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96章 瞒天过海  毁灭教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只见她原本还惊慌的双眼开始逐渐失神下,看样子也是直接被朱大同瞬间绞杀了!

    只是,对于自己亲手所做的这一切,朱大同却是表示自己真的就是相当的意外跟无辜啊!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如此这般突如其来的动手,无论是陇由还是这个全程无辜的女医生,他都不打算杀死,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或者是身体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不受他操控的胡乱来下。

    这才是突然将陇由给干掉了,紧随其后的,眼看着陇由已死,一边还有个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女人在。

    就算再傻也都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留情。

    不然的话,将会是不可挽回的死局下,才是不得不出手紧接着将女医生给杀死了的朱大同。

    到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了全部都是身不由己的行动了。

    如果要说前者陇由的死还不是朱大同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么到了后来杀女医生这一块,其实也是朱大同不得已而为之了。

    从床上挣着坐起身来,眼看着身边就这样子突然之间多出来了两具尸体,不由是伸出大手捂了捂脑袋的朱大同,看样子也是挺无奈的啊!

    毕竟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快到连他自己都反应不过来,眼下再看到这样一幕,都觉得无语到了家的其,倒不是说在心疼这二者的死亡。

    相反的,只是在无奈,接下来自己该是如何是好的他,可是一清二楚的知道,要不是因陇由的关系。

    自己现如今还有可能是正在被关在了地下拷问室里头,被那个神经一般疯癫的变态拷问官严刑逼供着呢!

    所以说,眼下陇由对于朱大同而言,就像是一张保命牌一般,还需要靠着对方来接近自己的最大敌人。

    也就是高根的其!

    如今这张保命的牌没有了,指不定就连怎么从这一件房间里走出去都麻烦啊!想到这里,朱大同又怎么可能会高兴呢?

    而就在其犯愁不已,全然不顾如此近距离下,离他身体周围还有着两具死无全尸,死不瞑目的尸体下。

    倒也是无比的心大,而就在其考虑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其实他并不知道的是,原本按照着他的反应,即便真让陇由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也绝对不可能反应的那么快,就像是也在一直都盯着对方看的情况下,怎么说也不可能直接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把对方给瞬间抹杀了。

    要说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还得从他的双眼内部说起。

    只见位于眼下朱大同他的目光当中,可能他自己是没有注意到,但是事实上,位于他的双眼之内。

    只见正是在浮现着某一者的面容下,就像是隐藏在了瞳孔深处一般。

    只可惜的是,没有镜子照,朱大同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也是一定会被吓得大惊小怪的吧!

    而位于他双瞳之中的不是别的,赫然就是石榴他,不知何时起,一直都在利用着光明之眼连接着朱大同他的视野的石榴他。

    靠着在其体内放下的那一灵魂力量种子,就像是寄生体一样,将朱大同的身体掌控权硬生生的多走了一半的石榴。

    发现陇由不对劲的是其,而杀死对方的也是石榴他在背后操控着做到的。

    毕竟对方不像是个善茬不说,更重要的是,也差不多厌烦了这样子毫无进展下去的石榴,索性也是直接帮助朱大同解除了这些个无聊的束缚的同时。

    想要让对方直接去寻找高根这个表面上隐藏在暗中掌控着掠夺者组织的存在,但遗憾的却是。

    哪怕石榴帮助对方解决了盯梢的,却也是不见朱大同他有什么感激或者是要行动的意思,反而相当没出息的。

    一副麻烦大了的模样下,看的如今那是正处于半空之上,一边飞着,一边借由着他的双眼目睹着掠夺者组织内部的石榴他毫升无语下,不知道对方究竟在害怕着什么。

    不过也是懒得多想什么,直接就通过对灵魂力量种子的控制,朝着他询问道:

    “你在搞什么鬼?还在这里赖着不走?不赶紧去找那个叫做高根的!难不成还要在这里把这两个家伙给埋了吗?”

    随着石榴他的话音落下,与此同时,这些话直接通过朱大同体内的灵魂力量种子,传递到了他的内心深处去。

    对此,尽管对于眼下石榴他的突然传话给吓了一大跳,不过也是攸关性命的紧急关头,也是懒得在这些事情上斤斤计较的朱大同。

    估计也是猜到了这一切铁定都是石榴他搞的鬼的情况下,尽管很反感对方突然之间就插手进来,然后是就销声匿迹,爱答不理的样子。

    但眼下也顾不上这么多的其,连忙在心底里急呼着朝着石榴他发泄不满道:

    “我倒是想啊!可是你现在突然把这两个家伙杀掉了,那么我还怎么进去找高根他!

    你要知道,外边可都是陇由的亲信,要是待会见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命令的话,只怕是我会瞬间成为被怀疑的对象。

    到时候指不定会被他们给扫成了烂筛子啊!”

    “切,我倒不觉得,你怎么说也都是他们老大的救命恩人,地位比他们高得多的多,你不说,他们难不成还敢质疑你,问你什么吗?

    你只要不说,难不成那些个底下的人还敢以下犯上不成?这样子不也只是给你杀他们的理由罢了。

    再者说了,你只要趁在他们发现这两个死之前找到了高根,之后的事情还不是轻而易举。

    有我在,只要高根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子,手里真正的掌着全力,这个掠夺者总部的人都听他的话,下面这些人还敢违反抗不成?”

    不得不说,石榴他看的很透彻啊!不然的话,也绝对不可能会是那么清楚的知道该怎么做。

    对此,闻声以后,显然也知道石榴他打着什么主意的朱大同没声了。

    确实,就算到时候东窗事发了,可只要按照石榴他所说的,提前一步接近高根,如果石榴他真的就可以操控住对方的话,那么自己到时候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啊!

    想到这里,朱大同倒也是多了一点信心,只是,事情真的可以这么顺利吗?

    毕竟眼下也都是二者的想法罢了,要换做现实,还是得需要一番操作。

    不说别的,就拿现在倒在地上了这两具尸体,也是得要做一番手脚的朱大同。

    看了看二者的死相以后,尽管陇由这个家伙比较的惨,被自己完全高温燃烧的手直接一把挖出了半个脑袋。

    但所幸,高温燃烧下,被挖出来的大伤口直接被烧的漆黑一片下,直接焦了的伤口处,似乎也是由此被强行止血了。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屋子里才没有到处充斥着显眼的鲜血跟浓厚的血腥味,只有一股烧焦了什么的怪异味道。

    当然了,也就只有朱大同知道,这是陇由他脑袋被烧焦的气息,还有另一边被自己强行绞杀而死的女医生,二者都好在没有明显的死亡标志。

    如此一来的话,朱大同也是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只见其是手脚麻利的将二者抱上了自己原本待在的床上后,让二者抱在了一块。

    看样子就跟亲密无间的模样不说,同时再将死亡的女医生原本扎好了的长长头发弄得是披头散发的,直接把二者的脑袋恰好掩盖住后。

    是被子一盖,看样子就像是正做着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般,在朱大同有意的将床四角的两个对边床角给垫高。

    让床好像是吊带床一样子左右摇晃个不停,铁的床角不时的碰在了地面之上,发出来了“咯吱咯吱”的声响下。

    看起来还真就像是那么一回事。

    而做完了这一切以后,忍不住微微一笑的朱大同,将身上剩下的伤口用绷带随便的包扎了一下以后,便是直接披上了原本陇由穿着的黑色皮大衣,迈开大脚向着门外走去。

    不过却也是有意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故意挡在了门口的其,只留下来了两条缝隙下,也是为了防止门口守着的掠夺者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是打开门后,不顾门外正在站着岗的两个高大的掠夺者连忙转过身来,好似也是等待多时一样,连忙想要朝着他敬礼说话。

    结果却不想,先发制人的朱大同直接阻止了二人的举动。

    只见其是神情故作猥琐的朝着二人做了一个禁声的举动以后,故意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当的严严实实的门缝隙,冲着二人如此这般得道:

    “你们的龙大人眼下正在做着很重要的事情,谁都不要去打扰了他的雅兴,不然的话,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吧!他要发起疯来,我可管不了!”

    话音落,眼看着那是跟着他的举动,也是悄咪咪的转过目光朝着门口缝隙往房间里看去的两个掠夺者。

    眼见着那一张铁床上面有两个人正在床上面,伴随着铁床“咯吱咯吱”的响声不断,是个人都知道这是做些啥。

    尽管没有想到自己老大居然玩的那么开,那么急,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干这事,但也确实如朱大同所言的一样。

    陇由这人的暴躁跟残忍不是一日两天的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天生的恶人。

    指不定一个举动就惹恼了对方,换来对方直接毫不留情的残忍杀害下。

    所以眼下,本就是没有看清楚,却也是没有胆子再继续管自己老大的好事的两名掠夺者也是立马站直了身体,严阵以待的连忙点头表示明白下。

    见状,看得出来对方也是完全理解了自己话的意思的朱大同,随手飞快的将门带上,可到了关门的时那一刻,又是很轻的发力。

    让铁门没有撞击上门框,发出来很大声响,如此细微的举动,就像是他真的不想要打扰里面的好事一般。

    演的很真,令人忍不住的信服。

    却不曾想,里面是除了铁床脚落地反复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响以外,压根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两个活人早就是变成了死人。

    只可笑偏偏没有人想得出来,以至于朱大同他还真就是瞒天过海了的情况下,不由打心底里舒了一口气的他。

    表面上却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冷声朝着一边的两个人道了一声:

    “好了,上面那位大人找我有事,陇由兄弟既然不想要陪我去,那么就你们当中的一个来给带路,带我去中间层!剩下一个留在这里看门,不要让人打扰我陇由兄弟的好事,明白吗?”

    “是是是!这就带朱大人你去中间层。请跟我来。”

    闻声,眼看着朱大同这样说,事关掠夺者的高层,尤其还是身居中间层的存在后,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两个看门守卫之一,闻声立马忙不迭的回答道。

    似乎也是很敬畏朱大同口中那个所谓的那位大人一般,这里面显然也是有什么缘由在啊!

    而要说为什么,其实这个掠夺者总基地也很有意思,这个总部大楼其实并非是从下往上的相反的。

    在地表之上建立着足足有数十米高的摩天大厦上,足足有百多层楼在,但偏偏好笑的是。

    高层这帮人并不在上面,相反的,这座建筑本身就是完全相反的,是由上往下建造的,类似于地堡的存在。

    在大地下面其实还有着另外一端楼层,只有十来层而已,但是掠夺者的高层基本上都在这里。

    而反观地表上最高的楼顶天台位置,却是用来专门放置不听话的罪人,又或者是胆敢反抗掠夺者的人的。

    据说也是掠夺者其中的某个大佬的兴趣,据说要模仿西方神话当中普罗米修斯的故事,让其他人模仿这位犯下了对于诸神而言,不可饶恕之罪行的家伙一样!

    被捆在悬崖之上,被天上的雄鹰无时无刻不再重复着撕破肚皮,吞噬肠子的撕心裂肺的痛楚。

    同样的,他估摸着想要活跃在天上的变异体直接抓着这些个被困在了楼顶上的那些个罪人,让这些个怪物直接就把它们给吃掉啊!

    当真是说不出的残忍!

    不过对于本就是残暴不仁的掠夺者来说,似乎又是一件在正常合理不过的事情了啊!

    也正是如此,对于越往上的楼层,似乎也是越发的没有人愿意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