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八十三章高行通  仙道长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来袭的圣王宗高手有一位元婴五层,一位元婴两层,神通最强的两人,皆被青禅拦住。

    最后一人以前虽然有元婴三层修为,可惜失去了肉身,已经沦为了法身元婴,就算实力比陈云凤强一些,也仅有原来的七八成,战力实际上仅有元婴一层。

    张志玄虽然不是此人的对手,不过他身上有紫阳天火符护身。有这张灵符威慑,在场的三位敌人皆要留意三分,不敢逼迫他太紧,以免他将灵符祭出重创自身。

    青禅修为突破到元婴二层之后,法力神识已经不比元婴中期修士弱,加上前世的经验,还修行了紫气法术,有紫气神光、紫气玄罡两大神通,战力已经超过了普通元婴六层。

    即使以一敌二,虽然稍落下风,也依旧游刃有余,可以轻松牵制两人。

    本以为三位元婴出击,就可以手到擒来,不仅能为自己报仇,还能夺回六阶灵药。甚至连青禅手上的几件六阶法器,也能夺过来留给自己使用。

    没想到青禅的手段竟然如此棘手,争斗了片刻之后,青禅忽然祭出了迷尘鼎。

    倏的眼前一变,方圆百里之内竟然生出了大片的迷雾。

    裂天峡谷这种地方,到处都是破碎的空间裂缝,一旦处于迷雾当中,行动立刻就要受到限制。

    圣王宗三人急忙联手,化成了三层罡气,不敢贸然动手,以免误入空间裂缝。

    三人之中虽然有一人修炼了瞳术,目光敏锐远超同侪。

    可是迷尘鼎是六阶中品法器,攻击力虽然不如紫焰绫,可是却有不少神异的特效,在特殊的环境中使用,效果非常管用。

    此鼎能放出迷尘沙,可以封闭修士五感,在迷雾之中不仅神识受到限制,就连瞳术的威力也消弱了七八成。

    此外迷尘鼎还有六阶隐身符的作用,祭出了这件法器,圣王宗三人根本发现不了敌人,竟然陷入了只能挨打不能反击的被动。

    当年柳玄烟为了破解迷尘鼎功效,不仅催动紫阳天火将所有的迷雾包裹,还使用了一张六阶中品震天符,破解了此鼎隐身术。

    连柳玄烟的修为,都为了破解此鼎耗费了一些手脚。

    圣王宗三人想要从迷雾中找出敌人,一时半刻根本不能成功。

    如果在裂天峡谷之外,三人还能想法子逃走,毕竟迷尘鼎放出的迷雾也就百里左右,如果元婴修士一心想逃,还有不少法子可以从容撤走。

    可是在裂天峡谷这种环境,到处都是空间裂缝,圣王宗三人根本不敢不辨方向贸然遁走,一旦一头撞入空间裂缝,就算已经炼成了元婴,依旧有可能会丧命。

    三人被迷雾困住,只能联手固守,元婴五层修士祭出了一张六阶防御灵符将三人护住。加上三层防御罡罩,就算张志玄夫妇占尽了上风,也没有抓住机会斩杀敌人。

    这一场斗法,持续了十几天之久。

    依靠迷尘鼎的神异,张志玄夫妇虽然占了上风,可是只要他们舍不得使用紫阳天火符打破僵局,依旧不能解决对手。

    三位元婴修士一心防守,就算面对元婴九层大修士,也很难取胜。

    此地毕竟是西耀州,算是圣王宗本土,他们占据了内线优势,可以继续抽调高手。

    圣王宗内部有元婴九层大修士,祖上还有元神修士留下的灵物,一旦宗门意见统一,将张志玄夫妇当做大敌,他们两人根本无力与圣王宗正面争斗。

    见取胜艰难,张志玄夫妇正准备撤走。忽然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几位道友暂且罢手。此地是上古战场,空间并不稳定,根本容不得元婴修士肆意争锋。”

    一道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出现在附近。

    此人双目之中放出了两道金光,金光霎时射入迷雾当中。

    斗法五人的身影瞬间显现而出,看到了张志玄夫妇,此人脸色一惊,显然认出了两人。

    “柳道友暂且罢手,一旦搅乱了空间,引发空间裂缝大规模碰撞,损毁了各家的秘境,反而会结怨无数人。”

    这个身材高大的老者,是西耀州非常有名的散修,此人传承了前辈道统,寿元仅仅剩下一百年时间,修为也修炼到元婴八层。

    老者名叫高行通,曾经与张志玄夫妇一同进入一处秘境探险,不过此人的人品比较好,见张志玄夫妇率先发现了灵物,并没有依仗修为抢夺,双方虽然交情不深,也算是熟人。

    见青禅游刃有余的将圣王宗三人困住,高行通心中暗忖:“虽然借助了法器之力,这位柳道友的神通法力远比一般修士浑厚,应该是突破路上皆没有使用外药的缘故。自上古之后,能一路不用外药的修士少之又少,修炼到元婴的更是凤毛麟角,怪不得能以一敌三将困住圣王宗三人。”

    张志玄二人本打算退走,毕竟连续斗法十几天,法力也消耗了大半,听到高行通呼喊,索性借坡下驴选择了罢手。

    见青禅收起了迷尘鼎,圣王宗三人一脸苍白,这一战不仅没有占到便宜,还损耗了一张六阶防御灵符。

    况且对手手中还有紫阳天火符没有使出,想要拿下对手,恐怕还要加大投入,继续从宗门邀请高人。

    张志玄两人与圣王宗没有大仇,一切的根由仅仅是与一位元婴结了仇。

    圣王宗并不是此人一人的宗门,元神祖师留下的镇宗灵物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见对手是很难啃的硬骨头,另外两位帮忙的元婴心中也打了退堂鼓。决定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会贸然参与下一次斗争。

    如果逼迫的太厉害张志玄将紫阳天火符祭出,他们也有可能丧命。

    宗门大长老与此人关系一般,此事也不可能请动大长老出山。这一次行动失败必然会导致报仇无望,对这一点,吃了大亏、失了肉身的元婴修士心中也认命。

    狠狠的朝毁了自己道途的青禅瞪了一眼,圣王宗三位元婴仿佛害怕青禅反悔,灰溜溜的离开了裂天峡谷。

    三道遁光一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圣王宗三人离开,高行通随口问道:“你们夫妻为何与圣王宗结仇?”

    张志玄将前因后果讲了讲,开口问道:“与此人争斗三次,都不知道敌人姓甚名谁,还请高前辈告知我们二人?”

    “这人名叫马横空,是圣王宗排名第七的长老,此人与大长老乾谷真人关系一般,离子明、殷泰诚两人是与他关系最好的同门。这次败走后,此人应该不会在自取其辱了,不过你们夫妇也要小心,尽量不要在圣王宗附近活动,以免被阵法围攻。

    此人虽然不能调动圣王宗全部底蕴,可他名下弟子不少,马家在圣王宗也是大姓,你们两人多少也要当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