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57章 茄子  从斗罗开始签到诸天世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看二百五十七章)

    “什么意思?”大师有些迷惑的看着白发苍苍的老者。

    医生左顾右盼,忽然将目光停留在桌子上,这时上面摆着一个果盘,他伸出左手从桌上拿起一根香蕉,把右手握在上面,用力一掰。

    咔!

    应声而断。

    接着,他从眼镜上方望向大师,使了个眼色,道“能明白么?”

    “你是说?”大师和弗兰德瞪圆了眼珠子,一脸惊愕的看了看林小竹,又望向小舞。

    赵无极这时也明白了个大概,一脸郑重的问道:“什么症状?”

    “疲软肿大,表面青紫,外观像一个茄子。”医生解释。

    秦明紧皱着眉头,眼神凝重,抿着双唇忍住不笑,这些年他为人师表,觉得这种时候笑场有些不合时宜。

    赵无极追问,“还有救么?”

    医生点了点头,“刚刚我把它复位了,休息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不过······”

    “不过什么?”林小竹目光急切,此时他的心已经揪在一起,生怕医生说自己留下了什么可怕的后遗症。

    医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望向小舞,似有深意的说道:“一个月内不要亲热,三个月内即便亲热也不要有剧烈动作,当然像这次这么剧烈的,以后都不要有了。”

    “大爷,我都说了不是亲热。”林小竹叫道。

    “孩子,不用解释,我也年轻过。”老医生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一副十分理解的样子,“这次多亏你遇到了我,如果遇到没有经验的人,你的命根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秦明惊道:“难道老丈也是过来人?”

    医生摇了摇头,“我可没像他们这么疯狂过,几年前我遇到过一个小子,和这位少年的状况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那小子是自己弄的。”

    秦明闻言直咋舌,“那可下手够狠的。”

    这时,弗兰德、大师和赵无极也凑了过来,几个老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显然都是有经验的患者,还不时的向林小竹投来一种奇特的目光。

    听到他们的胡言乱语,林小竹差点背过气去。

    奥斯卡和戴沐白相视一眼,都露出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表情,而宁荣荣和朱竹清的脸色却显得有些难看。

    尤其是宁荣荣,她的情绪明显十分激动,一双雪白的小手扭在一起,手指几乎变成紫色。

    “奥,我明白了!”钢铁直男马红俊恍然大悟,一脸兴奋的跑到床边,怪笑道:“你们挑战什么高难度姿势了?”

    “挑战你妹。”林小竹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他整个人飞了出去,把房门撞出一个人形大洞。

    宁荣荣下定决心,想问个清楚,她咬了咬嘴唇,忽然上前一步,直接问道:“小竹,你和小舞干什么了?”

    “我们什么也没干啊。”

    “什么也没干这是怎么回事?”朱竹清语气冰冷。

    “我·····她····”林小竹支支吾吾,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小舞无缘无故掰我那里····

    小舞这时走了过来,怯生生的站在窗前,一双小手不停的摆弄着衣角,“我喝多了,小竹是在扶我进屋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

    说完还羞涩的瞟了林小竹一眼,脸上带着一种柔柔的笑意。

    玛德!

    臭兔子肯定是故意的!

    林小竹气冲冲的瞪了小舞一眼,他紧闭着嘴,不想争论什么,也不敢争论什么,他知道这种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会越抹越黑。

    看到小舞的神情,可能谁都不会相信林小竹是摔倒了才变成这样,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两人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意外。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唐三,以他对小舞的了解,在她表现出这种神情的时候,都是恶作剧整人的时候。

    小舞偷偷瞟了一眼唐三,发现他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不由得低下头,刻意躲开他的目光。

    如此一来,唐三更加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猜测一定是小舞搞了什么恶作剧,整了林小竹,但当事人都不说,唐三也自然不愿意揭发,激怒小舞。

    白发苍苍的老医生此时补了一刀,他摇头笑道:“这可不是摔伤。”

    话音刚落就感觉颈后一阵剧痛,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你这是做什么?”大师质问。

    林小竹受的伤,稍微一动就会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十分痛苦的仰回床上,才缓缓道:“老人家折腾了半宿,也累了,让他多休息休息。”

    “胡闹!”大师训斥了一句,就扶起老人,向外走去。

    奥斯卡念起魂咒,一口气给林小竹做了几根大香肠恢复伤情,接着就和弗兰德、赵无极等人都走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走出屋外,小舞脚步轻轻的走到床头前,笑眯眯的看着林小竹。

    “你要干什么?”林小竹有些后怕,双腿忍不住并在在一起。

    接着,他就眼睁睁的看到小舞的手,轻轻握住床头两侧的金属质地的圆柱,用力一掰,柔骨兔的力量十分阴柔,在柔力撼动之下,胳膊粗细的圆柱竟然被她生生掰弯,看的林小竹头皮一阵发麻。

    之前那一下如果小舞真的用尽全力,恐怕·····有些东西就不用再留着了。

    他不敢想!

    小舞对着林小竹甜甜一笑,柔声细语的说道:“小竹,下回再让我闻到你身上有什么怪味,它的下场就和这个一样。”

    说罢,她的小手一拧、一抖。

    咔嚓!

    金属圆柱竟被整根折断。

    小舞把手里那截圆柱扔在林小竹身前,转身扬长而去,留下林小竹一人一脸懵逼的坐在那里。

    良久,才嗫嚅道:“玛德,太欺负人了!”

    ·······

    天斗城拍卖场,尖塔之上。

    蝎女硕大的身躯站在天坑的边缘,她的身前摆放着一具尸体,正是当日和林小竹大战的李远雷。

    黑暗中的声音悠悠传来,“仇恨是最好的原动力,恨意会让他更加的强大。”

    “我明白了。”蝎女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