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六章 大乱(中)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已是深夜,钱宅前院依旧灯火通明,茅坤、沈明臣还没回来,只有郑若曾、孙铤二人坐定,洪厚站在一旁。

    “密信八日后应该能入京。”洪厚小声说:“要不我去一趟?”

    “算了。”孙铤没好气的哼了声,他已经从郑若曾那知晓内情,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一方面在于汪直,另一方面就在于洪厚。

    “早知道会闹成这样,还不如关了城门将靖海伯留下来。”孙铤挥手让洪厚出去,才低声问:“开阳公,可不能开玩笑……”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郑若曾斜眼瞥着孙铤,“展才在信中也有暗示,只是你没看出来而已。”

    孙铤也是无语了,这几个月自己在干什么,“展才这笼络手段……胡克柔是华亭心腹,和随园可是泾渭分明的。”

    郑若曾继续分析道:“谭七指入寇台州府太平县……已经让护卫赶去查探了,就算确有其事,估摸也只是小打小闹,如果真的攻城略地,张元勋、葛浩那边不会一点消息都过不来。”

    “适才和胡克柔见了面,王子民已经言明,原本是想以谭七指之事要挟,逼迫五峰投入华亭门下……”

    “王子民倒是看得准。”孙铤阴着脸,“靖海伯复叛……当年展才亲上沥港招抚汪直,又因红薯、巨木、封爵事……已经扯不开了。”

    “一旦确认靖海伯复叛,展才必遭弹劾,通商事罢,商路断绝,就算陛下不降罪,随园也根基全无。”

    郑若曾叹了口气,“所以,老夫传话,让靖海伯去舟山避避,没想到闹成这副模样,老夫罪莫大焉。”

    “要不是董一元那厮持刀追击,也不会闹成这样。”孙铤捂着脑袋一副头疼模样,“怎么办?”

    已经想了很久了,连晚饭都没胃口,但郑若曾和孙铤除了让护卫北上入京通信,南下查验谭七指事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候,外间有杂乱的急促脚步声,孙铤皱眉转头看去,出现在门口的是满头大汗的张三,身后是目光闪烁的杨文。

    “靖海伯复叛?”

    “今日之前,绝无此事,但今日之后……”郑若曾干巴巴的说:“多少人亲眼目睹汪直抢夺商船,逃窜出海。”

    “都逃出去了?”

    孙铤细细打量神情紧张的张三,缓缓道:“没听说什么人落在府衙那边手里……汪直、毛海峰、王一枝、徐碧溪还有汪直几个账房幕僚都跑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张三大大松了口气,随手扯起衣衫用力抹着脸上层出不穷的汗珠。

    得护卫通报,张三夜间冒险趋马从定海后所狂奔而来……真怕钱锐一命呜呼或者被搜捕下狱。

    郑若曾大致说了一遍,“王本固定然上书弹劾靖海伯复叛,驿站和码头已经布置过了,但没发现什么踪迹。”

    “上一次王子民密信、奏折都被拦了……这次肯定会谨慎的多。”孙铤摇头道:“而且如若靖海伯这次被逼的……这奏折咱们如何能拦……所以,关键在于,靖海伯会不会就此离心。”

    郑若曾补充道:“还有,谭七指是不是真的入寇太平县。”

    “假的。”一直沉默的杨文突然说:“谭七指绝对不会入寇台州。”

    孙铤哼了声,“这种事你能作保?”

    “能。”

    孙铤愣住了,“谭七指此人曾是徐海旧部,你也敢作保?”

    “敢。”

    郑若曾眉头一挑,杨文是钱渊留在东南最重要的人物之一,钱家护卫头领出身,钱渊对其极为信任,而杨文为人沉稳,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等话。

    和平倭之后才南下的孙铤不同,郑若曾早年入幕胡宗宪幕府,很清楚钱渊在徐海身边埋有眼线……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谭七指了。

    郑若曾心思急转,如果如杨文所说,谭七指绝无可能入寇,那这一切应该是王本固折腾出来的……

    到底太平县出了什么事?

    王本固应该不是来逼着靖海伯起事的,否则不会亲自来镇海县。

    但如今事已至此……如何破局?

    如何破局?

    侧厅内寂静无声,郑若曾皱眉苦思,突然外间传来一阵嘈杂声,随着洪厚的高声呼和,数十人回应,有兵刃相撞的声响传来。

    杨文、张三脸色大变,抓起随身携带的长刀奔出,大门处密密麻麻的兵丁分出一条路,露出了身着软甲的浙江总兵官董一奎和浙江巡按王本固、绍兴知府胡应嘉。

    几个月前,受到孙铤、郑若曾那样的戏耍羞辱,王本固阴测测一笑,轻描淡写道:“靖海伯复叛,得钱家护卫相助,逃窜出海,此事不可不追究。”

    “狗屁!”孙铤毫不示弱,“浙江巡按王本固,嫉贤妒能,为一己私仇使东南大乱,商路断绝,必遗臭万年!”

    “董一奎,你想好了,东南大乱,别说随园,就是陛下、高新郑也绕不了你!”

    “你以为徐华亭能护得住你?!”

    “大同董家,也是西北将门,难道在你董一奎手里断了根?!”

    “若倭患再起,王子民说不定能博个平倭之功,你胡克柔可只是绍兴知府,商路断绝,必然……”

    “好了!”郑若曾厉喝一声打断孙铤滔滔不绝的话,他上前行了一礼,“王御史、胡知府、董总兵,事尚未至此,何以……”

    胡应嘉长叹一声,“适才已接到消息,汪直逃窜至舟山,董总兵率军赶至镇海备倭,不得不……”

    “克柔无需再多说了。”王本固嗤笑道:“里应外合,也未必是汪直。”

    郑若曾不再说了,径直后退,一直退到护卫中去……现在局势已经很清楚了,洪厚力阻兵丁关闭城门,以至汪直窜至舟山,隐隐引发东南危局,王本固这是要扣下洪厚,以此将事攀到钱渊身上。

    董一奎上前两步,眯着眼盯着杨文、张三,“两位既入军,那就不是钱家的家奴……”

    杨文、张三的反应非常直接,同时拔刀在手,身后数十护卫平举盾牌、狼牙筅、长枪,几只鸟铳的枪口已经对准董一奎。

    王本固咬着牙看着这一幕,你孙铤、胡应嘉商量事,不去县衙跑到钱宅来作甚,杨文、张三两个都是游击将军,居然不回驻地,私自离营!

    董一奎冷着脸往后退,身边的亲兵举着盾牌护住,后面的兵丁源源不断的涌入,隐隐成半包围之势。

    孙铤和郑若曾都心里有数,绝不能将洪厚交出去,否则屁股就擦不干净了,更何况王本固本来准备将黑锅砸在汪直头上,现在还想接着砸在钱渊头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