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八十章 膝盖中箭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殿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缓步出列的青年官员身上。

    虽然钱渊只在詹事府任职,手中明面上没有一丝权柄,但大部分人都心里有数,这位的隐藏实力和对朝局的影响力在朝中至少能名列前五。

    之前徐阶侃侃而谈的时候,隆庆帝还没反应过来,但等李默急吼吼的跳出来他也看出内情了。

    看向这位自己非常欣赏而且隐隐觉得臭味相投的臣子,隆庆帝笑着问:“展才觉得如何?”

    钱渊先行了一礼,看向李默,“石斋公,胡汝贞、唐思济诸人并无恶迹,何以论罪?”

    李默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适才说话的老话,“论迹亦论心。”

    攀附严党,那就是有罪,胡宗宪攀附严嵩身居高位,唐汝楫攀附严嵩官至右谕德兼太仆寺少卿,诸如此类有相当一批官员,只是亲近严党便遭到清洗。

    钱渊隆重拜倒,言辞真切,“陛下,臣有罪,曾收严分宜贿赂。”

    大殿内更安静了,隆庆帝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的重复了一遍,“收分宜贿赂?”

    “一方名贵砚台。”钱渊叹道:“还望陛下许臣致仕归乡。”

    一旁的李默听得莫名其妙,你钱展才在朝中这两年好不得意,西苑当夜主持大局,扶陛下登基,大好前程……就为了跟我顶牛,就要请辞?

    没你这么搞事的?!

    而另一旁对钱渊知之甚深的徐阶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自己这位孙女婿向来是个能埋伏笔的货色,不会无头无脑说这等话。

    大殿内对钱渊知之甚深的还有一位,张居正在心里琢磨了下,视线落在了嘴角挂着冷笑的徐渭身上。

    “一方砚台,就被逼的请辞,难道要效仿洪武十二年之事?”徐渭大步向前,高声道:“臣请陛下勿起大狱。”

    洪武十二年,胡惟庸案发,被牵连下狱论死超过三万人。

    “文长所言太过了。”刑部侍郎郭朴皱眉道:“展才一时激愤,何以言大狱?”

    徐渭斜眼瞥着郭朴,眼角余光扫着郭朴身侧不远处的刑部尚书冯天驭,“收一方砚台都被逼请辞,若有人厚颜请严分宜撰写墓志碑文呢?”

    “竟有此事?”钱渊大惊失色回头问:“何人胆敢如此无耻!”

    李默已经听懂了,人家出列还真不是找自己麻烦,目标还是徐阶。

    而徐阶看着装模作样的钱渊,心里有说不出的腻味,娘的,这小王八犊子真是无孔不入。

    徐渭扬声道:“嘉靖三十年,严分宜权倾朝野,其人时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因母病逝而丁忧,临行前先贿东楼,后厚颜相求,严分宜提笔为其母写墓志碑文。”

    大殿内先是安静片刻,然后议论声不绝于耳,再过了会儿,无数道视线落在了面色发黑的刑部尚书冯天驭的脸上。

    悄悄退回去的李默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是习惯成自然,差点被徐阶当枪使,而钱渊和徐渭的一唱一和,又将矛头对准了徐阶。

    人家胡宗宪说到底,攀附严嵩是为了建功立业,贿赂严世蕃……好吧,这一条今天已经被徐渭挖了根,但你冯天驭……总不能立即派人回老家,把亡母的墓碑给砸了吧?

    说真凭实据,还是你冯天驭更真一点。

    上面的隆庆帝听陈洪小声解释了几句,忍不住抿嘴偷笑,谁能想得到钱渊一竿子戳到冯天驭身上了。

    要知道,如今还被视为徐阶死党的官员中,李春芳、郭朴都是侍郎,只有刑部尚书冯天驭一个尚书。

    冯天驭很难入阁,但却是被视为徐阶党羽中的核心人物。

    钱渊也已经悄悄回到原位上,还和张居正挤眉弄眼,小声说:“还好,还好……”

    张居正无言以对,之前清洗了那么多严嵩党羽,攀附严嵩的官员,但没人以此指责冯天驭……毕竟他起复后就投入徐阶门下了。

    徐阶的嫁祸江东,想一把火将李默带进去一并烧了胡宗宪……结果钱渊张嘴吹了股西北风,这把火不偏不倚的烧在徐阶最重视的刑部尚书冯天驭身上。

    徐渭这下子得意了,唾沫横飞的说得欧阳一敬、邹应龙、林润等人回不了嘴。

    “适才谁指责胡宗宪厚颜无耻不肯请辞?”

    “胡宗宪的确厚颜!”

    “但如今朝中仍有厚颜者,还不速速弹劾?!”

    是厚着脸皮就当没听见还是出列请辞……冯天驭心里五味杂陈,不禁暗骂,我今天从头到尾都没吭声,居然……真是膝盖无辜中箭!

    “据说其女曾有意许配东楼为续弦。”冼烔突然又放了个大招,“厚颜至此……”

    冯天驭终于忍不住了,你们随园也太不要脸,都要祸及家人了!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归列的徐阶突然扬声道:“今日陛下召集群臣,共议江西巡抚胡宗宪事,其人于国有功,然德行稍亏,如何处置还请陛下示下。”

    这句话一出,徐渭、冼烔、欧阳一敬、林润等人纷纷归列,而站在前列的高拱突然回头看了眼又靠在柱子上的钱渊。

    钱渊递了个温和的笑脸过去,高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国有危难思良将。”隆庆帝叹息道:“胡汝贞其人,先后于东南、闽赣击倭剿贼,曾有人赞其灭倭首功,然其上位非为正途,令其致仕归乡。”

    “臣领令。”徐阶松了口气。

    这场南宫嘴仗就此落幕,胡宗宪得以全身而退,李默丢了个不大不小的脸,徐阶、高拱也满意于胡宗宪没有成为随园的助力,欧阳一敬、徐渭也展示了自身廷辨的能力和口才……倒霉的只有刑部尚书冯天驭。

    群臣渐渐散去,高拱踱步而来,“胡汝贞给了你多少好处?”

    “中玄公这话说得偏颇了。”钱渊笑眯眯的回道:“陛下有意放其一马……”

    “还不是你动的手脚!”高拱嗤笑道:“前日陛下召老夫入西苑……”

    钱渊笑着行了一礼,“还要谢过中玄公成人之美。”

    “无需相谢。”高拱哼了声,“胡汝贞虽德行有愧,却有任事之能,或他日起复……”

    “不会起复。”钱渊无礼的打断道。

    “嗯?”

    站在高高的石阶上,钱渊放眼望去,看见还在打嘴仗的胡应嘉和冼烔,笑道:“陛下不会起复胡汝贞。”

    看着钱渊离去的背影,高拱心里蒙上一层阴影,他觉得自己当年的猜测越来越接近事实。

    前日被召入西苑,隆庆帝隐隐提了几句,这也是高拱今日一言不发的原因。

    高拱之所以屡屡和随园起隙,无非就是怕钱渊影响了自己在隆庆帝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力,现在看来,高拱的担心已经成了事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