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三章 破财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泽两只手不停的攥成拳头又松开,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毕竟对面都是女人,唯一的男人徐瑛身份不一般,自己动手不太合适。

    一肚子心事呢,钱渊看到对面这些人就心烦,扶着小七问了几句,转头看了眼徐瑛。

    徐瑛还想摆出长辈的模样,但人家钱渊压根就不理不睬,第二眼都没看,径直出去了。

    徐璨心里有点凉……居然都没看我一眼。

    只是一场小冲突而已,小七没什么闪失,对面又是一群女人,钱渊也懒得计较,只吩咐让护卫把徐瑛带来的徐府下人全都揍了一遍就算完事……就是周泽下手有点狠。

    把晴雯送去医馆查了下,没什么大碍,钱渊索性带着小七出去逛逛,黄昏时分找了家酒楼吃晚饭。

    “就这么算了?”

    “哎呦,那可是你叔叔呢。”私下钱渊嬉皮笑脸道:舀了碗鸽子汤,“来,尝尝,大补。”

    “补你个头!”小七拉着脸说:“最早你送水煮鱼去,就因为我多吃了几片,他居然嚎啕大哭……那次我被罚跪两个时辰。”

    “今儿冼烔、陆一鹏、林烃那几个愣头青不在,总不能我亲自上手吧?”钱渊夹了筷辣椒炒肉,“这味道都不比随园小厨房差了。”

    “晴雯疼成那样!”小七横眉竖眼拍着桌子喝道:“你别只在外面横……”

    钱渊哭笑不得,“这叫什么话,难道让我在家里横……行行行,我来收拾他。”

    等吃完晚饭回了家,钱渊打着哈欠都上了床……今天一早被嘉靖帝拎到西苑去,睡眠时间严重不足,但小七精神不错,非拉着丈夫问东问西,到底怎么收拾那个小兔崽子。

    钱渊被逼不过,起身写了封信,让人送出去,才说:“看着吧,要不了几天,包管他挨揍。”

    “让陆树德还是冼烔揍他?”小七好奇问:“咱家的事,也别连累他人……总把人当枪使,小心人家心里埋怨。”

    “没有没有。”钱渊上了床,拉过薄薄的丝被盖上,“到时候揍他的人……肯定让他心服口服。”

    小七嘀嘀咕咕牢骚了几句才躺下,心里打定主意,如果钱渊只是含糊以对,自己一定好好收拾收拾他……晴雯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比那位姑姑高的多。

    “噢噢,对了。”钱渊突然开口道:“今儿陛下在西苑呕吐不止……”

    “吃坏了肚子呗。”小七随口说:“腹泻……这个时代,哪里那么好查根由……你去弄套仪器做个血检,说不定我还能猜得到点。”

    “但是……”钱渊打了个哈欠,盯着天花板,“好像神智有点问题……看着我……叫着别人的名字。”

    “幻觉?”小七迟疑了下,“这个在古代倒是不多见,我想想……”

    还没等小七想起什么,就听见身边打呼噜声渐渐响起。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小七都睡不住起床了,钱渊被拖着起来吃了几口饭,懒散的回去又躺下,不知不觉中又睡过去……最后陈有年找上门了。

    “是是是,是我答应了。”钱渊揉着朦胧的睡眼,“昨儿陛下吩咐的……砺庵公也太心急了。”

    陈有年一脸的苦笑,方钝这犟老头是随园最不希望面对的那种人,偏偏方钝执掌户部近十年,是钱渊设市通商后打交道最多的那个人。

    在陈有年的陪伴下进入户部,钱渊不禁打了个冷战,周围官员看过来的眼神有点不对……像是看到了肥肉似的。

    在六部中,刑部、工部、户部的专业性较强,但只有户部设立十三……不,如今是十四清吏司,主管的郎中、员外郎都有不低的专业技能,如郎中放出去往往入一省布政司,他们或多或少都通过陈有年的宁波清吏司的记账法发现了这座宝藏。

    “钱龙泉终于来了。”

    “展才,好久不见,总算来了。”

    钱渊团团作揖,一一作答,都是熟人……他三年前返回京城,与户部这些中低层官员交好,就是为了日后设市通商一事。

    事实上,通过这些官员以人脉,钱渊从两京户部弄了不少人手去镇海帮忙。

    再后面,钱渊招抚汪直,设市通商,户部是京中唯一大力支持的衙门……为此户部左侍郎黄懋官都差点被揍了。

    “展才回都察院做甚,干脆来户部好了。”一个中年官员上前牢骚道:“这儿才是你大显身手的地方。”

    这句话一出,惹得周围一片响应,前些年,京中六部,最腥风血雨的是吏部,最复杂难言的是兵部,而最难的就是户部……对于能解朝中用度之窘的钱渊,户部官员不仅对钱渊,对随园都有极大的好感。

    当然了,这里面自然也有其他原因……粮米输送、运银北上,这种事总是有折损的,有折损那就有灰色收入,户部官员自然也是要分摊油水的。

    “对了,宁波清吏司这种记账法之前从未见过。”

    “也不太像是山西那边的。”

    “不是不像,压根就不是一个路子。”

    “总不能是展才你独创的吧?”

    啧啧,户部光是有司职的郎中、员外郎就有近三十人,是六部中最多的,看着这么多张热情洋溢的笑脸……钱渊都有了一种自己在随园之外人缘也很好的错觉。

    但是,下一刻,钱渊就将这种错觉从脑海中驱逐开……因为户部尚书方钝、左侍郎黄懋官来了,这两位还好说,但走在最后面的是面无表情的户部右侍郎赵贞吉。

    对人群中央的那位青年官员,赵贞吉内心深处有着极为复杂的观感。

    首先,这不是个好鸟……都骂自己类秦会之,能是什么好鸟?!

    其次,这厮手段了得……侯涛山一战,自己像个小丑一样被玩弄于股掌之上,以侯涛山震慑东南,诱朝中弹劾,最后放出后手,一举定局,这些手段让事后复盘的赵贞吉沉默了很久很久。

    最让赵贞吉觉得无力的是,侯涛山那些事……钱渊的目的在朝中,他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如此喧哗,成何体统?”方钝神色肃穆,转头四顾道:“还不回去?!”

    众人正要散去,钱渊扬声笑道:“已然快放衙了,一起去酒楼,边吃边聊吧?”

    黄懋官失笑道:“户部上下多少人……展才这可是要破财了!”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嘛。”钱渊作态道:“少司农这是责钱某往日吝啬?”

    黄懋官点点头,“红薯、洋芋味道不错,但如果连吃十天……”

    周围响起一阵笑声,黄懋官、陈有年、陆一鹏南下查验红薯趣事早就传遍户部。

    众意难违啊,方钝自身清廉如水,但也免不了吃吃喝喝,难道还要阻拦部下吃顿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