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55章 阴谋?  我真不想吃软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玥终于在夏天意外的这件事情上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就是在夏天出事之前的前几天,夏天经常住的那个房子,有两个人的到来。

    这是房子里的视频监控拍下来的。

    要不是那天夏玥在添置一个贵重的家具时,家具到了家里有了一些微微的痕迹,夏玥想知道这个家具是在哪里出了问题,就打开了进门的监控查看了一下录像。

    最后夏玥就连并以前的监控录像一起看了看。

    因为这监控录像里面都有夏天的一些影像。

    这是夏天较为隐蔽的一处别墅,也是夏天住得最多得别墅。

    正常来说,几乎没有外人会到这里来。

    所以那两个陌生人的到访倒是让夏玥感觉有些好奇。

    视频只有影响没有声音,而且只显示了那两个人到了家里面。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那两个人就出去了。

    两个人都带着大大的墨镜,而且带着鸭舌帽,看不清具体的脸庞。

    不过看着好像年纪并不大。

    这两个人到了家里之后,逗留了一个小时。

    随后一天,夏天就写下了那封给自己交待后事的信件。

    紧接着他就出意外了。

    这些事情如果联系在一起,好像一切就不那么简单了。

    是不是那两个人到了自己家里之后,对夏天说了什么,所以夏天才会给自己写那封信。

    所以夏天的意外,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嫁祸,是这样吗?

    夏玥不得不这么考虑。

    随后夏玥又再一次的查了那个在事故当中出现的司机信息。

    信息显示这个司机早在两年前就离婚了,只留下一个孩子跟着前妻。

    司机的信息里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这一切都很费脑子,也让夏玥觉得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她突然感觉有些疲倦。

    那一天晚上,夏玥和韩朝晚上沟通的时候,夏玥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这些想法。

    夏玥其实并不一定是要麻烦韩朝,只是这些事情压在自己的心中,让她感觉有些堵得慌。

    韩朝本来对于夏天的这个意外也感觉有些奇怪。

    可是当初他看了看监控,并没有发现什么。

    而且关于夏天的那封信,他并不知晓。

    再加上自己后来一直忙碌公司的事情,也就没再对那些事去上心。

    这会突然听到夏玥说起了,他也是感觉有些奇怪。

    韩朝立马让夏玥将那封信的照片,还有家里的监控视频发了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韩朝就开始研究起这些东西起来。

    至于那个大货车的司机信息,韩朝也是查阅了一下。

    相比夏玥提供的那些信息,韩朝通过关系查到的更多。

    这个货车司机之前一直在锡城开车,这一年才去的京城。

    通过这些信息韩朝第二天就带上了小太妹的哥哥一起,去了锡城现场查这个货车司机的一些信息。

    在虞城锡城这一块,小太妹的哥哥还是认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

    这种事情,有小太妹的哥哥赵诚帮助,显然会更好一些。

    事情要查并不难,关键在于愿不愿意查,又或者想不想查。

    根据锡城原来认识的货车司机的一些人的言论。

    这个货车司机两年前和她老婆离婚是不假。

    虽然法院把孩子判给了前妻,但是他的前妻却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

    为了自己的幸福,她最后又把孩子送给了司机。

    司机因为要跑车,孩子只好放在老家弟弟那里。

    根据一些人的言语,这个司机在一年前好像查出来得了癌症。

    这个消息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在韩朝的脑子里,立马就变成了一系列事件。

    一个身患绝症的人,会不会为了自己孩子,然后甘愿却做一些让常人想不到的事情。

    韩朝随即就查到了司机的老家,通过一些方式了解到了司机的弟弟突然搬倒城里去了,说是在城里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最后韩朝又是通过一些方法顺藤摸瓜,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哪个司机的弟弟在城里买了房子,而且司机的孩子在城里也是上最好的学校。

    一个很穷的人,突然之间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这是个谜。

    韩朝基本可以断定这个事情,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而关于视频里的那两个人,韩朝也是动用了许多方法去查,最后什么线索也没得到。

    韩朝这些消息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夏玥,他怕夏玥一时难以接受。

    其实最好的方法,韩朝觉得应该时从夏天的真正靠山是谁下手。

    夏天名义上的靠山不少,但是夏天出事之后,那些人依旧还是稳坐钓鱼台。

    所以这个事情,还真的有些复杂。

    按道理来说,到了夏天这个级别的人物,不是很有必要,没有谁会去动这种脑子要人性命。

    毕竟夏天的身份地位都在那里。

    一想到这里,韩朝也是突然明白了夏天为什么之前会有那些安排。

    他为什么要送夏玥去乌国,又为什么要对自己说那些话。

    所以说,在夏天面前,他还是显得太年轻。

    收集到了这些消息之后,韩朝决定去京城一趟。

    他打算和夏玥当面说一些事情,顺便再多陪陪她。

    韩朝觉得以夏天和严慧之间的关系,严慧应该知道这件事比他们更多一些。

    所以当天晚上,韩朝又给严慧打了一个电话。

    韩朝说问的话很简单,那就是问严慧知道不知道夏天这次出事到底是因为啥事?

    被韩朝这么一问,严慧也是觉得有些意外。

    严慧的回答也很简单,她说她这些年一直在乌国发展,现在国籍也是乌国的,所以夏天到底是因为啥事,她也不知道。

    不过严慧却提供给了韩朝一些夏天很早之前就认识的一些大佬的名字。

    这些人当中有的人已经过世了,有的人依旧还是很风光,也有些人却已经退休了。

    当然也有人落马了。

    韩朝很好的记录了这份名单,不管那个人在不在这个名单里,起码自己多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又一日,韩朝准备去京城。

    夏玥最近一直在查夏天这件事的事情,也是被某些人知晓了。

    如果一件事情是因为阴谋而起,那么这件事的主谋,必定还是会关注这些事。

    事实上,自从夏玥回国之后,她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如果夏玥只是接手夏天留下来的那些剩余价值不太大的万夏集团,然后彻底的把夏天的意外当作意外,那么这件事到此就结束了。

    可是如果夏玥非要自作聪明,查出一个子丑寅卯,那对不起,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韩朝买好了从锡城飞往京城的机票,这一天,从上飞机开始,他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