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六十五章 比赛进行时  生活系游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点一到,比赛准时开始。

    女主持人甜甜的声音已经被众位参赛选手自动屏蔽,每个人都动了起来,争分夺秒,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江枫给厨艺台上的农家小母鸡解绑,小母鸡十分茫然,还没来得及舒展翅膀活动一下筋骨,就被他一把抓起,手起刀落,一刀毙命。

    这只优秀的,才来到世上不过两个月的小母鸡,只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咯~”就命丧黄泉。

    江枫十分熟练地放血拔毛,整鸡脱骨,手法老练,动作迅速,整只鸡在他手里瞬间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现如今他给一只鸡整鸡脱骨只需要7分钟不到的时间,在没有特意练习的情况下,这是一个非常傲人的成绩。

    为了方便现场观众观看,舞台后面的巨大显示屏被分成了16个等大的方块,用来播放这16位选手的比赛过程,5位评委也是通过后方的大荧幕来看选手手上的细动作。

    “那个13号选手就是上场倒了的那个吧?”佟德晏偏头问坐在他旁边的裴盛华,“整鸡脱骨的手法很不错呀。”

    “嗯,他应该是这批选手里刀工最好的了。”裴盛华点头赞同。

    “他刀工最好?可是上场你只给他打了8分呐。”韩贵山大惊,上次比赛结束后他回家自我怀疑了很久,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山珍海味都白吃了,现在裴盛华居然说是江枫的刀功最好。

    “韩总,这个刀功和味道不是画等号的,他虽然刀工出众,但是很明显不会脍鱼生。”面对金主,裴盛华还是很有耐心的。

    “其实还是赛制不够好,上场被淘汰的那个戴眼镜的,其实刀功也还行,就是那成品,唉。”朱昌加入群聊,“如果单考刀功的话,我觉得还不如直接比文思豆腐。”

    “文思豆腐不行,那个古力是个白案厨师,你比这个不是欺负人吗?”

    “所以说其实红案白案应该分开比。”

    “对,红案……”

    评委席上的话题逐渐偏离原本的方向,江枫的八宝鸡则正式步入正轨。馅料的配比已经练了百十遍,栗子,冬笋,火腿,冬菇,百合等多种食材被江枫依次切块,切丝,切条,加料搅拌。

    鸡骨和鸡杂入锅煮汤,把素馅填入鸡腹中,打结,放入蒸锅上蒸。

    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待了。

    江枫开始雕萝卜花。

    作为一个优秀的摆盘人,没有一点漂亮的装饰物,怎么能够称之为摆盘呢?

    气氛逐渐悠闲。

    “小枫今天发挥的不错,整鸡脱骨的速度很快。”江卫明笑着夸道。

    “还有心情雕萝卜花,就知道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江卫明道。

    “右下角的那个宫保鸡丁的火候有点不对呀,翻勺都没翻好。”江建康作为一名宫保鸡丁顶级厨师,最是看不得这种半吊子。

    “第2排的那个宫保鸡丁也不行,他想加黄瓜粒可以但是加的太多了。”江建国也觉得不行。

    坐在江建康前面的那个男生,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他此时非常想转头怒怼后面的那一排杠精,你行你上啊,坐在观众席还瞎逼逼就知道说,你以为你自己烧的很好吗?

    他动了,怒而转头。

    就看见了后面那一排彪形大汉。

    “小伙子干嘛呢?”江建康见前面的人转头看自己,问道。

    “没,没什么事,就是脖子有点难受,转转脖子。”小伙子脸上挂着尴尬的假笑,机械地转头回去,短短几秒钟出了一身的冷汗。

    安静如鸡。

    江枫在台上继续悠闲自得地雕萝卜花。

    不光雕萝卜花,他还雕萝卜鸡,萝卜兔,小猪佩奇,小黄鸡表情包,各种款式应有尽有,又找回了当初在健康炒菜馆卖萝卜雕刻的感觉。

    现在生意不景气,脑子一热的女生智商也都回温了,萝卜雕刻也卖不出去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次性雕这么多东西了。

    吴敏琪的宫保鸡丁率先出锅。

    “6号的宫保鸡丁要好了。”裴盛华道。

    “这场做宫保鸡丁的选手很多呀,这菜是很简单吗?”韩贵山感叹道,“足足有7个呀!”

    “厨师考级菜嘛,速度快又有难度,求稳自然是做宫保鸡丁。”裴盛华道。

    韩贵山:……

    哦。

    吴敏琪没有江枫那般摆盘爱好,把宫保鸡丁装盘之后便举手示意工作人员她完成了。

    吴敏琪做的宫保鸡丁是非常传统的,只有鸡肉和花生米为主料的那种,下料很重,表面上能看到大量的干辣椒和隐藏在缝隙中的花椒,汁水看上去都像是红彤彤的辣油。

    一端上评委席,韩贵山就感叹道:“呦,正宗啊!”

    “韩总去过蜀地?”朱昌问道。

    “年轻的时候在蜀地那边当货郎,呆了好多年。”韩贵山先动筷子,“好久没看见这种宫保鸡丁了,A市这边的基本上都是酸甜口的,根本就吃不出那种先麻再辣后甜的感觉。”

    宫保鸡丁品鉴10级的韩贵山表示,这盘宫爆鸡丁满分。

    其余4个评委各尝了一下花生米和鸡肉便放下筷子打分了,一看就是来当评委的。

    韩贵山打完分之后,见其他人都不吃了,直接把盘子挪到了自己跟前,继续吃了起来。

    一看就是来吃饭的。

    不过他也不怕,谁叫他是金主爸爸了,就算摄像头拍到了,导演也不敢切到他的画面。

    分数很快就出来了,8.6分,相当不错的分数,韩贵山一如既往地打了10分。

    属于吴敏琪的那个方格也变成了她的分数,女主持人也适时通报了一下吴敏琪的得分。

    “第一位完成的选手,6号选手吴敏琪的得分已经出来了,8.6分,恭喜你。”

    很快,其余同样做宫保鸡丁的选手们的菜也陆续出锅了。

    韩贵山尝完之后表示这个不行,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那个还不行。但由于害怕自己乱打分,影响比赛的公正性,只能含恨接着打10分。

    觉得都不行的韩贵山,继续吃吴敏琪炒出来的那盘宫保鸡丁。

    “韩总还有一半选手的菜没做出来呢,你留点肚子。”朱昌见韩贵山吃得不亦乐乎,友情提醒。

    “没事的没事的,我饭量大,这么大的菜团子,我老婆吃一个就饱了,我能吃三个呢!”韩贵山举了举拳头,表示菜团子有拳头那么大。

    无法理解江枫做的加了buff的菜团子到底有多填肚子的其他四位评委,只能对金主呵呵一笑,敷衍地异口同声:“韩夫人的饭量可真小。”

    韩贵山哪能听不出他们的意思,只能用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那菜团子填肚子哎,算了,没事的,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谈话间又有几名选手完成了自己的菜品。

    单纯的炒菜,从精心备料开始,20到30分钟之内就能顺利出。

    包括江枫在内,场上还有6名没能完成的选手。

    江枫依旧沉迷刻萝卜,画风诡异。

    古力搅拌着锅里的鸡汤估算着时间。

    季雪一直在盯着面前的砂锅。

    孙继凯刚刚完成浸鸡,正在把浸好的文昌鸡放在案板上切片。

    章光航正拿着筷子从炖着培根、洋葱、土豆、蘑菇和鸡肉的锅里把鸡肉依次全部捞出。

    “那个小丫头在做什么呢?”朱昌有些看不透季雪做的菜,“我看她之前好像往鸡身上涂了点什么东西。”

    “看不出来。”裴盛华也捉摸不透。

    佟德晏看着季雪手上的动作,根据她厨艺台上的料,猜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瓦坛花雕鸡。”

    “瓦坛花雕酒?!”朱昌,裴盛华包括一直沉默的臧穆都异口同声,脸上的惊讶都快溢出来了。

    “那菜在谭老爷子去世后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朱昌盯着季月,“我的乖乖,这要真是瓦坛花雕鸡,那群做粤菜的岂不要疯了。”

    “我们都没吃过,怎么会知道正不正宗,孙老爷子就在观众席上呢,等一下问问他就行了。”佟德晏道,迅速转移话题,“章光航的红酒烩鸡快好了。”

    “他的是快了,古力做的应该是鸡丝面吧,有的等的。”一直关注古力的臧穆开口道。

    “好菜不怕等,就怕等的是空欢喜。”裴盛华显然不看好古力,“他虽然是付大师的徒弟,但是这个天赋确实有点……算了,不说了,不过13号做的应该是八宝鸡,也有的等了。”

    “我也听过他,天赋确实不太好。”朱昌道。

    “勤能补拙。”佟德晏道。

    “13号那个八宝鸡的料有点意思呀,栗子为主馅。”裴盛华笑着道,“他雕萝卜也雕了20来分钟了吧。”

    “他那个鸡味道应该不会差,反倒是孙老的孙子,他刚刚片鸡没片好,现在上锅蒸,估计到时候摆不回原形。”朱昌道。

    “那他这道广式文昌鸡就算是废了。”佟德晏说话毫不留情。

    已经把吴敏琪做的一盘宫保鸡丁在没有饭的情况下全部吃完的韩贵山,一脸茫然地听四位专业评审聊天。

    什么瓦坛花雕鸡?什么谭老爷子?什么古力?什么天赋不太行?什么摆回去?

    每个字他都能听懂,怎么和在一起就听不懂了呢?

    他一个如此健谈的人,此时居然无法加入他们的谈话。

    韩贵山突然有了之前江枫的感觉。

    你们都孤立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