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千零九十四章 一滴英雄泪,十万豪杰血  修神外传仙界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哈哈,哈哈~”

    东方玉山大笑道,“您两位莫不是疯了,您以为您是谁?我等礼待你们,不是因为你们厉害,是因为你们代表我天庭人族的才华,若你们失去了我天庭儒仙的立场,你们就不配得到这样的礼待,我等根本就不惧怕你们!”

    “不错~”

    青莲剑仙也点头道,“你说的对,我是代表天庭人族,但我更代表桑梓堑山十亿族人,若我不能将他们从桑梓堑山中救出,我又有什么面目自称青莲剑仙??”

    “什么意思?”

    东方玉山不解了,“什么叫你桑梓堑山的十亿族人?你们十亿族人……”

    “你们知道萧文宗为何来葬仙虚空么?”

    “你们知道萧文宗为何要用一丸泥填充葬仙虚空么?”

    “你们知道在葬仙虚空的另外一面,那每日都在缩小的桑梓堑山里,有我十亿的族人么?”

    青莲剑仙的眼圈红了,他飞上天穹,面对二百万剑仙的剑光,厉声说道,“自我记事以来,我就知道,我桑梓堑山一族十亿族人的使命就是要把桑梓堑山一族从桑梓堑山救出!”

    “因为每时每刻,桑梓堑山一族都活在死亡的阴影中,明天和死亡谁也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你们知道么?”

    青莲剑仙抬手一指葬仙虚空方向,说道,“在你们悟剑的葬仙虚空,另外一面就是桑梓堑山,葬仙虚空不仅朝着琧湖天域方向扩展,同样向着桑梓堑山一面扩展,琧湖天域近乎无垠,自不怕葬仙虚空的吞噬,可桑梓堑山不同,桑梓堑山另外一面就是僰海,僰海中央,有巨大漩涡,即归墟,归墟无物不吸,葬仙虚空吞噬了桑梓堑山,僰海同样阻挡了桑梓堑山,我桑梓堑山一族能存活的天地每日剧减!”

    “为了阻挡葬仙虚空的吞噬,我桑梓堑山一族每百万年就要血祭一次,每次都要挑选族内精通剑意的十万八千族人!”

    “你们知道么?我们从小都要练剑,每时每刻都要体悟剑意,铸炼不同于他人的剑意,因为献祭的十万八千剑意绝对不能有两个相同,而我们从小的志愿……就是能血洒葬仙虚空,为我桑梓堑山一族的存活尽一份力量!”

    “你们练剑是为了活,而我们……练剑是为了死!”

    “即便是为了死,我们也前仆后继,以死为荣!”

    ……

    青莲剑仙固然洒脱,但谈到族人的悲哀,他已经声泪俱下了。

    “杀~”

    斗姆元君柳晏妤听得流泪,低声吩咐燕战道,“谁敢挡我造化楼弟子的路,一个不留,这罪责即便是老爷责罚,都有我一力承担!”

    “不至于~”

    燕战也心里感慨,低声回答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剑仙知道了老爷的苦心,知道了桑梓堑山一族的苦难,必会让开的!”

    可惜燕战还是小觑了人心,小觑了利益,不等青莲剑仙说完,磐郢剑欧胜阴阳怪气的问道:“青莲剑仙,欧某向尊敬你等人杰,你等诗词之意乃欧某生平难以企及,但你刚刚所说,着实难以让欧某信服,我等都清楚,葬仙虚空难以飞渡,即便我等太清天仙三品都要陨落,欧某记得青莲剑仙早年就在天庭闻名,你……又是如何从葬仙虚空另外一面飞渡过来?你又有什么实力飞渡?”

    一众剑仙本是感动,此时听了立即心中生疑,纷纷叫道:“没错,那时候你一定还是年幼,怎么可能从葬仙虚空飞渡而来?”

    “就是,既然你能飞渡,其他族人一定可以!”

    “即便他们不能,你既然能过来了,带着空间仙器,将他们都带来即可!”

    “这分明就是谎言,他跟造化楼乃是一伙儿的!”

    眼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青莲剑仙脸上的悲恸愈甚,但他并不辩解,而是抬手拿出自己的醉月羽觞杯,手指在自己脸颊上一抹,一点泪水落入其中。

    直到众人议论将歇,青莲剑仙抬手在醉月羽觞杯上一点,泪水闪映中,一些残破的光影从醉月羽觞杯上冲出!

    “诸位~”

    青莲剑仙深吸一口气,略显激动的说道,“某家的话或许空口白牙不好相信,但当年某家从葬仙虚空飞渡时,族长赐下族内至宝醉月羽觞杯,此宝记录了当日部分情形,这些影像本是让某家回忆,不忘自己身肩使命之用,进入诸位既然怀疑,那某家就让诸位看看我桑梓堑山一族的血泪!”

    “刷~”

    随着青莲剑仙声音落地,二百余万剑仙之前,出现一片模糊的情形,这情形至暗,并无任何光线,偶尔有那么一点儿荧光转瞬即逝,不正是众人熟稔的葬仙虚空?

    “青莲~”

    模糊的黑暗中,忽然生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族的未来就交给你,我……已经老了,怕……是再也见不到你……”

    “族长~”

    青莲剑仙略显稚嫩的声音在另外一边响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一丸泥寻来!”

    “我相信你~”

    族长的声音回答道,“族内所有人都相信,你就是我们一族的未来……”

    族长的声音略微停顿,片刻后又说道:“青莲,我知道……你一定会后悔生在桑梓堑山,若是你生在天庭任何地方,一定不会背负如此重任,一定会成为天庭最耀眼的剑仙!”

    “不!”

    青莲剑仙的声音很是坚定,“族长,我从来不后悔生为桑梓堑山一族,我一直以桑梓堑山一族为荣,族人对我厚爱有加,我一定会回报他们!”

    “你是我桑梓堑山一族前所未有的天才,而我桑梓堑山四十九长老舍命占卜,也先是你是拯救我桑梓堑山的人选~”

    族长又说道,“所以,我们桑梓堑山一族才倾全族之力,耗尽十万豪杰血,送你渡过葬仙虚空!而这醉月羽觞杯,会记录血染虚空的景象,当你流出一滴英雄泪就……就会看到今日之情景,天庭无限好,桑梓堑山是家乡,青莲,我不要求你发下文诺,我也不会要求你时间,我只希望你把十万族人送你的血……记在心上……”

    “族长~”

    青莲剑仙又问道,“既然能送我过去,为何不把族人放进仙器空间一起带走?”

    “所谓葬仙虚空~”

    族长回答道,“一是葬仙,这处埋葬了不知多少仙人,二是虚空,葬仙虚空中央除了剑意,就是一些古怪的虚空,在这虚空中,没有任何空间可以存在,仙器空间到了那里会炸裂,当然,你还小,这次跟你过去的有绿青萍,还有一些横磨剑奴,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护你安危……”

    紧接着,光影之内一片死静,没有声音,也没有光影,但是,无人开口说话,众人都盯着光影,似乎在等着什么!

    蓦然间,青莲剑仙听似极其遥远的声音响起:“族长……”

    “……我老了~”

    族长的声音更远,“我的血脉尚有用,就……做你踏出桑梓堑山的第一步……”

    “噗~”

    一点血色在漆黑中生出,随后,模糊的人影闪动,没有激情澎湃的宣告,没有清晰的相貌,“噗”又是一点血色……

    “青莲哥……”

    一个更加幼稚的女子声音,既怯怯,又坚定,呼唤道,“快……”

    “噗~”

    “噗~~”

    一点点血色,好似夜空中最灿烂的花朵,一朵朵盛开在漆黑中,一个隐约的弧形轮廓划过太清天仙都无法飞渡的天堑,十万豪杰血,用生命搭起了一个通往天庭的路。

    随后,“吧嗒”一声泪落的声音,一切都凝固和静止!

    一滴英雄泪,十万豪杰血,天庭无限好,堑山是家乡!!

    青莲剑仙脸上的泪花已经干涸,这些年来,他流的泪已经够多,他静静的看着依旧把天地都封锁的剑光,抬手轻轻一点醉月羽觞杯,天空中的光影尽数落入其中。

    他的目光落到醉月羽觞杯上,开口道:“十万豪杰血其实不够,我带的那些横磨剑奴也死在葬仙虚空,一个都没有留下,但他们即便是死了,他们的魂魄也跟着我,他们不看到桑梓堑山是不会再入轮回;我用这醉月羽觞杯饮酒,喝的是我桑梓堑山一族的血,饮的是我自己的泪!”

    说完,青莲剑仙目光如电,看向剑幕,悲戚道:“如今,我桑梓堑山一族的希望就在眼前,诸位但凡有些良心,就该知道悟剑跟生死……哪个重要,我桑梓堑山一族的存亡,桑梓堑山的生灭,就在诸位的一念间!!!”

    青莲剑仙果然孤傲,但到了如此关键,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声泪俱下,目光恳切的看着眼前剑仙,希望他们能本着良心做出选择……

    感谢大家热情支持,大家在起点订阅的同时,别忘了在微信、qq、微博、抖音和快手等渠道上帮探花宣传,再次感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