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43章 【入 魔】  一个人的仙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剑升空,光耀大地。

    无数人在仰望,更多人在膜拜,尚能稳稳站着的,寥寥无几。

    一个憾动神魂的意念传入所有人的脑海:“来吧,把你们的魂魄都交给我。”

    以智公为首的妖族、半妖,以及所有鬼族、鬼修,统统伏地,脸上带着殉道者的虔诚,一起诵念:“以吾之魂,重铸魔身。魔神重现,吾道长存。”

    在人族目瞪口呆中,放弃抵抗的妖鬼族,一具具奇形怪状的魂魄被无形力量拉扯出身体,尖啸着扑向仙剑。而失去魂魄的妖鬼,肉身转瞬腐朽,如沙尘簌簌落下,转眼就化为一抔尘土,混入黄沙中难以分辨。

    罗霄亲眼看到,桀骜的狮族泰猖,阴狠的鬼修白斯礼,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任由魂魄被抽离,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成泥,形神俱灭。

    这已经不能用臣服或虔诚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把自身当祭品,血飨魔灵。

    罗霄用力咽唾沫,喃喃道:“他们,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反抗……不是某个妖鬼,而是所有的……”

    狄砺锋长吐口气:“据说万年前三界大战时,魔神一声令下,万鬼狂奔,百妖赴命。即便前方是仙器神兵,依然前赴后继,死不旋踵……今日算是看到了。”

    凤九歌慨叹:“妖也好鬼也罢,都是魔创造出来的,天然就有压制操控之力,而魔念也极易入侵妖体与鬼魄,掌控其神智……难怪区区几个魔神,就能搅动人间。”

    两大至尊强者嘴里感叹,动作却丝毫不慢,意念轰入所有人族脑海:“魔灵气候已成,不可遏止,待其吸尽妖鬼魂魄,我等绝难幸免。趁现在,走!”

    如果狄砺锋与凤九歌之前没有连续动用丹炁神兵,且又与两大妖鬼强者激斗,损耗严重,这会还可以尝试着攻击魔灵。可惜,现在没有妖鬼来阻止他们了,然而他们也已丹炁耗尽,望魔兴叹了。

    罗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魔灵是灵魂状态,不知道仙镜能不能收?”

    虽然是这么想,但罗霄最终也没拿出仙镜,一是他完全没把握,毕竟当年十大仙器的镇魂仙镜就是被魔神击裂镜面,遗失人间。现在魔神有灵无躯,极为虚弱,而仙镜同样也失去仙力,虽经多年温养修复,能不能恢复到魔灵这样的状态实在不好说。二是仙镜一出,后果难料,搞不好就会成为人、魔、妖、鬼,世间公敌。

    一柄仙剑就引来如此浩劫,再来个仙镜会是什么场面,可想而知。

    心念电转,罗霄倏觉身体一轻,却是被凤九歌带起,向天空飞升,显然是要带他一同离开荒域。

    罗霄忙道:“小师姐也来了,把她也带上。”

    凤九歌一惊:“谁?”

    “龙馥儿师姐。”

    “小师妹?”这下凤九歌不淡定了,“你带路,快!”

    罗霄想了想,还不忘对狄砺锋道:“神霄宗弟子方剑吟也在下面。”

    方剑吟是藏剑谷内定的真传弟子,份量甚重,果然,狄砺锋一听,立即改升为降,随同罗霄、凤九歌一头扎向已成为大陷坑的地下古城。

    眼下地下古城早已面目全非,而且刚现世就被黄沙埋了半城,想找一群人何其之难。不过这对罗霄而言倒没有太多难度,因为之前他又在龙馥儿身上种下附骨之息,就算埋入地底百尺,感知依然十分强烈。

    于是在狄砺锋与凤九歌惊异的眼神中,罗霄三转两转,更轰开一个小山包般的沙堆,掀开一块巨大石板,显露出深坑下方剑吟一行横七竖八的身影。

    稍加检查,才发现除了方剑吟、龙馥儿、温如仪、陈宪四人,其余都死了。

    方剑吟是剑心如磐,龙馥儿是罗霄往她嘴里塞了一根炼魂草,陈宪是把自己埋入地下,温如仪……则是因为高阳勋把一件安魂法符放置在她眉间……

    “炼魂草?!”凤九歌一眼就认出龙馥儿舌下含着的是什么,吃惊看着罗霄,因为这种异草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就算是上域各上宗秘地,也少有能培植成功的,向来只有极域皇家秘苑才有少量出产,这小师弟从哪搞来的?

    罗霄收起还剩一半的炼魂草,对一旁“虎视眈眈”的狄砺锋故做不见,道:“我也就这一根。”

    狄砺锋吹胡子瞪眼,正要说什么,倏地脸色一变:“快走!”

    不用多说,罗霄也已看到,最后一个妖——妖族大贤者智公,那侏儒般的身体像沙子一样簌簌而落,快速风化分解,从脚到腿,从腰至胸……而他那张菊花老脸却含着笑,远远看着罗霄、狄砺锋、风九歌三人,一股神念传来。

    “魔神重临人间,而今仙路已绝,再无仙人能救尔等,风水轮流转,人族,要让位了。”

    智公湮灭,神念绝,所有妖鬼俱化灰。

    虽然看似没费什么力,就灭掉了一股强大妖鬼族强者,但凤九歌与狄砺锋脸色却没有半点喜意,挟起人快如流星升空,狄砺锋更是不断以仙符宗的高阶灵符发送信号,联系等待在外域的三艘浮空飞升,然而连发三道灵符,就如之前那样,毫无音讯。

    罗霄也在升空,臂弯还夹着一个陈宪,其实论速度,他绝不在展开双翼的凤九歌之下,犹在金丹之下第一人狄砺锋之上,但他不敢展现太过太引人注目,只以吊车尾速度跟随。

    许多拼命升空逃离的人族修士,远远的看着那炽烈的太阳之剑,扼腕叹息,念及智公临终之言,心情沉重如坠铅。唯今之计,只能是尽快返回上域,敦请各上宗掌宗及皇朝出手,镇压魔灵了。

    罗霄也在感叹,蓦然间,脑海里侵入一个神识:“你,不能走!”

    什么?罗霄一愣,突然脑袋剧震,如尖锥扎脑。

    罗霄嘶吼,一手捂头,身形失控,翻滚着向下坠落。

    风九歌就在罗霄前方,见状大惊,羽翼一展,御风疾飞,险险捞住罗霄身躯。

    但当风九歌看到罗霄的眼睛时,悚然而惊——这位小师弟的双眼,不见眼白,而是诡异无比地漆黑如墨。

    “小师弟,你……你入魔了!”风九歌大惊失色。

    然而下一刻,罗霄的眼睛又复见眼白,神智一清,只是神情痛苦,突然扬手将陈宪扔向风九歌,嘶声道:“大师兄,你先后一步,小弟随后就来!”

    这是罗霄对风九歌说的最后一句话,在他的双眼又渐渐转化为诡异的漆黑之前,纵身一跃,如流星坠地扑向仙剑魔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