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01章 夜奔(求月票~~)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十里之外,原本黑暗静寂的官道上,忽然响起了马蹄声。

    “哒哒哒哒~~”

    从远及近,慢慢而来。

    借着淡淡的月光,隐隐看到马上骑士戴着毡帽,劲装轻巧,此时正奋力扬鞭。

    马蹄踏起黄尘,往南面而去。

    沿途,踩碎了静寂,噗噜噜,惊起路边树丫上的睡鸟。

    忽然的,骑士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的勒住了战马,因为就在前方官道边,隐隐有篝火光亮,

    也就是这时,听见几个口哨声,火把亮起,十几个骑兵忽然从旁边冲上官道,为首那人高声叫:“饼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

    骑士吃了一惊,借着火把光亮细看,认出来了,原来是刘志身边的亲兵队长金忌九。

    金忌九拨马向前,而身边的十几个人或张开弓箭,或拔刀在手,俨然已经是做好了截击的准备。

    李湘云心中一凉,她没有想到,对于她的夜奔,刘志居然早就提防,在大营的南侧,布下了这十几个骑兵,但是她离开大营,想要去南面和哥哥会和,就一定会被堵截到。

    刘志,倒是小看了他。

    “我有大王的军令,快让开!”

    李湘云虽惊不乱,用她清脆的声音大声喝。

    金忌九却是笑:“是吗?那小的就要问一句了,大王给你的是什么军令,以至于你深更半夜,离开我大营,急急往南面奔逃?”

    “用你管,快快让开,不然耽误了大王的军令,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李湘云厉声。

    金忌九却不惧,依然笑道:“对不起饼姑娘,除非你真能拿出大王的军令,否则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走了你,不但大王,就是十三将军也不会放过我。”

    李湘云气的柳眉倒立,左右一看,发现道路两边黑漆漆,不知道有泥地还是池塘,这种情况下,冲下官道,从两边绕行显然不明智,闹不好就会陷在其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逃离献营的事情一定会被发现,等到后面的追兵再赶到,那就逃无可逃了,所以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是硬冲了。

    李湘云一咬牙,拔出刀来,喝道:“你还不配知道大王的军令,让开,不然挡我者死!”

    一甩缰绳,策马向前冲去。

    金忌九却不让,他也拔出刀来,高呼:“拦住了,走了饼姑娘,我们谁也活不了!”

    “叮叮当当……”

    李湘云挥刀砍去,试图夺路,但金忌九他们不让,挥刀格挡,双方战成一团,金忌九他们顾忌李湘云的身份,只是堵路格挡,却并不敢下死手攻击,李湘云虽然拼力攻击,不顾一切,当她只有一人,对方却是十几人,将她围在中间,她虽然是竭尽全力,奋力砍杀,但却也是无法突围。

    混战中,忽然听见嘶律律地一声悲鸣,李湘云胯下的战马忽然一个人立,倒了下去,李湘云猝不及防,几乎被摔倒,幸亏她反应极快,凌空一个翻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战马的后腿被一支弩箭贯穿,无力支撑之下,才会猝然倒地。

    原来,金忌九他们虽然不敢伤害李湘云,但对李湘云胯下的战马却不会客气,趁着围攻混乱,有人用弩箭猛射,准确命中目标。

    没有了战马,被金忌九他们四围,眼见是不能脱困,李湘云急的眼都红了。

    金忌九却是笑:“饼姑娘,和我们回去吧,大王不会责怪你的……”

    “我绝不会和你们回去的!”

    李湘云大叫一声,挥刀向金忌九砍去。

    这一下砍的极快极狠,几乎就将金忌九砍下马来,但金忌九也是久经沙场,反应极快,在瞬息之间,用手中的砍刀格挡开了,不过这一下骇的他不轻,脸色都变了,恼羞成怒的骂道:“不识好歹!”随即冲左右喝道:“兄弟们,不必再留情,拿下她,去向十三将军和大王交差!”

    众人齐声答应,出手动作不再像是刚才那般留情,刀刀指向的虽然不是李湘云的要害,但却也足够李湘云应付的。

    李湘云奋力格杀,但却越来越被动,眼见就要被擒获。

    忽然。

    金忌九他们耳朵里听到了什么动静,都本能的回头望。

    “哒哒哒哒~~”

    暗夜星光之下,只见七八个骑兵忽然又在官道上出现,迅捷无比的向他们卷来。

    金忌九大惊,以为是官军,急忙要用弓箭招呼,却听见对方高声喊:“莫放箭,自己人!”

    金忌九他们惊疑,控弦不发。

    李湘云缓过一口气,握刀在手,思谋脱困之策。

    等那一队骑兵临近,并且打起了火把,金忌九认出来了,对方原来是李定国麾下的亲兵,为首那人姓扈,因为排行老五,所以都叫他扈老五。

    扈老五举手高叫:“我是扈老五,对面可是金忌九兄弟?”

    听到此言,处在包围中的李湘云大喜,大叫:“老五哥,我是湘云~~”

    金忌九的脸色却是变了,他奉了刘志的密令,辍在大军的后方,为的就是防备李湘云的逃走,而李湘云是李定国的妹妹,她的逃走必然和李定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李定国的亲兵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接应李湘云?

    如果是,他今夜这个任务,怕就是完不成了。

    听到李湘云的回应,扈老五暗暗松口气,拨马继续往前来。

    “站住!”

    金忌九长刀一指,却是喝住了他。

    扈老五停住了。

    金忌九脸色凶狠:“扈老五,你不随四将军去往通山县,跑这里干什么?难道是违抗军令,擅自脱逃吗?”

    扈老五笑:“什么话?额到这里,正是奉了四将军的命令,接饼姑娘而来的。”

    金忌九再无怀疑,冷冷道:“那真是巧了啊,我接到大王的命令,却是令我将饼姑娘护送回营,所以对不住了老五,请回去吧,我自会护送饼姑娘回营!”

    扈老五脸色也是一沉:“以饼姑娘的本事,何用你护送?九兄弟,饼姑娘是大王的干女儿,也是四将军的亲妹妹,营中谁人敢不敬她?可刚才额却听到,这边有喊杀呼叫之声,明明就是你们对她动刀动枪。额不免要问一句,九兄弟,你觉得你有几个脑袋?又或者你是不是觉得四将军的刀不够锋利,杀不了你一个小小地亲兵队长?不然你何敢吃了雄心豹子胆,对饼姑娘不敬,甚至动刀动枪?”

    说到最后,声音忽然严厉。

    两人对话中,彼此手下都控弦握刀,冷冷对视,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但是一个不对,双方立刻就会动手。

    “你少吓唬我!”

    金忌九也不惧,冷笑道:“我今日乃是奉了大王和十三将军的命令,谁敢拦阻,就是违抗大王的命令!扈老五,你敢违抗大王的命令吗?”

    “大王的命令,额自然遵从。”扈老五冷冷道:“不过九兄弟,你可不要忘记了,饼姑娘是大王的干女儿,她生性倔强,即便你用强,她也是绝不会跟你走的,但使她有所受伤,哪怕是一根汗毛,你觉得……大王会放过你吗?”

    “……”金忌九立刻哑口。

    “九兄弟,我们都是奉命行事,何必非把事情做到死路上去呢?饼姑娘何去何从?自有她自己决定,今夜的事情,四将军也自会将大王解释,保证不牵连到你。”扈老五趁热打铁。

    但金忌九也不是轻易能说动的人?他冷笑道:“你说的轻松,但却不知道如果走了饼姑娘,今夜我们十几个人就都得被砍头!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要违抗大王的命令,劫取饼姑娘,那就放马过来吧,是一是二,我们刀枪上见真章!”

    扈老五眼中闪过怒意,渐渐失去了耐心,他知道,今夜非是动武不可了,不然绝完不成四将军的托付,但如果动武,事情又会失去控制……最重要的,他毕竟是献营的人,四将军的心志又不清楚,只是令他们尾随大军主力,但有意外,立刻接应饼姑娘,但却并没有授权他们可以向友军动手。

    一时,扈老五有点拿不定主意。

    此时。忽听见李湘云一声喊:“我手中有大王的军令,你们拦阻我,乃是死罪!老五哥,不必和他们废话,杀!”

    随即叮叮当当,却是李湘云又和金忌九他们砍在了一起。

    此情此景之下,扈老五不能不动手了,他喊道:“上,保护饼姑娘!~”说着,纵马向前,挥舞长刀,向金忌九他们砍去。

    金忌九脸色发白:“好啊,你们果然是叛了。挡住啊,走了饼姑娘,我们今日谁也不能活!”

    金忌九大吼。

    他们十几人,对方只有七八人,人数相比二比一,算起来,他们好像占据优势。但现场每一个人都明白,李定国麾下的亲兵,都是能战的猛士,和他们相比,刘志手下的亲兵,明显差了一截,因此,双方人数虽然差了一倍,但实力却是差不多的。

    金忌九心知今夜的关键在李湘云,于是他命令手下顶住扈老五,自己带了三个人,围住了李湘云猛扑,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擒住李湘云,以结束这一场的战斗。

    但李湘云岂是容易擒的?

    刚才被十几个人围攻,李湘云一身力气无法施展,如此面对四人,感觉她轻松很多,只两个照面,她就将一人刺于马下,随即翻身而上,占据了战马,策马挥刀,就要冲出包围。

    眼见李湘云要脱困,自己无法阻挡,扈老五他们又来势汹汹,势不可挡,金忌九知道今夜已经是不可能留住李湘云了,这种情况下,还是保命要紧,于是他准备拨马逃走,但就在拨马这一瞬,他忽然眼露喜色,大叫道:“援兵来了,快,挡住李饼丫,绝不能让她逃走!”

    又喊:“扈老五,快下马投降,不然大王杀到,非剐了你不可!”

    听到金忌九大喊,李湘云扈老五也都是吃惊,回头望去,只见火把点点,马蹄声隆隆,一大队的骑兵正从兴国州的方向,急急追来,从火把数量和马蹄隆隆之声判断,追过来的这支骑兵,最少有一百人。

    “快走!”

    见追兵出现,扈老五心知不妙,连连呼喊,想要接应李湘云而出。

    但大队骑兵的出现,振奋了金忌九他们的斗志,他们拼力阻挡拦截,用弩箭攻击战马,虽然扈老五拼劲全力,李湘云更是连续刺三人于马下,但他们终究无法在大队骑兵赶到之前,突出包围。

    奔袭来的大队骑兵眼见道路火光,还听见有喊杀刀枪之声,远远就开始备战,V字形突来,很快就将仍在缠斗中的两方人马围在了中间,奔突之中,他们口中还不断的大喊:“献王大兵到,投降免死,顽抗者格杀勿论!”

    火把光亮下,清楚看到他们半数有铁甲,虽然样式不一,新旧不从,头上的毡帽更是奇形怪状,不过在一如乞丐般的流贼大军之中,却已经是格外的装备齐全了。

    正是张献忠的亲兵卫队,也是老营的精锐。

    啊,不好,真是八大王……

    扈老五脸色惨白,眼有恐惧,他知道,不但是自己,就是饼姑娘今夜怕也是没有好……

    李湘云却无惧,她瞪着包围而来的献营精锐,手中弓弩紧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跟随张献忠回去的。

    献营骑兵向两边一闪,闪出来的却并不是张献忠,而是其义子刘志。

    刘志戴着毡帽,咬着牙,面色阴冷。

    见是刘志,而不是张献忠本人,扈老五等人微微松口气。

    “十三将军~~”

    金忌九却是大喜,纵马而来,到刘志面前,气喘吁吁的禀报:“饼姑娘被我们拦住了,不过扈老五违抗军令,却带人来劫,兄弟们和他血战,总算是支撑到你来了。”

    ---金忌九一行十几人,但现在却只剩七个人了,另外九人或伤或死,此时正东倒西歪的倒在血泊里。。

    刘志点点头,对金忌九表示赞许,对地下的尸体却熟视无睹,他拨马上前,望着被扈老五等人护卫在中间的李湘云,面无表情的说道:“饼妹,你偷偷奔逃不说,还派老黎在营中放火,犯了军中大忌,义父很是生气,现在令你随我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