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48章 【秘 辛】  一个人的仙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山海域,擎天峰,问天宗,碧落台。

    这里是历代问天宗掌宗的静修之地,本宗弟子,无召不得入内。

    此刻,当代问天宗掌宗袁化罡正沿着碧落台后山洞穴的螺旋甬道不断往下深入。

    腰间悬佩着的拳头大小的萤石,从下方映照着袁化罡的面孔,显得阴森恐怖。事实上若光照角度合适,袁化罡的五官其实还是比较合乎审美的。

    天庭饱满,双眉如剑,鼻直口阔,脸形方正,再加上三绺如墨长须,更平添几分温文儒雅,尽显中年成熟男的魅力。只不过,能成为一宗之首,修为更是达到飞天之境,袁化罡显然不可能像表面那么年轻。

    事实上,袁化罡光是从灵境一转修炼到灵境极境飞天境,就花费了不下百年时间,他的具体年纪可想而知。

    袁化罡现在要去的地方是黄泉穴。上穷碧落下黄泉,碧落台在最顶,而黄泉穴自然就在地穴极深处。

    黄泉穴是问天宗立宗以后,用以惩罚犯错的弟子的所在,也就是通常说的面壁思过之处。

    问天宗鼎盛时期,三五不时就有被罚面壁的弟子下到黄泉穴思过,不过近千年来,这种情况很少见了。弟子都没几个了,还罚什么?

    由此观之,袁化罡的举动着实透着几份古怪。

    袁化罡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离地八百尺的黄泉穴。黄泉穴不像一般想象那样阴冷黑暗,正相反,这里红光灼亮,热气滚滚,空气中充满浓烈的硫磺味,普通人来到这里很快就会窒息,迅速奔赴黄泉。

    这里是一处地下熔岩区。

    袁化罡身体悬浮,从岩浆滚滚,四下飞溅的熔岩流上空一步步迈过,意态悠闲,如履平地。

    当他落下时,眼前出现一个利用流火岩浆的天然地势,结合法符而形成的巨大熔岩网法阵。

    滚滚熔浆被法阵之力约束,形成一条条粗如儿臂的熔浆链,纵横交错,织成一张巨网。这样完美结合地形,借地势之威的大型法阵,足以困住修仙者。

    而此刻,这大型熔岩网法阵内,只有一个囚徒。

    “怎么?又来看我何时死吗?”囚徒披头散发,遮住半面,肩膀宽阔,身量高大,踞坐于地,一副不羁之态。

    袁化罡飘然而落,负手立于法阵边缘,淡淡道:“你是修仙者,就算熬死我,也关不死你。我只是来看看你的境界……啧啧,数月不见,已经掉到紫丹境,这样看来,再有一年半载,你我的境界就持平了,再过上两三年,我就能取你性命。凤九歌,不要怨我,这是你自找的。”

    囚徒缓缓分开散发,露出一张沉毅的面孔,正是凤九歌!

    身为问天宗大弟子,却被问天宗掌宗囚禁,这是什么鬼操作?

    袁化罡似想到什么,摇头叹息:“若你一直待在上域,你会一直是我问天宗的骄傲,偏偏你要回来……唉!我是没想到,老三老四十几年里找遍诸域都找不到你的踪迹,那个新入门的老十,却一下就找到了……”

    凤九歌静静看着他,忽道:“好好的修真者不当,为何要变成鬼修?”

    袁化罡脸上肌肉抽搐一下,移开目光,看向东面那面巨大的石壁,那就是面壁思过的那面“壁”,良久,才喃喃道:“你不会明白,修仙无望的修真者,对力量的渴望。修仙者强在何处?一是丹炁,二是神魂之力。若你只是个小小灵修,当你看到有一种修炼法门,能在修真境即可炼神煅魂,虽无修仙之境,却有修仙之魂,你会怎么样?视若不见?还是不顾一切修炼?”

    凤九歌没有说话,目光同样也转到面壁石上——那里,有一行行发亮的古怪文字。

    这段文字何时出现的,已无可考,以凤九歌这段时间沉静下来思索,极有可能是上上任掌宗还是年轻弟子时外出试炼,被邪魂侵体,变成鬼修,于是结合本门独特心法,创造出一种炼魂之术。之后被罚面壁时,镌刻于此,由此成了问天宗劫难肇始。

    “你怎么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我的老师,前任掌宗选择了修炼。神功大成之后,以七转之境,击杀十余七、八转的同境对手,甚至连九转强者也不敌而逃。我只知道,你是修仙者,神魂强大,可以魂力震散修真者的魂魄,但我不过一个新晋飞天境修真者,却丝毫不惧你的魂力。我且问你,有如此神威的炼魂之术,你若是修真者,学是不学?”

    凤九歌沉默一会,冷然道:“我若知道学了这门邪功的后果,就是把门下所有灵修以下弟子魂魄吸去,造成我宗人才凋零,沦落千载,我、一、定、不、学!”

    “奇功总有代价,尤其是这样的逆天奇功。”袁化罡半是嫉妒半是讥讽道,“你是天纵之才,师门上下无比看重,无论犯什么错,都不会把你贬入黄泉穴思过,所以你才没有这个机会。罢了,事已至此,再翻这些旧账没什么意思。你好好待着,我三……不,一年后才来看你,希望到那时,你会让我刮目相看。”

    袁化罡刚转身,骇然发现,不知何时,身后出现一人,一个很年轻的人,他的样貌,似乎有几分眼熟。

    不过袁化罡已顾不得细思,一边凝聚真罡,一边喝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年轻人道:“当然是走进来的,有问题吗?”

    废话!问题大了!洞口已被玄铁巨石封闭,更布下重重禁制,莫说人,就算是只蚊子飞进来都会触动禁制,怎么可能进得来?

    年轻人笑了笑,望向凤九歌,道:“关于这个问题,大师兄可能会知道,你不妨问问他。”

    大师兄?!

    袁化罡懵了一下,凤九歌的眼睛却亮了。

    “小师弟,是你!你、你还活着?”

    小师弟?袁化罡更懵了,但懵归懵,该出手绝不迟疑,不管来者是谁,既然撞破这个秘密,就要有被灭口的觉悟。

    一道半透明白光从袁化罡掌中打出,被火红熔岩映照成鎏金之色,像一束太阳之光降落人间,眩目灿烂,令人心神为之所夺。

    年轻人却看都不看,任由鎏金光芒打在身上,如清风拂山岗,连衣服都没起皱,一步跨越空间,倏然出现在袁化罡面前,抬手一按袁化罡小腹,后者刹那间脸色灰败,萎顿于地。

    年轻人连眼皮子都不夹一下,从袁化罡身边走过,来到熔岩网法阵前,伸出手屈指一弹,儿臂粗的熔岩链无声消融,露出一个大洞。

    年轻人收回手,对凤九歌灿然一笑:“大师兄,别来无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