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56章 敬酒  从斗罗开始签到诸天世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拿着笔在本子上飞快的记着。

    好不容易抓到这种机会,林小竹几人全都毫不留情,片刻之间服务员就记录下十几道价格不菲的菜肴。

    在点完菜后,弗兰德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确认了一下菜品,感觉心在滴血。

    他讪讪的说道:“你们年龄还小,吃这么多大补的东西对身体不好,要不还是把这些换成青菜吧。”

    众人嘘声大起,讽刺起这位铁公鸡校长,最后弗兰德还是认输,咬了咬牙,让服务员照着菜单上菜,另外还要了两大桶上好的麦酒。

    秦明诧异道:“要这么多酒?”

    弗兰德笑了笑,“今天高兴,我觉得应该让他们都一起高兴高兴,但是谁都不许过量。”

    说完他望向大师,想征求他的意见。

    看到大师点头,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倒起酒来。

    林小竹八人先敬大师,感谢他的教导之恩,接着他们又一起敬弗兰德、赵无极,后来又敬了秦明,没过多久,老师和学员们就相互敬起酒来。

    他们不仅敬酒,还敞开心怀,聊起在学院的日子。

    酒这东西是越喝越快、越喝越控制不住,很快大家就忘了之前的约定,十分严谨的大师也开始大口喝了起来,甚至在后来大家还换上了很大的杯子。

    林小竹喝的很快,因为酒精的味道能让他想起柳二龙,想起不辞而别,想起那一晚的一切,他至今还是不明白柳二龙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也想不明白那封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宁荣荣喝的很猛,喝着喝着,两行晶莹的泪水就顺着她白嫩的面庞流淌而下。

    她回忆起来到学院前那种娇纵、跋扈的性格和如今的转变,想起和林小竹返回七宝琉璃宗度过的那段时光,那段短暂却美好的日子,她俏脸微红,一语不发的望向身旁的少年,不知为何,她觉得林小竹和过去不太一样了,似乎沉静了许多。

    “小竹你还好吧?”宁荣荣忍不住问道。

    林小竹点点头,有些敷衍的笑了笑,显然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宁荣荣的神情有些黯然,她默默的端起酒杯,仰起头,把满满一杯麦酒一饮而尽。

    “荣荣,不要喝的那么猛”唐三劝道,他性子沉稳,喝起酒来也是如此,始终不紧不慢的喝着。

    可他同时也注意到桌上有一个人喝的更猛,小舞从一开始就一个劲的猛灌,连一口菜都没吃过。

    唐三上前拍了拍小舞的肩膀,道:“别这么喝,一会该醉了。”

    “哥,我没事,今天不要管我!”小舞喝的小脸通红,有些不服气的反驳。

    听到她的话,唐三的嘴里有些苦涩,这段时间他发现和小舞渐行渐远,不再那么亲密,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无话不谈。

    和小舞认识这么多年,唐三对她很了解,早就看出她的心情非常不好,更知道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小舞都不会听的。

    唐三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桌子下面偷偷拍了拍林小竹,冲他使了个眼色。

    林小竹会心一笑,端起了酒杯,“小舞,敬你。”

    ????

    敬酒?

    这货脑回路有问题?

    唐三一脸懵逼,他有上去给林小竹一巴掌的冲动。

    小舞看林小竹起身敬酒,端起大杯一饮而尽,接着又回敬了一杯,两人你一来我一去的喝了起来。

    过了一会,朱竹清也走上前来,“小竹,我们喝一杯。”

    林小竹端起酒杯和她轻轻碰了碰,就喝了下去,朱竹清仰着脸向他微微一笑,转身回到座位上,那笑容像是一只被寒冰封住的雪莲骤然融化,美的动人心弦。

    林小竹怔怔的看着她的身影,扯了扯有些发热的耳垂,这时余光瞥到一旁的正望向自己的小舞,他急忙拎起酒桶把被子倒满。

    他刚把酒桶放下,宁荣荣的杯子就凑了过来,“小竹,我也敬你。”

    没等林小竹举杯,小舞却挡了上来,“荣荣,你想灌醉小竹么?我跟你喝。”说罢,她一口就喝光了杯中的麦酒。

    宁荣荣咬着下唇,看了看身旁有些懵的林小竹,这时小舞已经喝完,瞪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不好拒绝,有些无奈的喝了下去,可眼角的余光却仍看着身边的林小竹,像是在说,这杯酒我是和你喝的。

    接下来,又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敬酒,场面渐渐失控,第一个倒下的是马红俊,别看胖子的体型比较宽阔,可是酒量确实不怎么好,他倒在靠墙摆放的一排椅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无论别人怎么叫都不醒。

    第二个倒下的是奥斯卡,他和马红俊一样,都躺在那排椅子上,赵无极和秦明看到,直接把两人扶了起来,送到二楼的客房休息。

    此时的小舞也已经喝的酩酊大醉,搂着林小竹的胳膊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一会说起他们在诺丁学院相识的日子,一会又说起他了拼命在星斗大森林中救过自己,后来还说起她的妈妈,又质问起林小竹在天斗城做过什么。

    接着,朱竹清也跟着倒下了,还有唐三,剩下的几人虽然还没倒下却也都喝的大醉。

    当然,这不包括宁荣荣,她还非常清醒,凭她的酒量,就是自己喝完两大桶酒也不见得会倒下。

    她和林小竹接连喝了几杯,放下酒杯就发现一旁的朱竹清已经趴在桌上,宁荣荣把她扶了起来,道:“小竹,等我回来,我们继续。”

    说罢就搀扶着朱竹清向外走去,已经喝的头晕眼花的戴沐白也扶着唐三去客房休息。

    林小竹的酒量本就不好,只是仗着身体强壮,硬撑着和宁荣荣又喝了几杯,这时他发现身旁的小舞都是重影的,恍惚中还听到大师和弗兰德反复的说着柳二龙的名字,他觉得一定是自己醉了,产生了幻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