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26章 耐心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隆武来的好快,竟然只比我们晚到两天……”

    除了惊骇于明军的强大气势,各个蒙古亲贵的心中更是惊疑,隆武主力怎么会来的这么快,难道是提前知道我们要攻打张家口塞外三部吗?

    如果提前知道,那明军的准备必然完善……

    众人微微变色的表情多尔衮都在看在眼里,于是他皱一下眉头,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大学士刚林。

    刚林,全名瓜尔佳·刚林,字公茂,满洲正黄旗人,就原本来说,刚林也是黄太吉的亲信,不过在黄太吉呜呼之后,他审时度势,迅速倒向了多尔衮,去年安抚蒙古各部,都是刚林衔了福临的“圣命”和一些粮食布匹,到草原各部宣谕的,因为去年的任务完成的很是不错,总体上是稳住了草原蒙古各部,多尔衮对刚林的表现很满意,这一次联合草原各部,讨伐张家口塞外三部,熟悉蒙古各旗旗主的刚林自然是要跟随,以作为联络使用。

    除了刚林,两黄旗的两位重臣也跟随出征,一个索尼,一个鳌拜。黄太吉亲信的两黄旗的八大臣之中,索尼和鳌拜,一个是谋一个是胆,将他们两人带在军中,就不用担心留在沈阳的两黄旗会搞鬼,当然了,在福临继位,成为大清的“皇帝”,两黄旗的利益都得到保证之后,两黄旗上下根本没有作乱的心思,对于故主豪格,他们早就抛弃了,即便留索尼和鳌拜在沈阳,相信也掀不起什么风波,但为防意外,多尔衮还是小心谨慎的带上了他们两,而随他们两人出征的,有两黄旗的一千名精锐。

    索尼此时就在多尔衮身边,至于鳌拜,则被多尔衮派在后方押运粮草,此时尚没有赶到乌克尓河。

    被多尔衮用眼光一扫,刚林立刻就明白了多尔衮的意思,于是拱手道:“王爷,奴才有话讲。”

    多尔衮点头。

    刚林提高声音:“隆武几次取胜,看起来气势很盛,但其实他所以能胜,不过是因为战事乃是在明国境内发生,其依靠城墙和火炮,给我大清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这里不是明国境内,没有城墙可以让他依托,这里是草原,是蒙古勇士驰骋的战场!明人的步兵在这个战场上,毫无用武之地,两条腿是永远跑不过四条腿的,他今日兵马带来的越多,拖带的压力也就越大,我军的胜算也就越高!”

    听刚林一说,蒙古亲贵都是一振。

    多尔衮微点头,目光再看向索尼。

    索尼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也拱手:“茂公说的不错,奴才也以为,隆武御驾出征,声势浩大,妄想重演其在关内的战术,但却不知道此地非彼地,在我大清擅长的战场上,他讨不到便宜,此战我军必胜!”

    “不错不错。”

    其他人都是附和,各个蒙古亲贵刚刚被隆武帝出场的盛大气势所慑服的畏惧心理,一下就缓解了很多。

    而此时,短暂的彷徨之后,洪承畴迅速收敛心神,举着千里镜看向黄尘的后方。

    一会,当黄尘渐渐落下,数万明军的欢呼之声也渐渐平息之时,他放下千里镜,压着声音,老脸凝重的对多尔衮说道:“王爷,明军阵中车马众多,看起来不但携带了大量的军需粮草,有长期对抗的准备,而且有炮车藏匿其中,常理推断,应该就是明国京师的神机营,算上此前明军阵中的火炮,就火器来说……我军怕是处于不利啊。”

    洪承畴所说,多尔衮当然也已经看见并且意识到了,点头:“先生观察细致。不过就野战来说,火炮之威并非不可抑制。”

    过去,崇祯五年之前,建虏在火器方面一直处于绝对的劣势,但并不妨碍他们在野战中摧枯拉朽的击败明军,因此,在多尔衮的内心里,对野战火炮的重要性,其实并不是太在意。

    洪承畴摇头:“过去确可以抑制,那是因为明军步兵无力,不能配合,也不能有效的保护明军火炮和火炮手,但精武营可不是过往的明军,神机营的火炮更是犀利。如果不能抑制他们,我军必然被动。”

    “先生以为该如何?”多尔衮问。

    “第一,多用厚木板防备,第二,发挥我骑兵优势,今夜就派大军从上游渡河,实行游击,以为侧翼,同时,派精锐主力攻击古北口,古北口位在密云长城,但是攻破古北口,我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进到明国京师,此为隆武必救。但是成功,我军就胜券在握;第三,夜袭,明军刚到,兵马疲惫,正是夜袭的好时机,即便不能敲掉明军的火炮,也能令他们难以休息,消耗他们的体力,等到土默特骑兵赶到,或可有意外之喜。”洪承畴道。

    多尔衮微微点头,盘算了一下,问道:“先生以为,谁可领兵攻击古北口?”

    古北口距离乌克尓河将近三百里,一直都是明军重兵防守的关隘,想要攻破古北口,并不容易,历史上,只有多尔衮亲自领兵,率军入塞的那一次,攻破了古北口,通过密云,进到了明国京畿,其他时候,古北口一次也没有被攻陷过,因此,要想拿下古北口,除了精兵,还必须有猛将。

    洪承畴拱手:“镶黄旗护军统领鳌拜,最为合适!”

    ……

    同一时间,黄罗盖伞之下,载着隆武帝朱慈烺的四轮马车缓缓停下,司礼监秉笔太监田守信掀起厚帘子,披着大氅,戴着黑帽,腰悬宝剑的隆武帝朱慈烺弯腰走出车厢。

    “参见陛下~~”

    车前迎接的各级将官以及军机处的三位军机大臣、宣大总督张国维和诸位参谋,一起躬身行礼。

    朱慈烺徐徐扫视,口鼻之中深深吸闻草原的独特空气,远望广袤的草原,以及乌克尓河对面的敌军,心情竟微微有些激动。

    身为皇帝,他已经不能像太子时候那么自由的参与各种前线事务了,但草原之战太重要了,他不能不来----从京师出发,没有走张家口,而是直接从独石口出关,行路六百五十里,来到乌克尓河,前后一共走了九天,在携带大量粮草,神机营的火炮也在其中的情况下,绝对算是这个时代的行军奇迹了。

    只所以能这么快,一来是早有准备,情报网早就撒了出去,各种物资也都已经囤积齐备,一声命令,立刻就可以起行;第二,因为过去的数次胜利,大明缴获、积蓄了大量的牲畜骡马,可以再来载货,第三,今年年初,朝廷修缮了京师周边的道路,尤其是通往山海关和张家口的两条官道,拓宽、夯实,虽然工程刚刚进行了一半,尚没有完工,但官道车马通行的速度和效率,已经大大提升,第四就是四轮马车的大量装备和运用,比起两轮马车,四轮马车载货更多,行进速度更有保证,当然了,四轮马车更复杂,更容易出现故障,修缮是一个问题,但因为现在都还是新车,破损率还不是问题。

    以上几点,是大明主力大军能迅速出现在乌克尓河的原因。

    此时望着草原,想着军机处谋定的两份计划,隆武帝朱慈烺戒慎恐惧,一点都不敢大意。

    令众臣平身之后,朱慈烺下了四轮大车,直入中军大帐,走到巨大的沙盘前,听取张国维的战场汇报。

    “建虏由多尔衮亲自领军,豪格随行,此番他们更是纠集了科尔沁,察哈尔,喀喇沁,哈刺慎,巴林,喜峰口土默特等蒙古联军,兵马总数在七万人左右,现在河对岸列成三个大营,从前日到今日,已经和我军激战了两次……”

    朱慈烺静静听着,脑子里盘算着战场形势。

    张国维之后,无关人员退下,帐门关闭,军机处参谋司主事,也是行走大臣的杨尔铭进行汇报--杨尔铭带着一班年轻参谋,跟随前锋三千营两天前来到乌克尓河,这两日时时观察和研议,对敌情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

    而杨尔铭汇报的时候,站在外围远处、根本不能近到隆武陛下身边的参议李定国默默听着--杨尔铭汇报的内容,很多出自他的建议,杨尔铭虽然是进士及第,但对流贼出身的李定国,却没有丝毫的偏见,倒不是因为什么国舅爷的传闻,而是李定国的见地,实实在在的取得了他的认同。

    “我军新到,气势如虹,粮草辎重充沛,建虏要想击败我军,唯有发挥骑兵的优势,从上下游袭扰,或者是绕行我军后方,对我军形成夹击,否则只是在河边对峙,建虏永远也不可能击败我军,这一点,多尔衮肯定是心知肚明的,所以臣推断,建虏下一步有可能会分出骑兵精锐,往上游驻军,和其主力形成掎角之势,以钳制并分散我军的注意力。”

    “此外,建虏也有可能会分兵绕行,袭扰张家口,独石口,古北口,尤其是古北口,臣以为,几率最大。”

    “密云总兵陈永福正驻防古北口、墙子岭,需得再加提醒他。”

    “但是河防稳固,古北口独石口张家口不失,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多过一天,我军的胜机就会多一分。”

    “建虏远道,粮草困难,喜峰口那边,吴三桂或许可以出击、找寻战机了……”最后,杨尔铭说道。

    原来,为了此次之战,军机处秘密调遣关宁骑兵于喜峰口一代,为的就是秘密出击,截断建虏粮道,给建虏致命一击,具体作战计划和战略目的,早在三月前就已经告知辽东经略范志完和宁远总兵吴三桂,令他们秘密准备,当建虏大军大举来犯,出现在喀喇沁草原之后,军机处和兵部立刻给范志完和吴三桂发去命令,令他们遵照计划执行。

    算时间,此时此刻,吴三桂差不多也快到喜峰口了。

    朱慈烺静静听着,杨尔铭将大部分都提到了,但唯独没有说到西土默特。

    土默特有三万骑兵,这三万人倒向哪一边,哪一边胜算就会增加,尤其是对建虏多尔衮来说,如果没有土默特的三万骑兵,只要大明稳扎稳打,他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而对大明来说,如果有土默特的三万骑兵的帮助,这一战就会占据完全的优势,只要不出错,就是必胜的结局,即便土默特言而无信,继续跟随建虏,大明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也依然有取胜的可能,只不过那会非常的辛苦,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是败局。

    现在就看土默特人如何选择了……

    ……

    “哒哒哒哒~~”

    草原之上,马蹄如雷,无数的土默特蒙古骑兵正向东疾驰。黄昏的落日下,他们旗帜黑漆,看不出是明还是暗?

    ……

    夜晚。

    隆武帝朱慈烺照例和军中将官以及三位蒙古国公以及他们麾下有名的将领共进晚餐。豪格暗夜渡河,三部作战都极为勇猛,尤其是那日松,几乎就擒获了豪格,朱慈烺多加勉励,亲自向那日松敬酒,那日松感动不已。

    晚膳结束,朱慈烺带着三位军机处大臣巡营,过去,跟随大明皇帝出征的都是京师的勋贵,但隆武皇帝不同,跟在他身边的都是军机参谋,连一个能统兵的勋贵都没有。

    而在巡营之中,朱慈烺也登上高台,眺望对面的建虏和蒙古联军的军营。

    火把点点,建虏蒙古军营连绵不断,看起来极其浩大,暗夜里,隐隐看到,即便是在夜里,建虏蒙古人也依然在忙个不同,好像是在为明日的大战做准备。

    “多尔衮,除了土默特,你究竟还有什么后手呢?”

    朱慈烺脸色严肃,轻声喃喃,他隐隐感觉,除了土默特的大援,多尔衮一定还有其他的后招,不然他不会兴师动众,在粮草辎重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却依然硬着头皮,要来强攻张家口塞外三部,这不符合多尔衮在历史上的人设,以多尔衮的智谋,也不会这么鲁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