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百九十一章 突变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管什么样的人,人生经历总是有起伏的,不可能一直在谷底,也不可能一直在谷峰。

    总的来说,中了进士之后,官员的履历虽然有起伏,但大致是往上的,一点点积累资历,一点点获取名声,最后在关键时刻奋起一跃。

    但钱渊不同,中进士前已然名扬天下,中进士后在诸股势力中盘旋,简在帝心,出入裕王府,又两度南下击倭,战功累累,设市通商,于国有功。

    压根就没有起伏,卯足了劲儿狂飙突进。

    从明初到现在,年方弱冠高中进士,又因文名或书法或博学而名扬天下的官员多了,但如钱渊这般立下大功的……独此一份。

    树大招风啊,三年后重返京城,仍是随园党魁,仍简在帝心,与裕王友善,手握东南通商事宜。

    所以,此番入京,随园虽然颇有动作……哎,那场斗殴还真不是钱渊主使的,冤啊!

    不过,从那之后,钱渊修身养性,绝对的修身养性,与人为善……只偶尔在裕王府挑衅下高拱,和张居正斗斗心眼,在都察院说说林润的坏话,去户部撞上赵贞吉毫不客气一顿羞辱。

    所以,钱铮、徐渭的说法都是错误的。

    钱渊是有意藏拙,并不是懒。

    当天晚上钱铮指责侄儿懒散,徐渭添油加醋,而钱渊反口相驳。

    但人和人是不同的。

    第二天,换了个人骂钱渊懒骨头的时候,他摆出一副恭听圣训的模样。

    “请了一个月的假?!”嘉靖帝笑骂道:“都传遍街头巷尾,成笑话了!”

    一旁的徐渭不动声色的添了句,“陛下,昨夜臣以此相责,展才言,诸事繁杂,无暇分身。”

    “我没说,你瞎说!”钱渊横了徐渭一眼,“陛下,徐文长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黄锦在边上凑趣。

    “昨夜随园搓麻,三赢一输,徐文长这是输不起啊!”钱渊鄙夷道:“昨夜他就说了要在陛下面前说学生的小话!”

    徐渭急眼了,“那是你们太过分!”

    “过分?”钱渊嘿嘿笑道:“愿赌服输!”

    嘉靖帝没好气的瞪了钱渊一眼,随口问:“黄伴,朝中官员聚赌,适何罪名?”

    黄锦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大明律》定罚薪一年,降职一级。”

    钱渊不禁打了个嗝,今天早上吃的有点饱,没办法,计划陪着小七上香,母亲吩咐早餐丰盛点,结果小七吃不下的……都是他的。

    不过《大明律》还有这罪名?

    黄锦不会是随口瞎扯的吧?

    要知道如今就算刑部官员定罪都不是以《大明律》为准绳,鬼都不会去钻研!

    “陛下,只是搓麻,不涉银钱。”钱渊赶紧解释道:“只是约定书画,风雅事,风雅事。”

    “以书画为赌注?”嘉靖帝好奇的转头看向徐渭。

    “是,以书画为赌注。”徐渭面无表情道:“所以他们联手作弊,臣欠下三百四十副画。”

    嘉靖帝无语了,这是输的多惨啊!

    “绝对没有作弊!”钱渊正色道:“文长兄,赢得起却输不起,连气度都输了啊。”

    徐渭冷笑道:“昨夜仅仅四圈,居然你们仨每人都至少三把清一色?!”

    “运气好罢了。”

    “连点卯不去,知不知道有多少御史、给事中上书弹劾?!”嘉靖帝打断道:“展才你入京也好几个月了,都做了些什么?”

    钱渊也是无语,那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着……还没到年底考核业绩呢!

    “学生,学生其实……”

    “日上三更才起床,中午还要午睡。”徐渭面无表情的说:“白日厮混,入夜开始搓麻,直至深更半夜。”

    “陛下有问你?!”钱渊怒视徐渭,“其实学生……学生在读史!”

    嘉靖帝摸了把今日被钱渊带来的小黑,“读何史?”

    “去年绍兴余姚有书局刊印《旧唐书》,学生以此与《新唐书》对应,颇为有趣。”钱渊侃侃而谈道:“唐时不禁海,《旧唐书》虽编撰粗疏,但详尽记载倭国、朝鲜、南洋诸国……”

    “好了,好了。”嘉靖帝也是无语,面前这货有事没事就提起海外事,恨不得立即开海禁。

    但嘉靖帝对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设市通商,解朝中用度不足,但也没必要解除海禁,惹出了麻烦也头痛。

    总的来说,嘉靖帝是个不喜欢麻烦,只喜欢自娱自乐的皇帝。

    “昨日户部觐见……”嘉靖帝努努嘴,懒得开口了。

    黄锦笑吟吟道:“方尚书让人带了口信,展才吝于赴户部……”

    “这事儿……”钱渊摆出一张苦脸,“陛下,学生也没办法,荆川公那边没法儿交代啊。”

    “为这事,登之兄被砺庵公骂得狗血喷头,但此事,户部亏理,如此处事不公,日后宁海怎么办?”

    “福建倭患渐息,如择地设市通商,如何与户部相处?”

    “说到底,砺庵公这是不讲理啊!”

    户部尚书方钝这老头太不要脸了,从前年开始,先是蓟门、宣府缺粮饷,之后辽东饥荒,再诸军入闽赣作战,大量的粮米、饷银都是由镇海负责的,现在居然想一笔勾销!

    唐顺之在宁波、绍兴、台州修建了那么多粮仓,现在一大半都是空的,现在想讨债,方钝居然不认账了。

    这下子把唐顺之气得不轻,几乎是一个月十份奏折的频率上书朝中,就差大骂户部不要逼脸了。

    内阁都是一群人精,就算李默也不肯沾手这个烫手山芋,直接丢给户部。

    方钝人老皮厚,说什么宣大蓟聊等地增大开支,闽赣粤等地军费开支,还有山东旱灾,黄河内涝,反正不给银子,只让陈有年去跟钱渊掰扯……钱渊当然是站在唐顺之这边的。

    就在七八天前,听说赵贞吉上任户部右侍郎主管此事,钱渊还去找过碴……

    钱渊还在那叫苦不迭,嘉靖帝瞄了眼徐渭,“文长,没跟展才提及?”

    徐渭的回答有点妙,“昨夜本想提及,但搓麻之后,再无心情。”

    黄锦噗嗤一笑,“展才,方尚书是听闻镇海另设记账法,想让你教教户部吏员。”

    钱渊捂着脸连连点头,没和徐渭互通消息……有好有坏,好处是对信息不敏感,坏处也是这个。

    “好好做,过段日子还有事交代你……”嘉靖帝起身正要说话,却眉头一皱,手捂胸口。

    “陛下!”

    “皇爷!”

    嘉靖帝摆手示意,面色有点难看,身子微微摇晃,突然张口,呕的一声狂吐出来。

    “太医,你去叫太医!”钱渊一个箭步上去扶住嘉靖帝,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

    嘉靖帝弯着腰,别扭的微微抬头,定睛看着钱渊,呢喃道:“公斤……”

    公斤?

    钱渊愣了会儿看了眼黄锦,后者面色灰败,双目含泪。

    等三四个太医狂奔而来,钱渊退了出去,琢磨了好一会儿“公斤”这个词。

    古代只有斤,哪里有公斤……应该是个谐音。

    钱渊心思急转,想到了一个人,夏言,字公瑾,都死了十多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