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61章 隆武通宝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乱世用重典!”

    这是朱慈烺所说。

    而在严峻刑法之外,在银钱的本身,朝廷也需要有所作为。

    ---朝廷的平库银,因为重量太大,要想花销,就得剪碎了,变成一块块的小碎银,才能在社会上流通,等回到官府手中,又得重铸成大银锭,这一来一往,不但浪费了银子,增加了火耗,而且给了奸人可乘之机。

    如果朝廷铸造便于流通的小额银币,并且公布刑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损毁国家钱币,轻则刑罚,重则处死,那么,一两银子被剪成十几个小碎银子,在市面上流通消费的事情,以后大概率就不会发生了,回到朝廷手中的就是完整的银元,银子就不用再重铸。

    这一来,朝廷省事,百姓省事,最重要的是,稳定了金融经济。

    综上所述,银币是非铸不可。

    “毕自严的严查,朝廷的严峻刑罚,不过是扬汤止沸,铸造小而易流通的银币,和铜钱一高一低搭配,同时流通,才是釜底抽薪、一劳永逸之策!”

    当日内阁议事时,朱慈烺最后如是说。

    ……

    当然了,为了防止富商巨贾,将朝廷发行的银币,私自溶掉了,改做银器,就如他们将铜钱铸成铜器一样,朝廷发行的银币,不能是十足银,必须参入相当比例的铅和锡。这一来,朝廷等于是悄无声息的又赚了一笔。

    为了此事,朱慈烺不但和蒋德璟堵胤锡商议,而且还命令洋和尚汤若望到宝源局担任顾问,以他的冶炼知识,专职铸造银币,以精确制定出,最佳的铅锡掺入比例。

    今日,新朝的隆武通宝和隆武银币,终于是造出来了。

    ……

    隆武通宝。

    橙黄锃亮,看起来十分好看。

    朱慈烺满意的点头。

    -----因为使用了水力鼓风机和锻造机,以及在汤若望的帮助下,隆武通宝虽然还是半铜半铅,用铜比例不变,但铜钱的清晰度,却是胜过了以往。

    放下通宝,再看银币。

    正面是大明通宝,背面是一丛梅花,并篆有两个小字壹两。

    为了铸造、打磨需要,铜钱中间的方孔,银币上也是保留了。

    整个形状大小就如后世的袁大头,但略厚一点,制作精良,梅花的花瓣都清晰可见。

    就这个时代的铸造水平来说,这应该已经是极致。民间想要仿制,也是仿不出来的。

    朱慈烺看的眼睛发亮,又拿在手中掂了掂,脸上露出赞赏满意的表情,问道:“银币多重,含银多少?”

    “回陛下,银币重八钱二,含银八成,另两成为铜和锡。”蒋德璟回。

    八乘以八,其实这一两银币,不过才含七钱银子,但铸币权在中央,只要中央认可是一两,收税用它,发饷也用它,制作又如此精美,难以仿冒,民间一定会欢迎。

    “所耗多少?”朱慈烺追问。这样精美的银币做出,肯定是要有损耗的,朱慈烺要知道是多少。

    “大约在一钱。”

    朱慈烺点点头,觉得可以接受,再者说,损耗的一钱也并非完全就损耗,打磨掉的银粉和铸造流失的银屑,最后都是可以回收,然后继续精练。

    “很好,朕很满意,令宝源局立刻加工赶制!”朱慈烺道。

    “遵旨。”

    ……

    蒋德璟下去。一个人又被田守信领进了乾清宫。

    见到这人,朱慈烺脸上露出微笑,不等那人拜,就微笑说道:“不必了,免礼,赐座。”

    但那人还是拜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叩拜完毕,才起身坐了。

    穿着御赐的锦衣卫服,头戴黑纱,两鬓已经斑白,表情却是平和,正是京惠商行的掌柜、一直再为大军提供后勤补给,南北往来辛苦的赵敬之。

    两年前,赵敬之被朱慈烺拉着成立了京惠商行,一直都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大军的粮草操劳,为京师百姓的口粮奔波,鬓角的白发,眼见是越来越多,脸上的皱眉更是纵横,而正是因为有他的襄助,开封之战时,朱慈烺才没有为后勤发愁,也才能养精蓄锐、后发制人,一战击溃李自成的五十万大军!

    若无赵敬之,开封难胜,大明也就没有现在的局面了。

    感激赵敬之的功劳,朱慈烺赏了他一个锦衣卫世袭。

    但朱慈烺知道,这并不能弥补赵敬之心中的痛楚,他长子赵直被李国祯害死之事,是心中永远的痛。

    此次,李守錡蛊惑定王作乱,京惠商行原本也是李守錡想要报复的目标,但幸运的是,赵敬之和其子赵桓正好在江南一带,为朝廷筹集粮草,两人都不在京师,原本,赵敬之已经快要返回京师,但听闻太子殿下失踪,京师有变之后,他立刻改变行程了,。

    如此,躲过了这一劫。

    隆武帝继位,这是他第一次觐见。

    “你不必约束,虽然为皇帝,但朕没有变。”朱慈烺微笑。

    赵敬之微有惶恐,但更有感动。

    然后他就隆武帝所问,一一禀报。

    原来,隆武帝今日召他前来,不但是要商讨京惠商行的未来,也有另一件大事,要请他帮忙,那就是组建大明皇家钱庄。

    --隆武通宝和隆武银元发行在即,成立“中央银行”的事情,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了,朱慈烺已经令户部侍郎堵胤锡暗中在筹备。

    而成立皇家钱庄,最大的困难,不是资本金,也不是朝中大臣可能的反对,而是所需要的人才,而这其中,最最短缺的,就是各处的掌柜。

    “陛下,徐家麟久在徽商钱庄,被人誉为第一掌柜,为人谨慎,两手清白,熟悉钱庄各种业务,不管在哪一个钱庄,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不多拿一分一厘。在他的经营之下,徽商钱庄蒸蒸日上。臣以为,徐家麟是大才。”赵敬之道。

    朱慈烺点头:“你的眼光,朕相信。只是不知道,徐家麟愿不愿意到皇家钱庄?”

    “徐家麟秀才出身,受父辈影响,进入钱庄,不过他始终不忘圣人教诲,更有忧国忧民之心,臣以为,他会答应的。”

    “好,下一次你领他来见朕。”

    “遵旨。”

    钱庄之后,就是京惠商行的未来。

    “自朕抚军京营,征讨内外以来,京惠商行源源不断的为朕提供后勤补给,劳苦功高,到今日为止,京惠商行在大明各处的分行,已经有二十处,从广东福建南直隶山东,处处可见京惠商行的招牌,京惠商行价廉物美、不赚黑心钱的名声,已经行之于天下,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都是陛下洪福。臣不过是略尽了一点绵薄之力而已。”赵敬之道。

    朱慈烺欣慰的笑:“朕以为,接下来,京惠商行应该将注意力转向海外了。”

    “海外?”

    “不错,朝廷已经开海,未来商机无限,这正是京惠商行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啊。”

    “臣明白了,”

    “你年纪大了,也不必事事亲为,挑选新任得力的人就可以了。另外,朕当时为太子,可以秘密参股京惠商行,但现在朕为天子,这样的事,就不能做了,从今日起,朕不再是京惠商行的股东,所属股份,全部转给大明户部。为正其事,户部近期会派人到京惠商行办手续,同时也会派专人到商行监督、查账。”

    赵敬之微微一惊,急忙要起身。

    朱慈烺却抬手微笑,用手指制止了他,然后说道:“你放心,户部不会干预京惠商行的经营,也不干预人事,朕当初和你的约定,依然有效,户部派人监督,定期查账,不是在制约,而是在保护你,又或者是在保护后面的大掌柜啊,唯有如此,京惠商行才可以长长久久、永续经营。”

    赵敬之明白了:“谢陛下。”

    ……

    “古来没有什么圣君圣人,人性都是贪图享乐的,没有监督,圣人也会坠落,京惠商行生意广大,短短两年,就已经成了北方的第一大商号,每日流水众多,朕虽然相信赵敬之不会犯糊涂,但却不能保证以后的大掌柜,也如赵敬之这般谨慎,因此,建立一套防范的制度是必须的。”

    ……

    三日后。

    文华殿。

    殿中站满了六部九卿都察院的堂官。

    朱慈烺站在御座之前,目光环视殿中群臣,脸色凝重,声音清楚:“朕筹建大明中央钱庄,内外非议颇多,连日来,反对的奏疏如雪片般的飞入内阁,有人说朕组建中央钱庄,是与民争利,是以官压民,有违大明的祖制。又说中央钱庄组织庞大,用人颇多,日日经手银两,一旦有人贪墨,将成不可收拾之事,更弹劾负责组建中央钱庄的户部侍郎堵胤锡,说他以权谋私,以银乱政!”

    堵胤锡出列,拱手。

    朱慈烺望着座下群臣,继续道:“朕今日要说的是,这些奏疏完全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更严重的,甚至是一派胡言,居心不良!”

    殿中静寂。

    群臣微微色变,所有人都听出了隆武帝心中的不满和怒意。

    “现在隆武通宝和隆武银元都已经有了样钱,发行即在眼前,一旦在天下推行开来了,其中很多一部分,怕是会进入各地的钱庄,如果朝廷不能控制钱庄,任由那些私人钱庄胡为,朝廷改革币制,铸造新钱的花费和苦心,怕就是要付之东流!”

    “钱庄是银子流通的根本,关乎社稷民生,天下的稳定,朝廷必须控制。”

    “钱庄生意,更利润巨大,仅次于盐铁,朝廷不掌着,难道是要继续交给那些私人钱庄吗?既然这样,干脆将盐铁也交给私人好了,朕干干净净,轻轻松松,做一个不与民争利的皇帝!”

    “这样,你们是不是就满意了?”

    “朕是争利了,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争来的利终究是要用在百姓身上的。”

    “如果这些利,落到那些钱庄老板手中,你们觉得,他们会心甘情愿的拿出一分吗?”

    “那些钱庄掌柜,一个个腰缠万贯,朕争他们的利,有什么不可?”

    “朝廷创办钱庄,会滋生贪墨,但民间钱庄呢,他们就不怕贪墨吗?”

    “民间钱庄能做到的事情,朝廷钱庄就做不到?”

    “万事皆是一个制度,是一个法!”

    ……

    隆武帝的声音在殿中回荡,群臣脸色或尴尬或彷徨,当然也有镇定如山者,如内阁五臣堵胤锡等人。

    “叶初春!”隆武帝忽然喊出一个名字。

    “臣在!”

    工部侍郎叶初春急忙出列。

    隆武帝冷峻的目光扫向他:“弹劾堵胤锡的奏疏,是你带头领衔的,奏疏里,你说的慷慨激昂,一腔正义,只差没说朕是一个只认识银子、不能体察百姓的昏君了。那朕问你,你在南直隶的徽商钱庄里放了五万两银子,由他们给你放高利贷,每月坐收利息,次次都有专人悄悄送到你南直隶老家的府上,是怎么回事?”

    叶初春大惊,急忙跪倒,颤栗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朕争了你的利。你不愿意了,所以上疏反对,更胡乱咬人?”

    隆武帝怒:“像你这样,只知自己,不知国家,见小利而忘大义的人,有什么资格立于这朝堂之上?来人!”

    “在!”

    殿前两名大汉将军奔入。

    “将叶初春拿下,交刑部都察院严加审讯!”

    “是!”

    叶初春被拖下。

    群臣都是脸色大变,屏息静气。

    对于大明中央钱庄之事,再无人敢公开反对,虽然很多人心中仍然存着巨大的疑问和反对。

    ……

    次日。

    大明中央钱庄的招牌,在隆武帝的强力坚持之下,终于是挂出来了,牌匾由隆武帝亲自书写,大明中央钱庄,六个金灿灿的大字,耀人眼目。总钱庄就位在十王府前面的大街上,三开三进,十分的排场,由户部侍郎堵胤锡兼任钱庄大掌柜,徽州人徐家麟为执行大掌柜,隆武帝从内库中取出一百万两银子,换成隆武银元,为大明中央钱庄的资本金。

    大明中央钱庄,有三个任务,第一,负责发行隆武通宝和隆武银元。第二,和民间钱庄一样,收取存款,放出贷款,激活经济的同时,也获取一定的利润;第三,稳定经济形势,逐步建立百姓们有银钱就存钱庄的好习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