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95章 陇由死  毁灭教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今,后悔了也没用,不过齐绮丽跟王艾艾却不担心,因为赫尔阿克帝似乎并非没有交代啊!

    就在赫尔阿克帝离开的同时,也是通过暗中的传音,直接告诫了齐绮丽跟王艾艾二人,是在自己降下的这一巨大的印山标记上。

    除了作为庇护整片山脉的保护层以外,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能力,便是直接将自身埋入去其中的赫尔阿克帝。

    靠着吸收这一片已经是被末日力量所变异改变的山脉当中存在的末日力量源头,从而是达到了过滤一样的效果。

    让原本变异之后的一切都得到净化,如此一来的话。

    无论是山还是水,都将重新变得正常,包括那些变异之后的树木还是变异体,尽管无法使它们恢复正常时候的模样。

    毕竟它们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这样,完全塑形完毕的情况下,想要变回去很难了。

    既然如此的话,所幸也是就这样将计就计好了,毕竟变异之后的变异体,或者是变异树木都非同寻常的巨大了。

    如此一来的话,无论是变异树木上结出来的果实,又或者是变异体本身,都是很好的食物跟猎物。

    这些个幸存者完全可以做得到自给自足的地步,看样子赫尔阿克帝也是注意到了这些,准备的如此妥当。

    当然了,这其实也只是它的一面之辞罢了,事实上,赫尔阿克帝的最终目的。

    其实也是为了让自我直接吞噬光了这座山上所有变异生物,又或者是山体跟水流当中存在着的末日力量,将其化为己有的情况下。

    所以才是特意的露出来了这一手的其,在将正做山脉给与外界隔离开来后,它自身的存在埋入其中。

    伴随着毁灭之力散发凝聚而成的,好似一个巨大的吸尘器的存在,将所有流散在外面的末日力量全部吸入自己体内,让自身更加强大的同时!

    没有末日力量支撑的变异生物,自然也就变得普通起来,会被这些个幸存者所猎杀掉吃掉什么的。

    其实一点也不稀奇,只可笑的是,明明是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也亏赫尔阿克帝对齐绮丽跟王艾艾二者说的时候,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让二者还以为对方为了帮助他们这些幸存者牺牲不小!可事实上,眼下指不定它是在哪里偷笑着呢?

    就在齐绮丽与王艾艾似乎也是感应到了来自于周围人多多少少的失落跟危机感,知道他们铁定也是在为食物跟水的事情,而内心感到无比的担忧下。

    眼下也不藏着掖着这一宝贵情报的齐绮丽跟王艾艾,对视一眼过后,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抹决然之色。

    似乎也是已经做出了决定的她们,也是立即决定将此讯息告知所有人的时候。

    与此同时,就位于齐绮丽跟王艾艾他们这些人所处的这一座较为矮的山内部,那是处于一片的黑暗之中的赫尔阿克帝。

    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它,但眼下,在其光明之眼直接穿过了山层,一眼便是看到了位于外面山顶上的事情以后,。

    对于眼下王艾艾跟齐绮丽的所作所为,也算是有了一个较清楚的认知的其,尽管对于二者并不算太满意。

    毕竟在她们的身上,赫尔阿克帝并没有看到那种欲望,尽管各自的统领能力跟掌控力度都很强。

    但遗憾的是,也就仅仅只有这样而已。

    没有欲望的她们,称不上是合格的管理者,也难怪石榴不得不另立他人。

    女人,或者说是女孩,在很多的事情上,都太容易感性了,相比之下,还是男人更加的执着跟冷酷无情。

    为了达到自己的野心跟目的而誓不罢休!

    这一点很重要,作为领袖尤其重要,不然的话,三心二意可不太好。

    说到这里,想起石榴所说的,眼下是要重新立起来的另外一个傀儡,也就是兰迪,对于这个不久救下的人。

    眼下想起来的赫尔阿克帝,随着它面前光芒一闪,只见突然出现在其面前的兰迪,依旧还保持着被赫尔阿克帝从苏克手底下救出来以后,是就一直陷入昏迷当中的样子。

    当然了,这并非是苏克所为,而是赫尔阿克帝为了防止这个白痴小子看到自己以后,误认为自己会对其图谋不轨而大吵大闹的。

    所以提前用光明之眼催眠了对方,让对方一直都陷入了名曰为虚假的休眠当中,意思就是对方以为自己在睡觉。

    但实际上,却是并没有,而做到这种地步,却也只是为了让对方安静下来的赫尔阿克帝,不得不说,还真是有够喜欢静谧的啊!

    或者说,压根不希望再石榴他以外的人面前现身或者是说话的赫尔阿克帝,眼下望着兰迪他。

    却是不由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当中,因为石榴他早先其实对它有言在先,是要让它救下了兰迪罗迪兄弟以后。

    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便是让他们休息好了,就直接开始先前决定好的秘密潜入跟支配幸存者阵营的任务。

    可是现如今,望着眼前的兰迪,不知为何,却是陷入了沉思当中的赫尔阿克帝,为什么会这样?

    难不成赫尔阿克帝并不觉得对方可以完成任务吗?还是说,有其他的顾忌?

    答案还是后者,原本,按理来说,赫尔阿克帝对于除却石榴他以外的人都是毫不关心的,就算死了,失败了也无所谓,可是……

    在见到了齐绮丽跟王艾艾以后,不知为何,逐渐改变了想法的赫尔阿克帝,也许是同样惜才。

    也许是为了石榴他日后的大计着想,所以关于兰迪罗迪兄弟的事情,倒也算得是上心的其。

    回想起兰迪罗迪兄弟是被苏克那样子麻烦的变异体给盯上。

    其实不难想象,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出去以后,指不定会被对方给再次盯上啊!既然如此的话,要不要放就得另说了啊!

    赫尔阿克帝想的多,眼下尽管是面对着兰迪他没话说,不过心底里却是一堆的计划,而在赫尔阿克帝它的目光逐渐闭上。

    随着散发光芒的光明之眼闭起来,原本还光亮的这一片地方,也是逐渐变成了黑暗。

    不过与此同时,是在外面的山顶峰上,随着一道光影闪烁。

    随即,只见兰迪跟罗迪二者出现在了这里,不过看样子还在昏迷着。而在兰迪的脑袋旁边,六颗灵魂力量种子依然存在着。

    只是怪异的,每一颗灵魂力量种子上,都在散发着除却温暖的灵魂能量光芒以外的,是灰暗隐晦的诡异色彩。

    就像是被污染了一般,看起来有点个危险啊!

    至于是怎么一回事,可能也就只有将它们特意放在这里的幕后黑手明白了,而就在山顶峰上因为散开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

    似乎也是有人很快便发现了二者,立马叫人来救起了二者。

    由此开始,赫尔阿克帝的计划,也是开始隐藏在了石榴他的计划当中,跟着开始是被实现了……

    而就在赫尔阿克帝这边安排的事逐渐上了正轨的同时。

    另外一边,因为石榴他的命令,而重新是被安排进入了掠夺者总基地的朱大同,按照着石榴他的命令去行动下。

    只为了找到机会接触掠夺者真正的的高层管理者。

    不得不伺机而动的其,尽管也是因为石榴他的关系,而被怀疑的朱大同被好生一顿暴打跟折磨。

    但好在的是,到底还是忍住了的朱大同,撑过了折磨,也由此重新获得了上层的信任,只是……

    明白了上面的人,那个曾经是被自己救下的罪恶之源——高根,如今却是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情况下。

    身边的龙大人,也就是陇由,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就像是悬在了自己脑袋上的达摩利斯之剑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毕竟人虽然表面长得五大三粗,可实际上内心却是无比的细腻的朱大同,已经明白了高根的实际想法下。

    却还是故意装疯卖傻的死贴着对方不放,一副跟高根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好兄弟的模样,纯属恶心陇由,让其不太好下手。

    毕竟对方这幅模样,很难说到底是不是内奸啊!

    如此一来的话,也知道高根很矛盾要不要干掉朱大同的陇由这家伙,也很精明,知道不能轻易干掉朱大同。

    除非他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对方确实有问题,不然的话,要是贸然轻易地杀掉了对方的话。

    只怕是高根那个家伙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毕竟那家伙现如今也是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连昔日救命恩人都想要杀掉的地步下。

    自己要是出了什么错误的话,只怕是对方一单对自己生出了杀意的话,也将是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吧!

    想想都觉得后颈发凉的陇由,面对着那是已经在被自己找来的美女医生包扎着伤口。

    同时还是一副饥色的模样,不时的在对方身上动手动脚的朱大同,似乎就跟以往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两样啊!

    依旧的好吃懒做跟没用,只是……事实上陇由也是并不觉得。

    朱大同这么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可以挨得过那个被自己吩咐,是极其变态跟残忍的疯子拷问官的严刑拷打的。

    就算是为了得到尽快的解脱,对方也是一定会承认子虚乌有的罪行,自寻死路的,可是……

    这个看起来废物的家伙,却是硬生生的挨住了那些想想都觉得疼的不行的严刑拷打下,令人刮目相看的同时。

    也是想不通,对方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做到呢?

    明明一直都在看的陇由都感觉有些个受不了那个变态拷问官的折腾,可是对方却是硬生生的做到了。

    这就很离谱了!

    陇由感觉到了疑惑所在,想要问,可是看着对方那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又觉得这样问显得自己很蠢。

    因为傻瓜都知道,对方铁定不会承认或者明说什么的,以朱大同他的性格,更是只会说什么“自己跟高根是托付性命的好兄弟,绝对不会背叛对方”什么的。

    如此一来,问也是白问,高根想要杀掉对方,保全自身。那么就需要一个杀人的借口才可以,可是这个借口不是找啊!

    就在陇由略微头疼的抽着烟,眼神发直的不说话沉思之际,躺在了他面前一张床上,全身帮着绷带,却是说不出的不正经的朱大同。

    一边假装调戏着身边的那一个女医生,一边却也是在暗暗观察着陇由,同样是暗藏鬼胎的其,想要对高根下手。

    只是,如今急于要见到对方才可以,可是……中间却是隔着陇由这个家伙,似乎也是别有用心,百般阻拦下。

    让朱大同他也是无奈的不得不与之周旋下,可时间一久,朱大同就觉得这样子下去不行了。

    因为越是见不到高根,就越让朱大同感觉到事情不太妙啊!

    难不成,高根已经发现自己的目的,打算要除掉了自己吗?

    就在朱大同内心忍不住浮想联翩的,是眼神逐渐变得犀利起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

    眼前那是手里一根雪茄燃着燃着,直接烫到了手指头的陇由,疼的直接从沉思当中惊醒,突然的惊醒,让其忍不住暴躁。

    抬头就要骂什么,结果却也是好巧不巧的,抬眼之时,是四目相对的。

    因而恰巧看到了朱大同那一双内含杀意的冰冷而又犀利的目光下,一如陇由他杀人时候残暴不仁的模样一样。

    带着怒火跟前所未有的杀意,歇斯底里着,令人恐惧不已!

    只是……这样的表情,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本认为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家伙身上呢?

    正当陇由疑惑着的时候,不曾想,入目之处,一个残忍无比的笑容浮现,好似嗜血的恶魔一般。

    随即,不等到刚是心道一声不好的陇由做反应。

    那是就坐在朱大同的病床床边上的陇由,眼下直接是被一只从枕头下瞬间抽出的大手猛的一把抓住脑袋。

    随即,不等陇由刚想反抗,只见那一只大到握住他脸面的大手瞬间升温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只见那是变成了通红的大手,好似熔浆一般,直接是就一把从表面皮肤到内部大脑,好似蛋糕一样脆弱的脑袋。

    就这样轻易地被其给瞬间挖出来了一个大洞下!

    瞬间失去了将近二分之一的脑袋的陇由,就像是被公牛枪给爆头了一般,瞬间脑死亡!

    一旁的女医生从头看到尾,却遗憾的,是因为过于的惊讶跟恐惧,似乎也是到了无法发出声音的地步。

    以至于下一秒是就被同样反应过来的朱大同给一把扣住脖子,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

    只见她原本还惊慌的双眼开始逐渐失神下,看样子也是直接被瞬间绞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