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60章 蒙古战略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朱棣不知道大宁卫的重要吗?

    并不是。

    他曾经豪迈的说过,朕今日出塞,灭此残虏,以后但是守住开平、大宁、辽东等六个边卫,则边境可永无事矣!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大宁卫。

    关键原因,还是担心宁王反叛。

    但朱棣也是有弥补的,那就是迁都北京,自己亲自来守卫北方。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比起朱棣的私心和短视,洪武朱元璋显然是更有长远眼光的。

    ……

    自从三卫裁撤,大明就失去了长城之外的战略缓冲,不但失去了对蒙古人的压制,给了蒙古人崛起的空间,更是令建虏寻的机会,绕行千里,袭击大明。

    就中期来说,这三卫非是恢复不可,除此之外,还要在草原中心,水草丰茂的地方,另立大城,以彻底压制蒙古。

    当然了,那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也是近期目标,就是离间拉拢分化蒙古各部落,令他们摆脱建虏。

    从崇祯十五年到现在,经过两年两次大战,建虏凶猛崛起的势头,已经得到了压制,蒙古人崇尚实力,在得不到建虏人关怀的粮食和布匹之后,自然就会将目光投向大明。

    尤其是察哈尔蒙古,他们本是林丹汗的人,归附建虏时间最短,还没有完全归心,历史上,三藩之乱时,察哈尔就趁势起兵,虽然为康熙击败,但却也足够说明,察哈尔蒙古是一个完全可以拉拢的对象。

    “来之前,臣秘密去见了林格尔部的宝利德大汗,林格尔部位在宣府张家口之外,距离张家口三百余里,臣数次往来,仔细观察,发现林格尔部的确是越来越弱,部中病亡者也是越来越多,即便精壮,也都是一脸的疲惫,这还是臣遵照陛下的密令,给林格尔部开了一道小门,令人假扮奸商,为林格尔部售卖了两批物资的结果。如若不然,他们的状态会更差。”

    “林格尔部如此,和他们同在张家口之外的浩齐特和什克腾,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臣的数次劝说之下,宝利德近日终于是下定决心,想要归顺我大明了,只是林格尔部是草原上的小部族,兵不足三千,民不过数万,一旦他们举起旗帜,但周围那些仍然向着建虏的蒙古部族向他们进攻,他们肯定是挡不住的,因此,仍需要谨慎谋划,给林格尔部足够支持,让其成为我大明照耀蒙古草原的一盏明灯,只要明灯不灭,那些犹豫不决的蒙古部落,迟早会幡然醒悟,反戈一击,投向我大明的!”

    梁以璋道。

    ……

    武英殿。

    军机处诸臣听的仔细,看的认真。

    林格尔部其实是察哈尔蒙古的一部分,并不属于正支,因此在建虏击败林丹汗,将察哈尔蒙古安置在辽西义州一代时,林格尔部并没有被波及,而是依然留在了宣府大同一代。

    而在林格尔部的旁边,还有浩齐特克左右旗和什克腾旗等几个大的蒙古部族,且都已经是崇祯十四年,按照建虏黄太吉的命令,改制成了蒙古八旗,林格尔部面对的压力相当大。

    “对林格尔部威胁最大的,乃是浩齐特左旗和右旗,这两个蒙古旗,原本是属于外蒙漠北喀尔喀部落,但却归顺建虏,从漠北草原,来到漠南,被建虏安置在了宣府张家口之外,这两旗加上原本就在张家口附近的什克腾旗,兵马将近两万,民将近二十万,将林格尔部裹挟在中间,去年到今年,骚扰宣府长城最多的,就是这三旗。”梁以璋道。

    “浩齐特左旗和右旗、什克腾旗,就没有动摇之相吗?”问话的是陈奇瑜。

    梁以璋转向陈奇瑜,拱手:“也是有动摇的,但他们三个旗主,都为建虏所重视,建虏一旗给了他们一个世袭罔替的郡王爵位,其中浩齐特右旗的旗主还娶了建虏的格格,建虏又时不时的会派人运来粮米和布匹,缓解他们的燃眉之急,因此,这三旗虽然有动摇,但下官以为,除非是重大挫折,否则他们怕是不会反正的。”

    “那就给他们一个重大挫折!”

    隆武帝清朗的声音在殿中响起。

    群臣都起身肃立。

    隆武帝也站起,面色肃然:“现在大明在宣大有兵两万,京师地区兵马六万,其中骑兵大约有五千人,如果能把他们秘密抽调在一起,和林格尔部里应外合,快速有力,敲掉浩齐特左右旗和什克腾旗。并非不可能!”

    “朕的意思,以林格尔部反正为契机,军机处立刻研议可能的作战计划,待时机成熟之时实施!”

    “遵旨!”

    接着李纪泽站起,将去年和今年,大明和蒙古各部交手,尤其是和浩齐特左右旗、什克腾旗、林格尔部的简单情况进行介绍,又说现在在西山为徒的蒙古俘虏中,大约有一百人是属于这四旗的,而最早被俘虏的宝利德之子那日松,现在

    关押在京师一处秘密地方,实行软禁,每日学习汉话和大明礼仪,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比起最开始的抵触,那日松的心情和精神面貌,好像都愉悦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有那日松的存在,宝利德才会一直保持和大明的往来,并不断向大明输送草原上的消息。

    ……

    隆武帝却已经离开了,他交代任务,臣下去执行,最后的做战计划做出来之后,由他最终敲定,这中间,他会时时参与,但却不会参与太多---天下这么大,不止有蒙古,他要操劳的事情有很多。他相信他选出来的军机大臣和整个军机处,一定能拟出一个能恰当实施的作战计划。

    ……

    “陛下,建虏送来了一封伪国书。使者现在被扣在宁远,范志完请旨询问如何处置?”

    离开武英殿,回到乾清宫不久,内阁首辅蒋德璟就急急出现在乾清宫,并将建虏的伪国书呈上。

    看完国书,朱慈烺慢慢放下,嘴角冷笑,心说连续两次大败,多尔衮的口气居然还是这么狂,还故意揭开松锦之战血淋淋的伤疤,讽刺他在通州闭城不出为一介懦夫,不配为大明皇帝,不过就是欺他年少,以为他年轻气盛,想要激怒于他,惹他现在就出兵宁远罢了。

    不过朱慈烺才不会上当呢,除非是准备完毕,兵精粮足,道路通便,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再犯萨尔浒和松锦之战那种劳师远征、后勤不济的错误的,即便要打,大明的第一选择,也不会是锦州。

    “先生以为如何?”朱慈烺问。

    “色厉内荏,狂犬哮天,不必理会。”蒋德璟道。

    多尔衮的用意瞒不过朱慈烺,自然也被蒋德璟看破。

    “来而不往非礼也。回信吧,告诉多尔衮,朕已经视他为冢中枯骨,交还我大明所有土地,滚进原始森林,朕或可饶他和他的亲儿子小福临一命,不然就洗干净脖子,乖乖等朕去取他首级吧。”朱慈烺道。

    蒋德璟拱手:“遵旨。”

    大明皇帝可不是蛮夷酋长,说什么话,用什么遣词造句,都是有规矩的,即便是面对敌人,也不能破口大骂,要始终保持皇帝的威仪和形象。这不止是大明朝,历代中原王朝都是这么做的,每朝每代的太子,平日是学习最多、被教导最多的,就是如何保持皇帝的威仪,不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失态,不然臣下会失望的。

    但隆武帝刚才所说,却是超过了大明皇帝的语言词典,更讽刺多尔衮给黄太吉戴了绿帽子,非是“君言”。如果是以前,蒋德璟一定会发愣,暗想,詹事府历任詹事,那么多的左右竖子,还有宫中的日讲月讲,那么多的老师,究竟是怎么传授的?怎么会让陛下说出如此不羁的话?

    但现在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知道,今上的言语虽然常常有人让人听不懂的天外之音,甚至是有一点的离经叛道,但心忧天下,聪睿果决,大方向抓的极准,意志更是坚定,他身为首辅,如果在这些小事上纠缠,反倒是为陛下看不起了。

    国书之事完毕,蒋德璟又道:“陛下,遵你的旨意,隆武通宝和隆武银钱的样钱,都已经做出来了。如果陛下满意,就可以通知宝源局大批铸制了。”

    “哦,快拿给朕看!”朱慈烺兴致勃勃。

    蒋德璟将两枚钱币----一枚铜钱一枚银币,呈了上来。

    新君造新钱,那是历来的传统,亘古不变,但不同的是,咱们眼前这一位的新君,不但是造铜钱,而且也命令工部造了银币。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内阁,工部,铸钱的宝源局都先后上疏,向隆武帝说明,银币不需要铸造的原因,说什么,银子价值重大,很多百姓一生都用不到一次银子,更多的是以物换物,铸造也是浪费,又说古往今来,历朝历代,都是铸造铜钱,没有听说过有哪朝铸造银币的?关键不在于铸造技术,而在于大明天下各处,几乎没有银矿,现在市面上流通的银子,大部分都是海外贸易换来的,一旦贸易出现了问题,没有了银子输入,朝廷拿什么铸造?

    总之,各种理由。

    反对者众多。

    蒋德璟也明言,朝廷不铸银币,只规定一两银子兑换铜钱的比例,对朝廷财政是有益的。

    但朱慈烺不管,他坚决要求隆武新朝在铜钱之时,再铸造银币,要将过去五两、十两一锭,甚至是五十两一锭,流通极其不便,只能方便地主老财们藏在地窖里的大银锭子,改成一个一两的小银币。

    为什么要这样做?

    具体原因,朱慈烺向内阁和朝中众臣说的清楚。

    大明朝廷的钱粮,一直都十分困窘,除了天灾人祸之外,银钱私铸也是原因之一。

    此时此刻,即便是他这个新君继位,民间铸造私钱的活动,也依然十分猖獗,私钱更是泛滥,虽然《大明律》明文规定,盗铸乃是死罪,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实务管理,白银的流通已经是完全失控,朝廷根本无法控制,这也是明末之时,朝廷府库空空,没有银两,但很多富商巨贾的地窖里,却银锭成山的原因之一。

    私人在铸造银锭时,为了牟取暴利,将银子熔掉后,会在银水里掺入其他廉价金属,铅或是锡,铸成银锭以后,外表看不出来,但一掂分量,则比纯银要轻一些。比如一锭五十两的银锭,里面可能只用了四十八两足银,但仍可当五十两银子用,这二两的差额就是私铸者的利润。

    这也是为什么在说到银子时,有人会特别强调平库银,因为平库银乃是朝廷铸造,是官银,中间不会掺假。

    铜钱也一样,民间私造铜钱,也掺杂很多的其他廉价金属。

    朝廷无法管控私铸银锭和铜钱的行为,对其流通,更是无法堵截,最后只能是默认。结果就导致私铸者的胆量越来越大,杂质也越掺越多,造成市场极度乱,同时也给朝廷的财政造成了相当的损失。

    比如缴纳赋税时,有人故意把私铸银锭砸碎,冒充官银上交,朝廷每年收上的碎银子都要重铸成五十两一锭,然后才能入库,而这一铸,不是白银的成分就被剔除掉了,相当于是赋税缩水了一块。

    这些弊病,朝臣并非不知,崇祯帝的首任户部尚书毕自严,就曾经大力整段,也曾经有一定功效,但人亡政息,随着毕自严的去职,一切就都又恢复原状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延续了百年。

    朱慈烺身为穿越者,不可能纵容这种银钱乱象再继续,更不能容忍民间私铸银钱,对一个经过现在社会的穿越者来说,民间私自造钱,根本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铸币权,或是货币发行权,只能归国家所有,如果一个国家丧失了铸币权,那也就离国家破产、政权倒台不远了。

    私自造钱,非严厉打击不可。

    这是朱慈烺近期交给内阁的第一要务。

    ---从今以后,不论是官是民,只要是私自造钱,指使者和参与者一律处死,家产充公,其家人全部流放,知情不报者,亦是重罪。

    ---感谢“吻之印大鹏”的打赏,谢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