意和她针锋相对,此刻声音响起后。

    这座宁府深处,传来一道爽朗声音道:“哈哈,是北儿来了吗?”

    话语落下。

    一位气质精悍的男人,大步而来,开启了漆红大门。

    他身穿白色练功服,留着精炼短发,虎目宛如火炬,透着几分威严。

    宁北看到他,眼神流露出一丝惊喜,还有难以置信。

    “二叔!”

    宁北看到来人,嘶哑出声。

    余芊茱收敛许多,柔声道:“沧南!”

    “父亲!”

    宁诗函轻声开口。

    一家三口的身份,瞬间呈现在宁北面前。

    唯独戴着鬼脸面具的宁轩辕,静静站在哥哥身边,一语不发。

    他一不称呼宁沧男为二伯,二不称呼余芊茱为二娘,三不称呼宁诗函为妹妹。

    在小轩辕心中,他还未把眼前三人当做亲人!

    从小到大的宁轩辕,是哥哥宁北照顾他长大的。

    宁北陪伴弟弟宁轩辕的时间,超过了他的父亲宁沧欢。

    宁沧南虎目泛红,止不住点头说:“我家北儿,终于长大了!”

    “二叔,你和爷爷当年假死,是为了什么?”

    宁北当面就问当年的爷爷和二叔,为什么这样做。

    结果宁沧南说:“进家我给你慢慢说,他是不是老三的孩子?”

    “是我三叔的孩子,叫宁轩辕。”

    宁北在旁介绍,轻声道:“轩辕,把面具摘下吧,让二叔见见你的样子。”

    “不摘!”

    宁轩辕很倔强,不想摘下他的鬼脸面具。

    不以真面目见人。

    证明小轩辕心中还没接纳这些亲人。

    宁沧南不在意说:“没事,只要人来了就好,走,跟我进家。”

    “我的家在北境!”

    宁轩辕很执拗。

    他的家在北境,不在汴京,更不在这座南极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