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八章 昼寝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万寿殿。

    嘉靖帝盘腿坐在蒲团上,身边的狮猫懒洋洋的趴在地上,不远处的黄锦恭恭敬敬侍立。

    一阵凉爽的风儿从门外吹来,嘉靖帝睁开眼缓缓道:“取丹来。”

    黄锦捧着漆盒而来,嘉靖帝取出一枚鹌鹑蛋大小的丹药,凝神看了片刻后才吞服下去,接过清水漱漱口……最近他总觉得口中腥臭不净。

    “皇爷,如何?”

    “还不错。”嘉靖帝露出笑容,手撑着地起身,“外面天气不错,怎么狮儿懒洋洋的。”

    “这两天皇爷闭关修道,狮儿寂寞了呗。”黄锦凑趣道:“下次皇爷闭关,让展才把小黑送来。”

    “那厮还不揪着你,别看才几个月,小黑现在连和狮儿放对的胆儿都没了。”嘉靖帝笑骂几句,转身踱向殿门口。

    黄锦看嘉靖帝脸色不错,笑着说:“都察院推浙江巡按御史,尚需陛下钦点,此外福建巡抚吴百朋上书,闽地倭患渐息,请择地试行通商。”

    嘉靖帝随处走动,“福建巡按何人?”

    “前任福建巡按卸任回都察院,尚无继者。”黄锦抱着狮猫跟在后面,“按浙江例,通商事以巡按为首。”

    “巡按为首……展才倒是敢为天下先,光这事儿他就能在都察院立稳脚跟。”嘉靖帝随口评点道:“不过他也没安好心,若选派他人,说不定要栽跟斗,都察院若推举福建巡按,八成是随园众人……随园中除了展才,还有在都察院的吧?”

    “有,同为嘉靖三十五年进士,华亭陆一鹏,陕西孙丕扬。”

    “这事儿你交代文长一句。”嘉靖帝吩咐道:“别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嘉靖帝是无所谓谁去巡按福建,主持通商的,但却不希望看到党争最终造成通商停滞,税银难收的局面。

    要知道这一年来,内承运库银两充盈,购的大量物资,才使得炼丹一直顺利,嘉靖帝很难容忍开通商,却没有税银入账。

    片片黄叶随着风儿飘落,嘉靖帝恍然道:“都入秋了!”

    “是啊,皇爷,立秋已然过了。”

    站在河边不远处,看着河岸两边堆满了厚厚的落叶,嘉靖帝久久伫立,良久后突然问道:“展才最近如何?”

    黄锦呃了声,“还是那样子……”

    “不是给户部授课吗?”

    “夜间授课,大都是从镇海那边调来的文员,事后充入户部为吏员。”黄锦艰难道:“至于展才……”

    “嗯?”

    黄锦仰头看看天色,“快正午了……也该起床了。”

    嘉靖帝气极反笑,“一身懒骨头!”

    “据文长说,其叔父钱铮也是如此评价。”

    嘉靖帝略一思索,抬手道:“叫上文孚,咱们去随园转转。”

    黄锦愣了下才应声,这是陛下自嘉靖三十五年元宵节之后第一次出西苑……而上一次去的也是随园侧门的钱家酒楼。

    ……

    “真够能睡的!”

    “还不去把人叫起来。”林燫皱眉看向梁生,他知道这人是钱家护卫的头领。

    “算了,算了。”裕王笑呵呵道:“每次来都扰了展才好梦,反正只是路过,吃顿午饭而已。”

    今天秋高气爽,裕王难得来了闲情雅致带着儿子出来转转,顺便带上了林燫和张四维,归途上路过随园进来转转。

    张四维仰头看看天,不禁暗自惊叹,这个时代不管什么官员,是好是坏,是忠是奸,睡到这时候还没起床的……可能唯独只有钱渊一人。

    裕王真不愧史书上“宽宏有余”的评价,乐呵呵的不以为意,带着儿子在随园里转来转去。

    三年前的随园只是初建,后来徐渭亲自拟定图纸,请了工部大匠,这座随园兼顾北方园林的阔大和南方园林的精巧,被誉为京中第一园林。

    “这么热的天吃什么火锅。”裕王一皱眉,片刻后在儿子的哀求下无奈道:“好好好,火锅就火锅。”

    转身正要吩咐梁生,裕王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而来,那是陆炳。

    “陆指挥使这是……”裕王迟疑问,他也知道半年前陆炳来过随园,亲手抓走了陶大临。

    “殿下,陛下到了。”陆炳低声道:“快去接驾。”

    裕王脸色有些复杂难言,对这位父皇,他有埋怨,有希翼……一年都见不到两次,心情不复杂都不可能。

    一行人将裕王拥在前头,向门外快步而去,一路上看到不少侍卫把守,嘉靖帝和黄锦正在照壁附近踱步。

    “不用惊动女眷,朕只是去随园看看。”嘉靖帝吩咐了句,视线落在裕王身边那个虎头虎脑的孩子身上。

    “儿臣拜见父皇。”

    “臣拜见陛下。”

    嘉靖帝示意黄锦让众人起身,后者在嘉靖帝耳边轻声讲述诸人身份,张四维、林燫在中进士后还是第一次面圣……呃,张四维其实是第一次,嘉靖三十二年殿试,嘉靖帝都没露面。

    “你倒是往这儿跑的勤。”嘉靖帝不冷不热的话让裕王一时语塞。

    虽然不常见面,但嘉靖帝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子,只低头往下看,四岁了都还没见过爷爷的小王爷好奇的打量着嘉靖帝。

    “这是你的长子……”

    “是。”裕王回过神来,牵着儿子往前几步,“还请父皇赐名。”

    嘉靖帝试探着伸出手抚摸着孩子的头顶,笑道:“倒是乖巧的很,名字……等朕回去好好想想。”

    裕王大喜,心想展才可真是福星,人没出来,只在他家里,就有如此际遇!

    的确运气不错,原时空中,嘉靖帝都升天了,裕王登基的时候,他儿子还没名字呢!

    一行人进了随园,嘉靖帝冷笑道:“真亏他有脸请了一个月的假,天天昼寝……不知廉耻!”

    “学生拜见陛下。”钱渊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

    “起床了?”

    “学生早就起了。”钱渊正色道:“何以敢昼寝。”

    裕王抬头看天,最近半个月来了三次,你每次都在睡觉……难不成我每次都是入夜才来的?

    林燫和张四维面无表情的看着钱渊,这厮脸皮真够厚的,你昼寝的恶名都传遍京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