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二章 小冲突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万寿殿后殿。

    嘉靖帝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太医院院使正在把脉,仔细的观察脸色。

    好一会儿之后,院使悄然退出,拉着同僚开始商议……要立功大家一起立功,要背锅谁都别想着跑!

    “皇爷,可舒服了点?”黄锦端着热茶蹲在榻边。

    “只是适才胸口闷的慌而已。”嘉靖帝睁眼看黄锦一脸的鼻涕眼泪,勉强笑道:“哭甚么,还没到时候呢。”

    “皇爷福寿绵长……”黄锦嘴里唠唠叨叨,服侍嘉靖帝抿了两口茶,才小心翼翼的出去问问。

    嘉靖帝面无表情的靠在榻上,突然眼睛一眯,舌头一卷,将一颗落牙卷了出来。

    “皇爷,怎么……”进来的黄锦吃了一惊。

    “又不是掉的第一颗了。”嘉靖帝神情复杂,片刻后才问:“太医院怎么说?”

    “院使、院判合议,可能是食用不洁之物,当细查御膳房,又开了两副药。”黄锦轻声道:“皇爷,暂且停了金丹?”

    嘉靖帝思索片刻后点头道:“修道亦要本身强健,暂且停了,待身子好些再说……让蓝神仙那边别停了炼丹。”

    “对了,展才呢?”

    “还在殿外候着呢。”黄锦挤出一个笑脸,“适才急的跳脚,把徐翰林赶去叫太医,要让展才进来?”

    “算了吧。”嘉靖帝摇摇头,手撑着床榻一用力坐起来,伸出胳膊试着挥了挥,感觉没什么大问题。

    钱渊和徐渭一直在殿门口等到将近午时,既不敢随意离开,也不敢公然讨论,更不敢向太医询问详情,只能默默等候。

    一直到黄锦出来交代几句,两人这才得以脱身。

    “不知陛下如何……”徐渭脸上满是悲痛,他精读史书,很清楚史上从无修道炼丹而长寿的君王。

    钱渊脸上也满是悲痛,心里却在嘀咕,看模样嘉靖帝是不肯开海禁的……还是早死早超生拉倒。

    虽然嘉靖帝对钱渊、徐渭两人的宠信满朝皆知,但不同的是,徐渭秉持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传统观念,而钱渊……三观完全不同。

    “对了,砺庵公真的是打算传记账法?”

    “嗯。”徐渭点点头,“昨日我也在场,不过砺庵公只怕也有其他企图。”

    “这笔账可不能赖了!”钱渊幽幽道:“此例不可开!”

    钱渊很清楚地税国税的区别,就算在后世,税金的收入也是中央和地方发生矛盾的重点区域,直到九十年代地税、国税才分开,国家财政才得以充盈。

    闲聊了几句,徐渭还要在西苑轮值,想拉着钱渊去吃顿没滋没味的午饭……西苑里,徐渭就算得嘉靖帝宠信,也不过只是个小人物,平日里午饭待遇,啧啧,换成钱渊都进不了口。

    钱渊毫不犹豫的推辞了,并拿出今天要陪着小七去上香这个理由……小七难得出来放风,不到黄昏哪里肯回家。

    就在钱渊骑在马上还在琢磨今天嘉靖帝的突然呕吐的同时,广济寺的偏殿中正剑拔弩张。

    肚子还不算很明显的小七正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低声问着身边捂着肚子的晴雯,两三个丫鬟围在周围,一脸怒容的王氏紧张而愤怒的盯着对面的十几个人。

    对面坐着的是张居正的妻子徐璨,前不久查出身孕,今日是来还愿的,张居正没空,陪她来的是徐阶的次子徐瑛。

    三年前小七嫁入钱家之后第三日就随钱渊南下,三年后回京……一次都没回娘家,这还是这对姑侄出阁后的第一次见面。

    如果说三年前徐璨恨侄女抢亲,那这三年内,随着钱渊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在朝中传颂,她对小七的恨意越来越浓。

    张居正连连晋升,入詹事府,升国子监司业,任重修《兴都志》副总裁官,已然是朝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但在徐璨看来,这都是自己父亲赐予的,算不了什么。

    哪里比得上钱渊孤身南下,领军数度败倭,力挽狂澜,设市通商,干的好大事!

    说到底一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姑侄俩都有身孕,在广济寺偶然相逢,登时针尖对麦芒,火花四溅。

    呃,小七也不是挑事的人啊,只是看到陪着姑姑来的侍女也有身孕,随口提了句钱渊到现在连个通房都没有。

    几句话将徐璨气得脸色惨白,家里男人不敢纳妾说出去……的确不好听,但女人也心里有数,若不是敬重妻子,哪个男人会这么做?

    这点上,张居正已经将徐璨带去的丫鬟、侍女都祸害了个遍,甚至都透过口风,若徐璨这一胎还是女,就由徐府挑选一名良妾。

    穿越而来在徐府待了两三年,小七一直维系着小白兔的模样,但如今情况不同了……毕竟是在职场历练过的,随随便便几句话就怼的徐璨胸闷气短。

    但小七之前在徐府给下人留下的印象是……挺好欺负的,结果七八个丫鬟、侍女甚至两个婆子都有点嘴巴不干不净,两边登时吵了起来。

    今天出府护卫是周泽领队,但他还在寺外等着呢,倒是徐瑛进来……二话不说,一脚将晴雯给踹翻了。

    啧啧,实际在历史上,徐璠虽然废物,但要说到嚣张霸道,远远比不上他这位弟弟徐瑛。

    而且徐璠在钱渊手里吃了太多的亏,对朝中局势也算了解……而徐瑛啥都不懂,上来就是一顿猛干,要不是王氏在场,小七都要吃亏。

    “还是疼?”小七低声问晴雯,徐瑛不过十五岁,半大小子,出手没轻没重的,她真怕出事。

    “回吧。”王氏退后两步,低声说:“回头让展才做主就是,他们人多。”

    小七扶着额头都冒出冷汗的晴雯起身,那边倒是不依不饶,一个婆子厉声喝道:“谁让你们走的……夫人要是出什么事,有你们好果子吃!”

    “就是,相爷家独女……”

    话还没说完,钱渊手持马鞭笑吟吟的进来了,“相爷?”

    “谁是相爷?”

    “本朝太祖曾下旨,论相者皆斩。”

    “少湖公当年高中探花,华亭徐氏不是书香门第吗?”

    “怎么下人如此不知轻重?”

    “这位……也年纪不小了,可进学了?”

    一句又一句的刻薄话喷涌而出,虽然徐瑛年幼但也听得懂,人家是在骂自家是暴发户呢。

    和传承数百年,被誉为“东南众望,吴越福星”的钱氏相比,徐家的确是暴发户。

    徐瑛有点发怵,面前这位可不是个善茬,前不久大哥徐璠被打的都起不了身。

    瞄了眼晴雯,钱渊喝了声,手中的马鞭不轻不重的抽在进来的周泽身上。

    “没过门的媳妇被打成这样了,你是死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