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七章 大乱(下)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场火并看起来不可避免,董一奎身后都是边军,入浙两年多了,除了弟弟董一奎,他陆陆续续从边军调来不少人手,虽然西北以卫所兵为主,不能远调,但以亲兵的名义却是可以的。

    如今董一奎身为浙江总兵官,麾下直属就有两个参将,六个游击将军,这次急赴镇海,全军上下近六千大军,而且已经传出军令,调驻守杭州府西侧的浙西参将汤克宽、驻守嘉兴府的游击将军岳浦河。

    没办法,董一奎也知道,光是宁波府,就有杨文、张三两个钱家护卫头目出身的游击,再加上驻守台州府的游击侯继高,温金台参将张元勋,台州指挥使葛浩……不多调些人手过来,董一奎实在没什么底气。

    这还是戚继美被调驻处州的前提下。

    董一奎低声问:“子民兄,杨文、张一山两人均是钱家家奴出身……”

    这是董一奎在问……要不要一起收拾了?

    现在动手,别说洪厚了,就是杨文、张一山两人也能一股而下,后面就方便多了。

    看王本固脸上神情莫测,胡应嘉心里哆嗦了下,凑近几步低声道:“子民兄,朝中尚未定论……”

    王本固冷笑道:“三日之前,弹劾靖海伯复叛的奏折已抵京城。”

    胡应嘉脸色大变,你丫的都已经弹劾汪直复叛了?

    “若此次和汪直谈妥,自然是罪名归属谭七指。”王本固轻描淡写道:“现在也好说……汪直复叛,得钱家护卫相助逃窜出海,为祸海疆……”

    “钱家护卫在东南名望极高,号称精锐甲于东南。”胡应嘉拼命的转着脑子,“董总兵有信心?”

    王本固奇怪的偏头看了眼,“克柔到底想说什么?”

    “其一,不论洪厚,若搜捕杨文、张一山,那侯继高、张元勋、葛浩……还有戚继美。”胡应嘉轻声道:“现在汪直真的可能起事,而这些将领都曾击倭有功。”

    王本固不由点点头,董一奎毕竟是边军将领,在东南打仗未必吃得开,至少海战他肯定不擅长,如若要剿倭,那些在东南土生土长的将领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杨文、张一山下狱……

    胡应嘉松了口气,继续说:“其二,先将汪直复叛的事敲死,随园的事不急……”

    这句话王本固一听就懂,汪直和钱渊关系太深,只要敲死汪直复叛,钱渊不死也要脱层皮,随园更是要倒了大霉。

    王本固犹豫了下,“那也得动手。”

    王本固当然清楚,对方是绝对不肯交出洪厚的,但这个人必须握在手中,否则日后想把事扯到钱渊身上,难度就稍微大了点……毕竟那厮简在帝心。

    “子民兄说的也是。”胡应嘉笑着微微点头,突然上前两步,笑容可掬道:“杨文,张一山,你二人乃浙江指挥都司麾下游击,对浙江总兵拔刀相向,以下犯上,念尔等击倭杀贼有功,暂不与你二人计较。”

    “文和,开阳公,今日之事,实在令人瞠目,但当年钱展才择镇海县设市通商,置诸多条例,记得其中有一条……”

    “城内纷乱,当即刻紧闭城门,洪厚此人却阻拦兵丁关门……当搜捕下狱论罪,不知胡某可有记错?”

    后面的王本固轻轻一笑,扬声道:“其罪在洪厚一人。”

    “子民兄这真是气量宽宏。”胡应嘉笑得更甜了,“这样好吧,洪厚下府衙狱……其实靖海伯未必真的复叛,董总兵率大军而来,也只是备倭而已。”

    对面沉默以对,无论如何,钱家护卫一分为二,洪厚是钱家护卫在东南的首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交出去?

    胡应嘉长叹一声,“钱家护卫精锐甲于东南,此赞誉是诸位勇士在战场上杀出的威名,沙场百战得归,难道今日死于同僚之手?”

    “胡某实在诚为可叹。”

    后面的董一奎先举手示意身后亲兵准备进击,又低声说:“子民兄,胡知府真是好口才啊。”

    王本固没吭声,心想胡应嘉这两年也真是历练出来了,有理有据,听起来甚至是在为对方考虑……

    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本固的想法没错,对面四个人,孙铤、郑若曾都知情,而张三……钱渊和胡应嘉之间信件往来就是他负责的。

    这时候,阵列中的洪厚归刀入鞘,阴着脸将长刀扔给部下,解下背上鸟铳,空着手大步出列。

    “老洪!”

    杨文低喝一声伸手要拉,一旁的张三手肘撞了过去。

    “老洪放心,有少爷在,出不了事。”张三扬声道:“洪厚,松江府上海县人,于嘉靖三十五年入军,诸战斩倭寇首级逾半百,后随军南下闽赣,统领火器,升任把总……”

    “府衙大狱……若洪厚在狱中,哪怕少了一根毫毛……”

    “王子民、胡克柔、董一奎、董一元……”

    张三咬着牙厉声道:“那就不要怪我不讲规矩了!”

    “王子民,你是顺德府人,太远,不过你入浙几个月,已经纳了两名小妾。”

    “胡克柔,淮阴倒是不远,你自己掂量……”

    “好了。”郑若曾打断张三的狠话,“诸位自己思量吧,已然夜深,送客。”

    胡应嘉眯着眼转头就走,出了府才低声道:“钱家护卫对钱展才颇为忠心,洪厚身为把总,也要离军重归钱家门下……先不要用刑,等京中消息。”

    王本固点点头,“就丢在狱中不理会,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汪直。”

    赶上来的董一奎笑着说:“今日多谢胡知府了,钱家护卫的确精锐,真的火并……只怕儿郎死伤不少。”

    胡应嘉勉强笑道:“胡某也是有私心的。”

    “嗯?”

    “若是子民兄能迅速平倭,或能再开商路。”胡应嘉对王本固笑着说:“只要商路通畅,说不定还能补些税银,若是县内火并,只怕短期内通商事无望。”

    王本固知道胡应嘉只是随口应付,也不在乎,只捋须微笑,他只在乎胡应嘉这句话的言外之意。

    理论上,若是汪直复叛,倭患再起,能统率诸军的人选,浙江省内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浙江巡抚侯汝谅,名义上浙江巡抚是有兵权的,另一个就是奉天巡按的王本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