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02章 谈判破裂,袭击?  毁灭教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算您为了寻找少家主是不惜一切代价,可是就靠着这么一群智障傻叉玩意,您真的指望过他们可以为您找到少家主吗?”

    说到这里,雷飞似乎也是很不屑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冲谁去的,但接下来,他所说的话,却是很有理有据的样子啊!

    只听其是如此这般的道:

    “丧彪那个家伙虽然很有头脑跟野心,但也就只有那种地步而已,大局观太小不说,就连自己真正的想做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劲的排外除掉异己而已。

    不然的话,我们也不可能会故意扶持幸存者一边了,为的就是让这个傻缺玩意知道,他不是真正无敌的。

    起码在我们石家的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哼,说来说去无非是因为你们对丧彪那个家伙看的很不爽罢了,同样想要排除掉这个不确定的因素而已。

    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早先得时候,我可是有言在先的,找寻我的外孙的事情是首当其冲的任务,无论他是死还是活,我都要找到他!

    可是当时的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别跟我说你们忘记了当时是怎么说的,一个两个都不愿意为我效力,做我所需要做的事情的你们,对我而言,你们的价值还不如丧彪!”

    闻声,听到雷飞这样说,似乎有点个暴躁的宇成龙,当即也是直接爆发下,看样子,似乎也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子。

    早期寻找石榴他的任务并不是直接交给掠夺者的,甚至宇成龙可能连掠夺者这个不知道哪里的小组织的存在都不清楚。

    只可惜的是,对于他的要求,雷飞跟黄士连都是拒绝的,尽管这样子做很嚣张,但奈何现如今已经不一样了。

    这个末日世界并不是先前和平的秩序世界,没有人会再因为金钱跟利益而为他人卖命了,黄士连跟雷飞一样。

    或者说,二者从始至终都并不是再为他宇成龙跟石榴卖命,真要说的话,也是为了石家真正的主人——石破天在卖命。

    可奈何石破天的下落一直以来都是个迷,谁也不知道石破天到底去了哪里,包括黄士连跟雷飞也是一样。

    他们都在猜测着石破天的下落,但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准确消息,再加上宇成龙在中间的所作所为。

    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为寻找石破天出力的缘故。

    以至于黄士连跟雷飞对他很是不满,经常有抵触的情绪行动,包括拒绝为其寻找石榴这一点在内,很是令人遗憾啊!

    以至于护孙心切的宇成龙也是对二者相当的不满,直接就采取了最最暴力简单的方法。

    对于宇成龙而言,石家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他的。

    自然而然的,也有一部分力量是他可以操控的了的,而这一部分力量的代表之一,就是石榴先前做所见到的高忠!

    宇成龙以前其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甚至是就连一般人都比不过,因为他上下来就是个孤儿。

    父母将其遗弃,被捡破烂的老大爷手养着,从小不曾读书。

    但却很是离谱的,这个家伙跟着好心收养他的老大爷,硬生生的靠着捡破烂逐渐逆袭。

    当然了,光捡破烂肯定无法使其做到今天这等地步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宇成龙到底干过什么呢?

    这就得从他从小到大的所作所为说起,因为天生无父无母,被各种人看不起的他,经常被人骂做“没妈没爹的野杂种”这种臭名。

    因而,对其来说,打架斗殴是最常见的事情,因为他绝对不允许有人这样侮辱他,或者说,侮辱收养他的老大爷。

    因为对其来说,那个好心的老大爷就等于是他的生父母!

    因而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也是养成了其天生争强好胜,心狠手辣的性格来,随着其逐渐长大。

    尽管被老大爷收养来的,靠着捡破烂养着他,但是不得不说,宇成龙这个家伙天生不一样,可以说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吧!

    并没有因为贫穷的生活而变得又矮又瘦的,相反的,长得又高又壮的他,力气也是大的吓人。

    再加上从小一直打架,别的不说,战力绝对杠杠的,以至于压根不把同辈的其他人放在眼里的他。

    靠着一身蛮力进入社会,最终也是靠的这一身蛮力跟凶狠的性格逐渐走上了一条歪路,纠结了一帮地痞流氓在自己身边,拉大旗扯虎皮,逐渐形成了不小的势力团伙,。

    不过这个家伙聪明,知道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很聪明的靠着自己纠结的势力做到了转型,开启了商人的大门。

    加上其从小经历坎坷,却是心智成熟的多的多,在商业上面心眼贼多,一套又一套的,再加上他是被收破烂的养大的。

    别的不说,对于破烂这一行业的内幕很是清楚,对于各种废铁塑料等材料很清楚,以至于他也是很快便靠着这些知识积累了起来财

    然后进入了材料建材等行业大赚特赚不说,靠着这个资本进入了跟建筑材料相关的房地产。

    靠着房地产的暴利,牟取了的利益越发之多,最终一本万利成为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商人。

    手下的“神钢”集团就是“超星”财团的前身!

    至于为什么“神钢”最后变成了“超星”,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说这么多,归根结底,也只是说明了宇成龙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尽管转型很成功,一步登天了。

    但宇成龙他可不忘记自己的起身之道是什么,因而一直都是保持着当初的做法。

    也就是说,比起幸存者,可能还是掠夺者那帮人更适合他,因为他本身其实也是一个恶人,一个被生活硬生生的逼成了恶人的人!

    他大概也知道,掠夺者的本质可能也就跟自己一样,都是被逼无奈的人而已。

    毕竟对其来说,他一直坚信着一个理,要是人人都是富人,都没有生活的压迫跟命运的折磨的话,那么又有谁愿意作为恶人,剑走偏锋,铤而走险的活下去呢?

    他觉得不会有,而且有些时候,比起那些个乖乖听话的家伙,还是更有个性的恶人有意思。

    起码,除了活的比较失败以外,别的方面都不算弱的这些人,会是意料之外的非常好用啊!

    毕竟他自己当过也用过,所以很清楚的了解下,正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起码在宇成龙的眼里是这样,他知道以掠夺者为首的这帮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想要什么,他可以给予对方这些想要的。

    前提条件便是帮助他寻找自己的外孙。

    对此,掠夺者的早期创始者,同时也是如今掠夺者本身最大的控制者的丧彪,也就是眼下雷飞很不屑的人物。

    对其也是接触过有一定了解的宇成龙,即便事实可能确实如雷飞所言的那样子,这个叫做丧彪的家伙多少有点个废物。

    只是一昧的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在胡乱的行动着,可宇成龙知道,越是这样充满了私欲的家伙就越是好用。

    只要能够满足对方的意愿,对方就铁定会为其效力的情况下,宇成龙毫不吝啬的帮助了丧彪起来,将掠夺者发展壮大下。

    武器弹药跟各种自愿的资助,是让掠夺者的存在疯狂的增长下,数量就跟蚂蚁一样,多到了数不清的状况下。

    遍布着大陆的每个角落而,形成了如此巨大的势力下,寻找起来自己外孙的可靠性之大。

    起码要比眼前这两个不听自己话的顽固家伙可靠的情况下!

    看的比黄士连还有雷飞更加遥远的宇成龙觉得这种计策并不坏,相反的,可能还相当有用下。

    只可惜得是,二者并不这么认为,眼下既然还敢闹到这里来,已经是对于他们的存在很不爽的其。

    眼下想当然的,也是毫不客气的直接开骂了的情况下,就差直接骂眼前的雷飞跟黄士连是废物了。

    对此,面对着眼前宇成龙这般不客气的话语。

    闻声,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意思的黄士连跟雷飞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极差无比,看向实心红木桌后面的宇成龙他的眼色逐渐不善的情况下。

    要知道双方本就不是一个阵营的,尽管对于宇成龙来说,石家的真正主人石破天是自己的女婿。

    而对于黄士连还有雷飞来说,自己的老板跟老大的存在也就只有石榴而已!

    双方按理来说,应该是被石破天这个存在联系到了一块的,一条线上的存在才对,彼此之间的关系起码不应该坏到哪里去才是。

    但可笑的,因为维持这个关系的最终存在,也就是石榴他的父亲的石破天神秘失踪的缘故

    这一关系似乎也是无法维持不说,甚至于眼下还直接崩裂了的情况下,雷飞作为一条疯狗的事实可不假啊!

    黄士连本就是一头笑面虎,听到了宇成龙毫不客气的骂声倒还可以容忍,可他雷飞不一样!

    除了石破天以外,还真就没有把其他人在过了眼里的其,包括宇成龙在内,眼下听到宇成龙敢骂自己是废物。

    直接怒了的其,本就是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瞬间一睁,血丝瞬间蔓延开来,从网状爆发,鲜血染红了瞳白,一脸血红下。

    就跟杀红了眼的杀人狂一样,一股杀气蔓延开来,直冲这实心红木桌后面的宇成龙而去,看来也是打算动手了。

    就在其怪叫一声,从坐在了椅子上的身形突然暴起,一一种病不符合规则的姿势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面前桌子上的一支钢笔。

    灵活的手指一个转动下,笔壳脱落,露出来锋利坚硬的钢笔笔尖,接就冲着那是坐着不动分毫,气势依旧是沉稳的不行的宇成龙他刺去。

    目标直指对方的眼睛,如果一旦刺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只可惜,宇成龙毕竟不是被吓大的,出生也同样不简单的其,什么样的状况没有见过?

    发狠打架斗殴杀人鞭尸……对其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了。

    眼下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他,狭长而又犀利的目光冷冷的盯着那是在自己面前暴起的疯狗雷飞。

    还真就不怕对方刺下来的其,不说他肯定是也不会让对方真的刺下来,就算对方真的能够刺下来,他也是丝毫不在乎的情况下。

    这份从容不迫的气势,确实不一样,起码被其威慑到了的黄士连跟雷飞,也确实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尤其是雷飞,虽然他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可实际上一点都不疯,而且还是说不出的清醒跟理智的其。

    面对着眼下这样子稳如泰山的宇成龙,老实说,他也有点个虚。

    毕竟对方是自己认可的老大的老丈人,自己绝对不可能对对方出手,而且他也是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任由他这样做的,只是……

    眼下没有任何反应的他,一直都不出手,等于是在逼着雷飞他自己停下来的情况下,这等反客为主的行为,多少让雷飞很是不爽!

    因为很丢面子不是吗?

    主动的攻击却又是忌惮三分的缘故而停下来的话,岂不是天大的笑话,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呢?

    就在雷飞脑海里飞快的转动着大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想,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下。

    只觉得手中紧握着的钢笔落下去的瞬间,并没有落到了那是静静坐在其眼前的宇成龙的身上,还留在半空中的时候。

    一股大力突然是猛的袭来,好似强力的冲击波打在手腕上一样,疼痛感顿时传来,凡胎肉体的雷飞感觉自己砸到了一块铁板上一样。

    剧烈的疼楚袭来,以至于那是慌不择路的缩回来了手,目光也是多少有点个惊讶,大概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这样呢?

    难不成这就是眼前宇成龙他嚣张跟自信的原因所在吗?雷飞好奇,一旁的黄士连也是一样。

    估计也是看不懂眼前这幅场景了,还以为都是宇成龙他所做的什么,却殊不知,就连宇成龙自己也是一脸懵的前提下。

    目光凝聚在先前雷飞他突然收手地方,疑惑的盯着看,却是疑惑的发现,那里除了空气以外,压根什么都没有?

    只是这样一来就奇了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本就还想着靠着气势压迫,生生的逼着雷飞他停手的朱雷飞,看样子很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