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六章 白眼狼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打了小七?”

    “踢了她的丫鬟?”

    “为什么不早点说!”

    徐璠毫不客气的两巴掌加一记窝心脚将弟弟踹在地上,破口大骂,“难怪说祸在萧墙之内,原来是你!”

    “钱展才那厮早在多少年前就睚眦必报,你喝了口他的水,他都要让你吐血来还!”

    “你倒是还大大咧咧的,还真当自己是他长辈了?!”

    “有本事你去随园试试,看你能不能进门!”

    陆光祖侧过头去,忍不住心里吐槽不已,你自个儿倒是挺明白的,怎么之前还真当自己是钱展才长辈了呢?

    等徐阶回府,看到的是乱糟糟的一片,张氏用要吃人似的眼神死死盯着徐璠,后者在陆光祖的劝阻下还在那咆哮大骂,而次子徐瑛脸上两个明显的巴掌印。

    最近一段时间,徐阶心力交瘁,实在没心情管家事,但听到凑上来的陆光祖的低声禀报,忍不住瞳孔微缩。

    徐阶踱了两步,摇头道:不对。”

    “师相?”

    “时机不对。”徐阶再次摇头,“无关痛痒的小事而已。”

    一旁的徐璠脸色有点难堪,这对他自己来说可不是小事,他的前辈严世蕃同样没有功名,能够攀爬到工部侍郎,一是因为其父严嵩,二是因为能力。

    而这次重修永寿宫就是徐璠展示能力的机会……当年严世蕃也是因为重修东阁而入工部,而严世蕃入工部之前也是在尚宝司任职。

    “老爷……”

    “闭嘴!”徐阶低喝一声,视线落在徐瑛脸上,“惹是生非……老夫怎么就生了你们这两个逆子!”

    张氏脸色铁青,不过就是踹了侄女的丫鬟而已,这就成逆子了?

    徐璠同样脸色铁青,自己这次完全是无妄之灾,被连累的好不好……骂他就是了,非要把我带上?

    徐阶心里尽是失落,这些年来的政敌,数的出来的也就严嵩、李默,和徐家不合的也不多。

    李默几个儿子举业不畅,最高的也不过是举人,但都决意仕途,安居乡间。

    严嵩就不用说了,严世蕃虽横遭不测,但能力压朝堂如许年,能力是摆在那的。

    和徐家不合的……徐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年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钱铮,虽然无子,但其侄儿钱渊的分量,即使自己也很难动摇。

    而自家的……一群废物啊,徐阶黯然神伤,儿子都是废物,倒是一个女儿,一个孙女都名气不小。

    想到这,徐阶脸上的肌肉不禁动了动,孙女就不说了,就当是扔给狗的肉包子,而女儿……张居正这两个月上门的次数明显少多了。

    一群狼心狗肺的玩意儿!

    钱渊就不用说了,活脱脱的白眼狼……就是不知道张居正会不会步其后尘。

    陆光祖轻声道:“师相,不过些许小事,学生走一趟吧?”

    徐瑛脸上两个巴掌印,足够交代了吧?

    徐阶眼神闪烁不定,沉默片刻后道:“让叔大去。”

    ……

    随园。

    “狗屁不通!”钱渊一边批着作业,一边骂,“说了多少次了,借贷必相等,这种货色……做假账都不会做!”

    “你还真挺多才多艺的。”一旁的小七躺在床上,小脚翘的高高的,正在吃葡萄……山东那边冰镇着快船送来的,十斤起送,最后能吃的也不过一两成。

    “当年刚下海,囊中羞涩,不自己学,难道花钱请会计啊……一请就是两,会计出纳还不能同一个人。”钱渊不停的画叉,牢骚道:“其实户部那些官儿啊,学的都是些皮毛!”

    “怎么说?”

    “户部是朝廷财政中心,最重要的是做什么?”钱渊叹息道:“是政府预算,重大项目审核及决算……借贷记账法,不过是旁枝末节而已。”

    小七嘲讽了句,“你还真要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啊!”

    “也是。”钱渊点点头,“而且就算纠正也纠正不过来,比如修黄河,户部是没有资格审核的,那是工部的权力范围,户部只管出银子,而谁去主持……内阁加六部尚书一起合计推荐,可能他们没一个对修河有哪怕一点点的认知,推举出来的可能是个恰好有资历升任河道总督的官员……而不是去看对方的能力。”

    虽然没有在明面上参与到朝政中,只是在都察院冷眼旁观,钱渊也有着极度的沮丧和失落……想改变这个王朝的命运,基本是没希望了的。

    通商输入的税银、物资能有效的缓解明朝的窘迫,红薯、洋芋或许会在小冰河时代发挥作用,但这些就像借贷记账法之与户部一样,只是旁枝末节而已。

    这些无法挽救明朝衰落、灭亡的步伐……就如张居正曾经私下提过那样,红薯、洋芋看似是上天赐予的宝物,但实际上在推广后可能导致人口剧增,土地兼并愈烈。

    但通过开海禁来改变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命运,却还是有可能的,这是钱渊这段时日安静的源头,也定下了他的底线……东南不能乱。

    只要东南不乱,东西方交流的渠道没有被打断,始终处于公开的前提下,在自己这个穿越者的引导下,这个国家必将和原时空有着不同的命运。

    对于自己的决定,钱渊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但至少他能肯定,不会更坏,自己打开的并不是潘多拉的盒子,带来不是祸害、灾难和瘟疫……可能会有比原时空更血腥的战争,但也带来了希望和可能的光明。

    盯着正在跳动的烛火,钱渊怔怔出神,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不知道自己是否可能会看到可能的未来……那些变化,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需要几代人,甚至一个世纪。

    犹豫了会儿,钱渊铺开纸,拿起墨缓缓研磨,山里的作坊研制燧发枪已经一年多了,要不要加大投资,毕竟自己并不知道西方如今有没有燧发枪……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少爷,张翰林来访。”

    钱渊放下笔,回头笑着看向小七,“那活儿来了,我去问问,你那小叔被打成什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