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七十四章陆宅(下)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果换成什么大唐双龙世界,钱渊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身具媚骨,八成是阴葵派的人!

    “呃……这个就不错,如果没有适合的……先送进去试试。”钱渊啧啧两声。

    “后院侍女而已。”陆炳犹豫了下,钱渊得今上宠信,私交颇深,理应不会乱说。

    盘算了下,陆炳决定再想想,出身陆府,如果能讨得陛下欢心自然是好事,但如果坏了事……

    两人在园子里转悠了一圈后入了正厅,分坐品茶,陆炳苦笑道:“陆某今年可没有明前龙井,慢待展才了。”

    钱渊哈哈一笑,虽然侯汝谅上任浙江巡抚,但杭州知府依旧送来今年的明前龙井,分量比去年还要稍多。

    “精品自然留着,普通茶叶才出海贩卖,南洋以及西洋番商对此并不精通。”钱渊随口道:“文孚兄且放心,钱某是个讲究情分的人,日后陆家无论落脚安陆或平湖,东南通商均有份额。”

    “不必了。”陆炳摇摇头,“此番散尽家财,安陆亦有田庄,子孙足以饱腹。”

    “文孚兄倒是好雅量,陆家那些姻亲却个个恶如凶狼……”

    陆炳哼了声,“手无兵权,安养百年,又贪恋财货,还不被贤弟玩弄于股掌之上?”

    陆家的姻亲中虽然有严嵩、徐阶、黄锦、吴鹏这样的文官、宦官,但大部分还是勋贵家族……成国公、安定伯、广宁伯、兴安伯、应城伯,都已经被钱渊拉上了海贸这条贼船。

    “还算讲规矩。”钱渊一点都不客气,“就是赵家不要脸了点。”

    陆炳苦笑着起身行礼致歉。

    钱渊指的是陆炳前些年扶正的妻子赵氏,其父嘉靖十七年进士,翰林侍读赵祖鹏。

    赵祖鹏的确有些不要脸,其幼女据说才貌双全,先是看中了当时简在帝心的徐渭,之后又看中了嘉靖三十八年殿试状元丁士美,两度逼嫁,徐渭破口大骂,丁士美一力坚拒。

    这还罢了,赵祖鹏是浙江人,知晓这些年浙江因海贸大兴,亲自南下去了镇海,公然打出女婿陆炳的名号招摇撞骗,弄得镇海乌烟瘴气,孙铤还来信京中,而唐顺之直接把人赶了出去。

    就为了这事,去年末陆炳和随园还有小小摩擦。

    等了整整一个时辰,陆炳才写完礼单,钱渊大略看了遍丢回去,“重写,白银、黄金均有零有整。”

    陆炳连连点头,有零有整显得真实点,这种细节……你也不早说,等我写完了才说!

    拿着重新誊写的礼单离去,陆炳还依依不舍的一直送到二门处,“此番多谢贤弟了。”

    听“贤弟”这个词听多了,钱渊有点哆嗦,这么多年来……上一个如此称呼自己的是张居正。

    “文孚兄,教你个乖。”钱渊回头又看了眼这座园子,笑道:“如若真得陛下欢心,将这栋园子送出去……”

    陆炳若有所思的看着钱渊离去,回身叫来长子陆经,低声询问了几句。

    片刻后,陆炳就得到了回复,他诧异的指着还在劳作的下人中,那位因力大被收入陆家门下的大汉,“便是此人之女?”

    陆经肯定的点点头。

    离开的钱渊怎么也想不到,有时候历史那般残酷,但有时候历史也那般有趣,这是巧合还是必然呢?

    原时空中,裕王长子、次子先后夭折,第一任王妃早逝,第二任王妃迟迟无生育,直到嘉靖四十年,裕王临幸了王妃身边的一名侍女,两年后,这位侍女生下了明神宗万历皇帝。

    而这一世,裕王长子并未夭折,王妃的身边少了个侍女……而这位侍女随其父投入陆家门下。

    巧合的是,这位女子遵循着历史轨迹将再次出现在隆庆帝身边。

    更巧合的是,钱渊随口提起,如若此女得陛下宠爱,可将这栋豪宅赠其家人。

    而原时空中,陆家修园,这位侍女的父亲李伟背负石土,后隆庆帝登基,陆炳遭到清算,等到明神宗年间,摇身一变为李太后的这位女子将这栋豪宅赐给了自己的父亲武清伯李伟。

    回到书房坐定,陆炳仔细筹谋,将女子送入西苑并不难,毕竟执掌锦衣卫数十年,又和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是姻亲,西苑里人脉关系多的是。

    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女人能不能得到陛下的宠信,陆炳思索良久还是下定决心两手准备,先送进去,同时密派心腹搜寻民间美女。

    “父亲。”陆经敲门进来,“那份礼单……”

    “买命钱。”陆炳简单直接的回道:“如若此次事成,你三人均辞官归乡。”

    陆经顶了个锦衣卫指挥佥事的虚衔,下面两个弟弟也顶了锦衣卫千户,陆炳知道自己这三个儿子才能平庸,反正是混不出头的,还不如老老实实过日子。

    正想着,陆炳突然改口道:“不回安陆,回平湖。”

    虽然陆炳生于安陆,但陆家祖籍嘉兴府平湖县。

    陆家因陆炳简在帝心而盛,也必然因嘉靖帝驾崩而衰,以后的路怎么走……陆炳有过长时间的思索。

    如果没有意外,陆家绝不可能再复制陆炳这条路,想再度兴起,只有两个选择,其一,科举入仕。

    不是开玩笑,军籍甚至锦衣卫军籍考进士在明朝中后期很正常,最典型的就是张居正,他就是军籍,还有胡宗宪,锦衣卫军籍,甚至随园里的冼烔、吴兑、陆一鹏都是军籍。

    陆炳在心里盘算了下,三个儿子是不中用的,想走这条路只能看第三代了。

    其二,海贸。

    虽然远在京城,但陆炳对东南海贸的兴起有着比寻常官员更深刻的认知,这股浪潮已经吞没了两浙、苏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福建、广东。

    如果后人不能科举入仕,依靠海贸,至少能做个富家翁。

    陆炳揉了揉眉心,想走海贸这条路,很可能无法绕过钱渊,这又是个人情。

    陆炳是个聪明人,猜得出送女入宫,是钱渊扔过来的黑锅,但也不得不承认,这还是一份人情。

    虽然这些年执掌锦衣卫的陆炳在嘉靖帝面前从无诋毁随园,甚至在陶大临下狱的关键时刻递送消息,但陆炳也知道,自己欠对方的人情还不完……这还没算上当年李默免于死在狱中一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